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雒梓铭醒来只觉得脑子是炸裂般疼痛,揉了揉眼环顾四周,只觉得身侧有人,下意识感觉不妙。

  再看向主角的脸,不是别人,正是周媚。雒梓铭头晕脑胀的刺痛感像是时刻提醒他昨夜是有多么火热。他起身下床,走出了房门,进了洗手间。

  周媚渐渐转醒,一睁眼就看见雒梓铭包裹着他自己的睡衣,头发湿漉漉的,正坐在椅子上抽烟。显然是刚刚洗漱完出来。

  “我…,我昨晚喝多了,不知道…”周媚从床上坐起来,用被子遮挡住身前的光景,先打破这种令人窒息的氛围。

  “你不必多说了,我很清楚昨晚的事,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不需要互相负责的对吗?所以我们用成年人的方式来解决好了。”雒梓铭直截了当的说着残忍的话。周媚原本还妄想着的爱情幻想在这一刻破灭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周媚语气也冷了几分反过来问雒梓铭。

  “我想我还没有瞎到让你有意接近我还不清楚理由的,别说你爱我之类的,我见的多了,直说吧,你要多少钱?”雒梓铭点起一根烟冷笑的说着。

  “没想到你把我看成是这样的人,有那个女人会用自己的第一次冒这么大的险,你觉得我是疯了吗?”

  “这年头自称是纯洁的女人多了,像你这样随便跟人上床还带有预谋和目的性的人,我可不能不防。”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要是不拿钱是不是都不对不起你对我的谬赞?我要三千万,一分不少存入我的户头,给你两天时间考虑。”

  “五千万,最近有笔生意需要你跟我走一趟,”雒梓铭从桌抽屉里拿出支票迅速填完签上大名丢给周媚。

  周媚冷哼一声,心有不甘的咬牙切齿答应道:“哼,成交。”

  T:酷L匠网7-正O版(首!Q发?

  “既然事情处理完了麻烦你收拾收拾走吧,立刻马上从我眼前消失。半个小时前我已经叫了保洁公司,如果他们把你当做垃圾清理了,我可概不负责。”雒梓铭不负责任的说完就当着周媚的面解开浴袍开始选择今天的上班西装搭配,丝毫不将她放在眼里。周媚只好忿忿不平的起床收拾自己。

  周媚夺门而出的摔门声让雒梓铭的手一怔,其实他心里的苦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被人设计还要装作不知情,只为了完成一笔生意。只是周媚根本不知道洋洋得意的她,其实已经向一条不归路迈出了勇敢的第一部。

  这就是雒梓铭,阴沉的让你被卖了还在高兴的为他数钱。爱上那种人何其有幸,爱上那种人何其不幸。

  苑思第二天到家的时候保洁公司已经快将屋子整理完毕。只是这次的雒梓铭似乎比平时更殷勤点。

  “柚子,你回来了?我叫了早餐外卖,我们一起吃吧。”

  “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你自己吃吧。”苑思实话实说,却不想落在雒梓铭耳朵里却变成另一种意思。

  “昨天,我在南景飞那里。”苑思认为如果要开始一段婚姻,起码他要有知道的权利。

  她不想去细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意或是无心,她只是告诉他,自己做错了这件事。

  他的手,长久地停顿在那里,近在咫尺手上的戒指却像极了笑话。只是这几秒的停顿,两个人都有了些尴尬和难堪。

  她微笑着抽回手:“好困,睡吧。”

  睡醒时,雒梓铭正在收拾行李,临时要去广州出差。她想起了房源前几天说的话,这个项目的考察早就定下来了,他却说是‘临时’。

  “要我帮你收拾吗?”她静了会儿,还是没有点破,“大概要多久?”

  两个人都在假装,粉饰太平。“还没定,”他在黑暗中,吻了吻她的脸。苑思翻身抱着被子,听着他关上了卧室门。

  她独自在家呆了一整天。

  因为无聊,苑思打开了电脑,适逢这时她想起有封邮件需要她回,打开邮箱却发现有一封匿名邮件,平时这类邮件她都是不会去看的,身体的反应却比脑子更加的诚实,点开来看,震惊的苑思一时有些缓不过来,忙打电话给木木。

  因为着急苑思也无法给木木说的清楚,只好要木木来家里,还请她不要带来南景飞。

  木木的效率一向很快,在她看完邮件之后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因为这不是别的,正是雒梓铭和周媚昨夜的床戏。

  “柚子,你别伤心,这件事说不定是误会呢?周媚对你家雒梓铭的那点心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要相信你家男神。”木木安慰着苑思。

  “木木,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怎么还能向着雒梓铭呢?”苑思直勾勾的看着木木,不由得她决定,言语之间刺的惊人。

  “对别人我的确是不敢说,但是从你能暖化雒梓铭这样难搞的人来说一般只有两种情况,一是他真的爱你,二是为了和你上床,你自己想想,雒梓铭他什么都不图,你都是他准新娘了,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所以一定是周媚那个小贱人的圈套,你一定不能中计,好好的振作起来。”木木给苑思耐心的分析着当前的局势,其实木木也知道这个借口成立不了多久。

  “木木,我害怕。”苑思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心里积压的情绪,放声的大哭起来,哭着哭着觉得眼前一黑,就有点晕。木木感觉到了苑思细微的变化。

  “柚子你怎么了,你别吓我,是不是低血压病又犯了?你药放在哪了,我给你拿过来吃。”

  “可能是,药在洗漱台上。”苑思还没说完,木木就已经拿来了要,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了苑思。苑思从小就是一个药罐子,所以面对大把大把的要她总是吃的很勇敢,木木都快感觉她是不是把吃药都当成吃饭了。

  苑思吃完药就说要休息会,木木便让她躺下了,但过了一会苑思明显的不对劲,呼吸急促,使劲掐着她自己的脖子。木木见情况不对立马拨打了120将苑思紧急送去医院救治。

  苑思在急救室里呆了三个小时洗完胃才被推入病房,这时苑家人都来了,才从医生的嘴里得到了病情。

  “病人有低血压的长期病史,化验单的结果显示血液中含有息斯敏类的降压药,这才是危及病人的真正原因,息斯敏和降压药不同,分别很大。一般正常人不会这么做,不知道家属会不会出现拿错药误食的情况?”

  “不会的,我们家人没有得高血压的,更不可能出现吃错药的情况。”苑妈妈肯定的说。

  “既然是这样,能不能将患者平时服用的药给我一些拿去化验再看结果。”

  “好的,医生。”木木将药瓶和药一起交给医生。

  再次化验出来化验单,再一次显示了真的是药品有问题,有人故意换了药,目的是想致苑思于死地,也不知道是谁这么狠,苑思脑海里无缘无故的总是怀疑雒梓铭,已经由不得她了。

  有时候对你最亲近的人都不信任你,雒梓铭,你还值得让我信任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