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妈妈和木木收起各种复杂的心情等待着苑思醒过来,苑思像是累了好久般的熟睡着,等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

  苑思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白色,充斥着各种消毒水的味道。头顶悬挂着的盐水瓶,时刻提醒着她是一个病人。还是木木心细先发现苑思醒了过来。

  “柚子……柚子你醒了?你知不知道你都快吓死我了,我差点以为你要被我害死了。”

  “傻木木,你说什么胡话呢,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幸好你醒过来了,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担心你。尤其是苑妈妈,她看到你的样子心都快碎了。”

  “他们知道了也是白白为我担心,从小到大我哪有像现在一样住院这么频繁,要知道我是最怕进医院的人。”

  “是啊,你以前可怕打针了呢。”

  “这你怎么知道的?”

  “苑妈妈说的,她看你躺在病床上就把你最怕的事念叨了个遍,跟平时她的形象来了个大转变,我都有点惊讶原来她那么能说。”

  “嘘,”苑思对木木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这话你得小点声,被我妈听见了怎么办,有你唠叨受的。”

  “哎呀,还真是。嘘,我可什么都没说。”木木装作无辜的说,很幸运的逗笑了苑思。

  “对了,你这几天天天照顾我,南景飞怎么样了,他那边没有人照顾可以吗?”

  “喔,这你放心,他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过几天就能拆纱布,我请了一个护工照顾他,还是他要我来照顾你的。说真的,他对你也算是够好的了,你就真的对他一点意思也没有?喏,这一束满天星就是他送的,每天一束也算是有心了,只可惜有人眼睛和心都被蒙蔽了看不清。”

  “好了木木,这些我自己的事情我不想谈。”苑思冷冷的打断木木的话,生怕她接下来还会说什么自己不愿意面对的话。

  虽然自己都心知肚明有些事不可能逃避一辈子,但现在就是想任性的不去用各种事情来烦扰自己,或许这就是她心里的自我保护,但是谁又能坦然的说自己没事,我无所谓任由自己伤痕累累呢?

  !最;新Wl章d节!上Lr酷匠|l网“

  “呦,两位大美女在聊什么呢?好像我来的不是时候啊?”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万谦的声音从门边飘来,苑思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他。

  “万谦你别藏了,快出来吧。”

  “是啊,你都被认出来了,还是乖乖现形吧。”

  “每次都被你们先发现,你们是不是串通好的,我的辨识度哪有那么低,”万谦嘟着嘴不满的说。

  “谁让你来来回回就那么几招,你没玩厌我都看厌了。”木木一见到万谦就和一个斗气冤家似得,也难怪,谁让大家都关系好呢。

  “木木,万谦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别斗气了。我也有些饿了,你去帮我买点皮蛋瘦肉粥来好不好?”苑思可怜兮兮的对着木木说,其意是想把木木支开,很明显的目的,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木木也没有说什么,便出门给苑思找皮蛋粥了。

  “你把木木支开是有问题想问吧,关于他的?”万谦先挑破窗户纸开门见山的说着。

  “我知道你虽然被外派,但你还是他最好的朋友,所以你知道多少都来告诉我吧。”

  “你怎么对他的事突然这么上心?别说你喜欢他这样的事,你要喜欢应该早就行动啊!”

  “我和他已经领证了。”

  “什么,你两领证了?可是不太应该啊,我一直以为他和周媚谈恋爱的。”

  “这话怎么说?”苑思微微皱眉,问万谦等待下文。

  “前几天我刚回北京,周媚有一天晚上给我打电话问我知不知道雒梓铭的住处,我也问了什么事,但是她只说雒梓铭喝多了要把他送回去。”

  “所以你就说了我家的地址?”

  “什么你家地址,那不是雒梓铭的房子吗?”万谦一脸无解的问。

  “不是,那房子是我妈买给我的房子,雒梓铭只是有空在我那住一段时间。”

  “天哪,那他还带周媚出差是什么意思?”万谦问出心中的疑惑。

  “你的意思是说这次雒梓铭去广州出差是带着周媚去的?”苑思不信任的问。“平时他不是都带着方程去的吗?”

