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思在医院里又过了几天不太安生的日子,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躲避多久,至少有些事该自己面对。在取得医生和母亲的同意之后,苑思出院回了苑家老宅。

  苑思回到苑家的时候,苑老爷子只牵着小孙女苑思的手,相顾无言,只说了一句。

  “孩子你记住,不论你在外面受到了多少艰难困苦,苑家永远是你的靠山。”

  “是的,爷爷,柚子记住了。”苑思乖巧的答应,躲进爷爷的怀里哭了个痛快。苑爸和苑妈一起站在两人的身后,苑妈妈见女儿的样子不忍心也偷偷抹起了眼泪,苑爸爸将苑妈妈轻轻的搂在怀里,他的眼眶也是红色的,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不会再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受到任何的伤害。

  苑家的保姆张妈见状适时的出来叫大家吃饭。众人都赶忙抹抹眼泪整理情绪起来吃饭。饭桌上都是苑思平时爱吃的菜,可见张妈的偏心。

  “张妈,你给我做了这么多好吃的,要是吃到撑变胖了怎么办,那就不美了。”苑思调皮的开玩笑着说。

  “不怕,小姐你刚从医院出来,想是医院的东西都不好吃,哪能有张妈我的手艺好呢,好吃就要多吃点,你看你瘦的。”张妈疼惜的说着,又让苑思感动了,眼里似乎又有水花。

  “好了好了,大家都吃饭吧,张妈的一片心意我们可不能辜负啊,柚子你看看大家都对你多好,你也要好好吃。”苑爸爸缓解气氛的说,他的女儿他怎么能不知道呢,再让张妈说下去就又该煽情了。

  众人拿起筷子一个劲的给柚子夹菜,柚子的碗里很快就堆成一个小山了,只有苑老爷子没有忘记正经事,不是大家都不想问,只是这个坏人总有人要问,长痛不如短痛,事情总得要有个交代吧。

  “柚子啊,爷爷问你,你有什么打算?”

  苑思闻言放下筷子和碗,对爷爷说:“其实爷爷你不问我也打算和你们商量的,我有两件事要说。第一,我虽与雒梓铭没有举行婚礼但是也已经领过证,我打算离婚,我和他没问题,只是雒家那边还希望爷爷能做主主持一下大局。”

  “只要柚子有所托,爷爷一定会尽力为你去做的。如果你这样做你会好过点的话,爷爷支持你。”

  “第二,我想改名,希望爷爷和爸妈也能答应我。”说完苑思拉着妈妈的手,从手上开始看过众人,大家都同意沉重的点点头。

  “孩子啊,只要是你愿意,想去这么做的就去做吧。爷爷和爸爸妈妈都相信你是深思熟虑过的,你不是一个冲动的孩子,我们理解你,只要开心就好,好不好?”苑妈妈大度宽容的说。

  “是啊,你妈妈说的对。孩子,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记得我们都会永远支持你的。”苑爸爸附和的说。

  “爸妈,爷爷谢谢你们,真的谢谢。”苑思感激的说,就差一点,忍着的眼泪就要喷薄而出了,她深知不能再不坚强下去了,便把头埋下去静静的吃东西,一家人度过了一个充满谅解的晚餐时间。

  回到房间的苑思犹豫了很久才给雒梓铭打了个电话。

  “你……,明天有时间吗?”

  “有。”

  “我们明天去国中看看吧,我在校门口等你,不见不散。”

  “好。”

  苑思静静的挂了电话便顺手扔在了床上,自己则去洗手间洗漱,但一夜无眠。

  第二天苑思脱下了平日里总穿的时装和高跟鞋,简洁的把头发扎了一个马尾,穿上看一件宽大的白衬衫将多余的下角系在腰间,套了一件宽大的羽绒服。下身穿了一条紧身牛仔裤搭配了一条白色的休闲鞋,整个人宛若回到了青涩的校园时代一般。

  苑思在校门口等了很久才看到雒梓铭,他脱下了平日整天穿着的西装,但是还是穿着国外的高级名牌。今天是周六校园里没有多少人,不然他的打扮一定会引起不少轰动。

  “你来了,等很久吗?”

