苏朵和南景飞坐在一起观看了完整版的《等爱》,南景飞在剧中的表现可圈可点,随着北倾开口的片尾曲结束了整个故事,大厅的灯渐渐亮了。

  南景飞有许多话想对苏朵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但他知道,这里绝对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很快,他传了封简讯给木木,让她看着处理接下来的事情,自己则带着苏朵先行离场。

  南景飞的车一直开到后海才停下。这里有水有树风景视野开阔,还有各色的酒水小吧可以谈话,像极了佛罗伦萨。

  南景飞和苏朵则选择了其中环境较好的一家。

  酷K匠网}正I5版9首^发

  话到嘴边南景飞又不知道开口说什么,生怕眼前的人又会悄悄的离开,只得小心翼翼的问。“你这一年多都去哪里了?音信全无,如果不是看你这么好好的回来,我都以为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呢!”

  “这一年我去了非洲,去保护濒临绝种的动物,我体会到了一种充实感。这是我从未有过的感觉,仿佛找到了自我。”

  “喔?可你明明知道那里很危险。”

  “是啊,所以我才不敢联系你们的。我甚至想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的就直接留在那里多好。可是我现在不依然是有胳膊有腿活的健健康康的?”

  “苏朵,这才是真正的你!”南景飞一直在静静的聆听,苏朵以为他会和别人一样觉得自己的行为出格,没想到他却说出了一句意料之外的话。

  “那以前的我是怎么样的?”

  “以前的你优秀是优秀,但活的像个影子,没有自我,没有爱好,没有习惯没有信仰,甚至都没有灵魂。”

  “我也觉得以前的我很糟糕,所以我现在也在尽力的寻找自己,做回自己。”

  “就算你不找回也没有关系,以前的你和现在的你才拼凑出你人生的完整,就算你不改变,最爱你的人依然爱你。”

  “呵呵,南景飞,想不到我一年不见你,和你说话还是这么让人舒服,果然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优点多多啊!”

  “是吗,既然我优点这么多现在考虑也不晚啊?”南景飞突然凑近脸到苏朵的眼前,苏朵向后退了退,拿起桌上的啤酒喝了一口来阻挡南景飞的进攻。

  “对了,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

  “接手MY,好好发展壮大,培养新人,多培养出几个一线艺人。”

  “你看看,还是一个女强人,你这么拼,看以后谁还敢娶你。”

  “这个就不劳南大明星操心了,我反正又不嫁你,净咸吃萝卜淡操心。”

  “话别说的太满,从前是我没有努力,现在你回来了我可不会再一次轻易放掉你,万一你以后嫁给我了呢?”

  “或许我以后会谈恋爱,但是那和结婚是两回事,这样的感情你还会要吗?”

  南景飞先是一愣,它完全没有料到苏朵会这么说,但还是接下了话茬说下去。

  “人总是会改变的,就像你现在一样,我也有理由相信你爱上我以后会为我变。”

  苏朵没有再顺着南京的话说下去,反而举起酒杯。

  “不论过去,今后还是未来,我苏朵再也不是从前的苏朵了,我要重生,找回自我,发愤图强,活得漂亮。”

  南景飞听完苏朵的豪言壮语也只是笑了笑,不是他不信,就因为太相信了所以才找不出更好的表达方式。只好端起酒杯与她碰杯。

  “愿你未来的每一日,都能如你所愿。”

  “谢谢。”苏朵喝了一口酒还来不及放下酒杯又说:“对了,还有一件事。你知不知道哪里有离公司特别近的房子啊?房价贵点没问题,交通嘛…,我有车也没问题,就是邻居要好相处的。”

  “你这么挑剔你觉得我能有什么好房子适合你?”

  “也是,我从没要你给我办过事,你的眼光我果然不能轻易认同。不过看你家的装修风格感觉挺有品味的。你该不会色盲吧?”