  “公司制度虽然是这样的,但是他不仅仅带了周媚和方程,连公司的律师全部都带上了,而且广州的事务都是早就在计划里的,雒梓铭这时候去我也不太清楚是什么目的。”

  苑思陷入了一段沉思,如果说周媚和雒梓铭早有暧昧的话,那么自己的插足就是做了小三,周媚恨自己是理所当然的,也是自己自作自受,所以那段视频自己也怪不得别人。但为什么非得是我家,那是我每天生活的地方,是我对雒梓铭充满爱情向往的地方,现在没了,什么都没了。

  “柚子你别难过,或许有什么误会呢?”万谦安慰的说道。

  “你这个人渣怎么还有脸来这里呢?柚子被你害的那么惨你怎么还有脸来呢?”

  “是啊,我女儿需要休养,你最好还是别出现的好。”

  苑思和万谦在病房里只听见楼道里的吵架声,那是妈妈和木木的,紧接着都是楼道病房的开门声,想必是病友都出来围观了。苑思从被子里抽出手,紧急的将手背上的针头摘下来,万谦见势要阻拦,却被苑思反劝阻回来。

  “这件事不是你能插手的了的,你要是真心为我好,想帮我的话,就扶我出去,什么都别问,什么都别说,”

  万谦沉默了,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一时之间信息量太大他来不及反应,但作为一个朋友他是真心相帮苑思的,只好默默的搀扶着苑思,孤独的路上他不能让她一个人走。

  苑思和万谦走到病房门口,并没有露面,却选了一个很好的视角看着这场闹剧。

  “妈,我只想来看看柚子,我没有想要伤害她,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你还有脸叫我妈,我可不是你妈,你这一声妈我可受不起。柚子她更受不起。你不必跟我们道歉,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雒梓铭,我总以为你商场上有手段就算了,对柚子总该是认真真心的,没想到你对最爱你的人也只是敷衍,雒梓铭,你走吧,这里真的你不该来。”

  “伯母,木木,我今天来只想看看柚子,我们有误会总该解释误会不是吗?”雒梓铭诚恳的说着,殊不知他最想见的人就站在他身后,一个视角的位置,错过就是那么容易。苑妈妈和木木都看到了苑思站了出来,由万谦扶着,苑思知道,如果自己不露面。雒梓铭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柚子?”苑妈妈和木木对着雒梓铭身后突然出现的苑思诧异的叫着,许是没有想到她会出现吧。

  雒梓铭慢慢的转身,终于看到了他日日夜夜朝思暮想的人了,她穿着一身宽大的病号服,只扎了一个凌乱的马尾,本就白皙的脸上因为病态更显得苍白。但精神看起来很好。

  而苑思眼里的雒梓铭却是比前几日临走是沧桑了许多,许是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来不及刮胡子吧,但此刻见到雒梓铭心里是五味杂陈,现在的确不是见面谈话的好时候。

  “梓铭,你现在也看过我了,就先回去吧,来日方长,总会见面的。”苑思先狠心的说,落在雒梓铭的心头也是多层含义。

  雒梓铭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做了个吞咽动作,苑思明显的看见他喉结上下的滚动了一下,也知道他忍住的不仅仅只是眼泪。

  良久,才对苑思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容,一如那些年念念不忘的回忆。

  “好,我先走,来日方长!”雒梓铭一字一句的说完便转身离去,第一次苑思才知道什么叫走路生风,只是这样的发现是她不想看见的,直到雒梓铭的背影渐渐在楼道内化成一个光点,渐渐消失不见。

  苑思没有再让万谦搀扶着,自己一步一踱的走回病房。万谦、木木、苑妈妈站在原地只能默默的叹息,只希望苑思的日子不要再如现在。

  她们爱的,是苑思无忧无虑的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