  “不,没有。是我早到了。”

  “那我们先进去吧。”

  记忆里的国中校园门口到教学楼里有一条很长的林荫路,春夏季节走过的时候都会飘着漫天的柳絮,苑思曾不止一次的幻想着能和雒梓铭一起走在这条路上,现在是冬季,连着的几场大雪浇灭了记忆里所有的美景,现在一起走过,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心境。

  苑思和雒梓铭放弃了继续逛下去的想法,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家咖啡厅一人点了一杯蓝山咖啡,坐在里面取暖。

  “这么多年你还在喝蓝山?那么苦很少有女生喜欢喝,你怎么不和其它人一样喜欢卡布奇诺呢?”

  “你喜欢喝蓝山的瘾那么重,我要是喝其它的你就得给我隔好几条街去买,让我一个人等很久,我总不能让你给我跑很久吧?”苑思毫不掩饰的说着,雒梓铭却沉默了。

  “我今天来是有话要说的,雒梓铭,我喜欢了你那么久我一直以为是我自己一厢情愿,很感谢你还能骗骗我说你喜欢我。”

  “柚子,你要相信我从来没有骗过你。”雒梓铭激动的说。

  “你等我说完再说好不好?人呢,就是一个奇怪的生物,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总会贪心的想要更多,我想,对你我从来都做不到克制,所以雒梓铭,我想我做错了。”

  “柚子,柚子你听我说,视频的事情是一个圈套,是周媚她故意陷害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分开,你不能上她的当啊!”雒梓铭解释说。

  “别说我上了周媚的当,一个巴掌拍不响,雒梓铭,哪怕你有一点点的心思都能看的出周媚喜欢你,比起她为你做的,我还不及她的万分之一。”苑思说完便在包里翻找着什么,翻找到了便拿出在桌面递给雒梓铭。“这个东西,你看看吧!”

  雒梓铭接过手绢翻看着,表示一脸惊愕的不相信。

  “不……,这不是真的,她是一个有阴谋的女人,这不是她的,一定不是,”

  “雒梓铭,别再骗自己说你喜欢我了。或许你真的喜欢我,但那不是爱情。我为你放弃了很多,因为我以为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事你总有一天会感动,会回过头来看看我,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最该放弃的就是你。雒梓铭,我们离婚吧!”

  “柚子,你确定你真的想清楚了吗?”雒梓铭最后一次确认的问着,从小到大,只要是柚子的请求他就从来没有拒绝过,这一次如果这真的是她想要的他愿意成全她,因为他不想她在他的身边不幸福、不开心。

  {,更4J新@最;快}上AM酷0o匠Qn网~4

  “是,我考虑的很清楚,这样对我们两个人都好,不是吗?”

  “好,我答应你。离婚协议我会寄给你的,还有什么要求吗?”

  “你的财产我一分不要,其余的细节你和我律师谈吧,今天就到这吧,我先走了,再见!”

  苑思拿着包站起身,决绝的对雒梓铭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得到雒梓铭从牙缝里挤出的一句再见的时候,快步走出了咖啡厅,伸手挡了一辆出租车,在车上放肆的哭了出来。

  天知道她刚刚有多么隐忍,生怕自己有一点不忍心又会重蹈覆辙,好在一切都按自己所想的来了,雒梓铭也没有过多的为难自己。

  雒梓铭坐在咖啡厅里,隔着橱窗看着苑思坐在出租车上渐渐的远离,心慢慢的开始抽痛。他对柚子是认真的,但为什么就是没有人相信?

  他能做的就是默默的放开手,虽然痛心但他不会后悔。让你从我生命中消失是因为长痛不如短痛,你应该学会好好的爱自己。

  留不下的,就把他从生命干净抽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