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思安安静静的的躺在床上,脸上无一丝血色,像是睡着了,谁都不忍心叫醒她。木木打电话给了苑思的妈妈,至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苑妈妈她有权利知道。

  苑思妈妈赶到医院的时候只有木木陪在自己女儿身边,她自然是认识木木的,苑思多年的好同学,可奇怪的是平时对柚子形影不离的雒梓铭却没有出现,这让她有些不满,碍于面子,也碍于担心女儿的病情她并没有说什么,一直和木木轮流照顾自己的女儿。

  “苑妈妈,你也累了,这里有我看着苑思呢,您下去吃点东西吧!”木木体贴的说着。她知道苑妈妈此刻心里难受,但还是要劝她吃点东西,比较年龄大的人不像年轻人一般,身子骨受不住。

  “木木啊,你别管苑妈妈了,你一直都在照顾我们家柚子,都没什么时间吃东西,还是你去吧,这里有我你放心。”苑妈妈嘱咐的说着。

  “苑妈妈我知道你心疼柚子,但是我们这么熬着也不是办法,这样好不好,你去柚子公寓帮她拿些换洗的衣物和必需品,然后再来替换我好不好?”木木言语温和,商量的对苑妈妈说。苑妈妈见状也不好再推辞什么,只好答应。

  “那你多费心点,我去帮柚子拿点东西,想吃什么好吃的苑妈妈给你带来。”

  “我吃什么都可以,苑妈妈你快去吧,我会好好照顾柚子的,你放心吧。”木木对着苑妈妈说,她临出病房前还一直看着自己熟睡中的女儿,不放心的收回眼光,坚定的离开了。

  苑妈妈没有在路上诸多逗留,径直来到了柚子的公寓里,替她整理换洗的衣物,看见床上乱糟糟的就顿时母爱爆发想帮她收拾收拾,却发现了还没有来的及关闭的电脑,因为长时间无人在前,进入了休眠状态。苑妈原准备关机,却不想瞄到了不该看的那些。

  她没有多么震惊,出乎意料的淡定,像是见惯了风雨一般沉着冷静,但还是慈母心切,为自己的女儿抱不平。她掏出个人移动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喂?”电话接通后,苑妈妈还是在那边簇拥的嘈杂声中听到了他的声音。

  “雒梓铭,有些事我想我要跟你好好地谈谈,我想我一直以来都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怎么对的起那些爱你的人呢?”

  “妈,你在说些什么?我还跟人谈生意呢!”

  “妈?哼……,你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我是柚子的母亲,从你背叛我们柚子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得到我不会轻易放过你,有件事我想你得给我个交代。”

  “妈……,难道你……?”雒梓铭突然惊醒悟过来,是不是做了亏心事在心里会扎根,时刻会反咬你一口?但雒梓铭的心,谁又说的准?

  “我都知道了,你最好这件事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不然你对不起我的孩子被你害的躺在医院里,你这个杀人凶手,如果我的孩子有任何不测,就算拼了我这条老命我也一定会为她讨个公道的。”

  “妈,妈,你告诉我,苑思她怎么了?我……”苑妈妈不等雒梓铭说完便匆匆挂了电话,在她心里只要是伤害她宝贝闺女的人都不可饶恕。就算在外人眼里她一直都是以高贵优雅的形象示人,面对她的孩子,任何人都不能伤她半豪,无论是谁。

  这边雒梓铭在挂断了电话之后立马给万谦打了电话,从万谦嘴里知道苑思请了病假已经躺在医院里了,他还没有来得及去医院探视,具体情况还得要去了才知道。也只怪万谦多嘴问了句前几天周媚为什么会打电话问自己雒梓铭的临时落脚点,才让雒梓铭起了疑心。

  雒梓铭在广州的三天请了私家间谍调查周媚,得知结果却是超乎了他的意料。还有众人都不知道的真相。一个计划在他的心里悄然诞生。

  几天后,华臣大酒店。

  “哎呦,田处长您真的是好酒量,正所谓好酒得会品的人喝,我这几瓶好酒您若不嫌弃我就借花献佛送给您了,您看我们项目的事……”雒梓铭史无前例讪媚的讨好,明面人都只当是他要趟这趟浑水。

  “小雒啊,我田富在官场混迹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觉得你这孩子不入仕途是实在可惜了了,我见过那么多的人,就你说话办事忒合我心意,只是你这名酒还有比我跟配的人呢。”

  “喔,这酒能比田处长你配的人在梓铭心里是没有的,不知道田处长有何高见呢?”

  “英雄配好酒,这好酒可是配美人来的妙哉,可不是?”田富话里有话的说道,雒梓铭岂会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田处长您放心,我安排的绝对没有问题。”

  :E最◇新章*节,+上rc酷。,匠`D网

  雒梓铭装着酒醉出去在包房外找周媚,果然,她是个很容易上钩的女人。

  “雒总你怎么了?”周媚走过来的时候见雒梓铭跌跌撞撞的,赶忙上前搀扶着,担心的询问。

  “我可能是喝多了,感觉有点头晕,你扶我回房吧!”雒梓铭大方的说,想平时他都是特别谨慎小心的人,从来不让异性靠近他超过一米的距离,今天突然转性了,但周媚却以为她和雒梓铭是有过肌肤之亲的关系,或许他突然想通了,愿意对自己敞开心扉。

  “好我扶着你,你小心慢点走。”周媚话也不自觉的软了几分,换做是别人或许还能怜香惜玉一番,可他不是,他是冷面黑心的雒梓铭。

  “你扶我到这里就好了,你去帮我们倒杯水吧。”雒梓铭指着不远处的沙发歪歪扭扭的走过去坐下,对着周媚嘱咐道。周媚也很不客气的替她和雒梓铭一人倒了一杯水放在桌上,坐在了雒梓铭的旁边。

  “周媚啊,你给我当了多久的秘书了?”雒梓铭闲话起家常,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思,也难怪,他一向不按常理出牌,趁着周媚不注意将一个药片放入了自己的杯子。

  “大概有7年了吧。”

  “7年?那也蛮久的了,公司里好男人那么多就没有你喜欢的?我记得我可没有颁布什么惨绝人寰的办公室禁爱令啊。”雒梓铭打趣的说。

  “是啊,公司里的男人是多,但是不是工科男就是穷屌丝,也只可惜我喜欢的人对我并没有什么想法。再说了,你是没有颁布禁爱令,但你一天老是伴着个脸,谁敢顶风作案啊?”

  “看看,你都快把我说成个黑脸包公了,看来我得是时候挽救我的雄风了。”雒梓铭邪魅的说完一手握住周媚的纤腰,将她拉在自己的腿上坐下,另一只手拿起桌上的水杯猛喝了一口,却没有咽下去,对着周媚的红唇鼓吹令她咽了下去。

  “雒总……,你?”周媚不可置信的看着雒梓铭。

  “呦呦,别脸红啊,我们该做的都做了,不该做的都做了,你还有什么好害羞的,不然我们继续?”雒总坏坏的说着,强压下心里的恶心不适感,违背自己的心说出相反的话。“乖,你去床上等我。”自己则去床方向的另一边。

  周媚一脸娇笑的去床上,主动脱下外套等待来一次关爱。突然灯一黑,紧接着远处的人缓缓移动到床边,周媚只觉得周身很热,来不及多想,只想把眼前人紧紧的深拥。

  怀里的人很深的喘息着,但在一会之后,渐渐的呼吸减弱,想是安静的睡着了。

  一室旖旎拥抱一时的爱意,寒冷的夜多久才会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