  “噗…”南景飞听完苏朵嘟嘟囔囔的说完这一席话没忍住便喷出酒来,呛到咳嗽了几声。

  “我说你不信我也就算了,何必这么损我呢,你迟早坏在那一张嘴上。”南景飞不满的怪怨着。

  “是你自制力不强,怪我喽?”苏朵傲慢的对着南景飞翻了一个白眼,早知道她从前可从来不会这样,着实让南景飞受到惊吓得不止一点半点,究竟怎样的伤痛才会让人性情大变?这不禁让南景飞莫名心疼起苏朵来。

  “是是是,怪我怪我。既然你今天回来了,也陪我看了《等爱》,也算完成了你我的约定,希望我们的下一个约定犹如今日。干杯!”

  “好,干杯。今天好,能和大家重逢是人生一大乐事,总要尽兴的好。今晚不醉不归,不过看来得换个地方了。”

  “那不如去我家?我做几个好菜叫上木木和房源我们一起继续喝?”南景飞提议道,他看出了苏朵的犹豫,适时的说着。

  “那这样就好极了,我负责联络,你负责开车,快走吧!”苏朵积极的分配着工作说道。

  夜色中,一辆跑车从街道上渐渐驶去,留下扬尘一片,飞土万千。

  可怜的木木和房源处理完公司的事还要大半夜的来南景飞家办聚会,因为她们美丽可爱的小总裁下令一定要买好多食材,东街的烤串,西街的寿司,周记的点心倒是一样没少。

  等到木木和房源抵达南景飞家的时候差点没掐死苏朵。

  “嘿,你个小蹄子。一年不见你越发的会使唤我了啊?谁给你的胆,你给我过来,我要和你好好算算账。”

  “哎呦木木,我知道错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吧!”苏朵笑眯眯,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请求木木。

  “哼,你说,你错在哪里了?”

  “我不该丢下我貌美如花的木木一个人跑掉,不该让你大半夜的和房源孤男寡女的去夜市买东西,不该给你们制造机会。”

  “停停停…,姐我没功夫在这里听你瞎掰扯。”说完便立马转换脸色,带着哭腔开始撒泼。

  “你说你苏朵肯定不爱我,不爱我所以抛弃我一个人出国了,你说你就出个国也不带我,你说你不带我也不联系我,你说你不联系我好歹也想着我,你说你想都不想我,一来就让我做苦力,你还有完没完?”

  “哎呀,我亲爱的木木,你别哭了,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了。”苏朵出声安慰着,就差搂在怀里了,可是木木依然不依不饶的,气的苏朵只好拿出杀手锏。

  “林木木,你还有完没完?我以公司首席执行总裁的身份命令你不许再哭了,否则扣你半年的奖金,你看着办。”

  苏朵话一出口,木木立马止住了哭泣。愣了几秒才讪媚的绕到苏朵身后替她捶背,弱弱的开口。

  “苑总,你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我还靠那点薪水活着呢,你要是扣我半年的奖金我就只能吃土了。”

  “那你就去吃土吧。”苏朵听完木木的话,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得到的就是木木反手一巴掌拍在她的背上。

  “苑苏朵,老娘要跟你绝交…”

  整个房间都是木木的震天喊声。房源去厨房放下食材就和南景飞一直躲在厨房里偷笑,时不时的议论几句。

  “你说说,这木木在公司里跟个母老虎似的,还是只有苑总能收拾的了她。”房源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对南景飞炫耀着。

  “那是你不知道她们俩对互相的重要性。苏朵不声不响的走了一年多,除了你之外可能没有再跟别人联系过,木木自然是担心她的,可是再担心也没用,苏朵感受不到,所以只能拼命工作,希望苏朵回来能看得见。”南景飞感性的说。

  “你怎么对她们事情这么清楚,景飞,你不会……?”

  “瞎猜测什么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进公司开始木木就是我的经纪人,艺人和经纪人本来就是很容易亲近的关系,所以了解的多也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啊!”

  “也是,只能说我的确看人太短浅了,我以后一定要跟你多多学习。”

  “行了,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有那功夫不如帮我把菜端出去。”

  “好嘞,你等着。”说完房源就和南景飞一人手里端着两盘菜去了餐桌。

  餐桌上的食物全都色香味俱全,对于一个大男生,还是一个大明星,的确挺不错的手艺,苏朵在心里暗暗的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