雒梓铭在酒吧买醉,一直以来他都以为那个曾经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女生会一直跟着自己,自己那么优秀喜欢自己都是理所当然。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跟影子一样的小女孩很少再跟自己说心事,谈未来谈生活了。如果他没有发现南景飞对她花费的心思她还想瞒着自己多久,雒梓铭他不可否认的嫉妒了,他很难想象如果自己没有求婚,结果会是怎样。只好一杯一杯将最烈的酒灌入愁肠。

  “雒总…,这么巧还能遇见你。”雒梓铭听到有人叫自己,回过头去看,见到是周媚便不爱搭理的回过头,周媚明显是跟朋友一起来的,雒梓铭可没有那么没眼力见,连员工的私人时间都占用。很明显,周媚不这么想。

  周媚打发了朋友让她们自己玩,她也坐在吧台雒梓铭的旁边。

  “你还是去跟你的朋友玩吧,老板从不占用员工的下班时间。”雒梓铭下逐客令的说着。

  “没有关系啊,你看”周媚无所谓的说着,用手指着一群玩的很开心的人又说:“她们没有我也玩的很开心,我坐在这里你就当我自愿加班的好了。”

  雒梓铭端着酒杯放在嘴边,似乎是不经意,又似乎是调笑的说了一句。“虽然你敬业,可是我可没有加班费付给你,这样你也干?”

  “干,为什么不干?能为老板卖命我的荣幸。”周媚跟吧员点了一杯血腥玛丽,然后激动的说道,双眼含笑魅惑至极。

  其实雒梓铭怎么能不知道她的心思呢,只是他的心从他决定只爱柚子开始,就再也装不下其它人了,如果说从前的日子是纸醉金迷艳遇不断的话,那么他现在愿意为了柚子守身如玉,别的女人就算了吧。

  周媚见雒梓铭并不买账便转移话题。

  “雒总你今天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苑总没陪着你吗?听说你们要结婚了,恭喜!”

  “你怎么知道我们要结婚的?”雒梓铭记得明明说好在公司保密的怎么还会有人知道。

  “你不是问过婚假的事吗?人事部经理张岩那张嘴你还不知道吗?一有风吹草动一定人尽皆知。”周媚笑着说。

  “也是,看来是我对手底下人都太放松了,是该让他们清清公司这几年的旧账了。”雒梓铭皮笑肉不笑的说着。

  “你可别说是我告的密,不然会死很惨的。”周媚装作楚楚可怜的说着,接着又问:“不过您跟谁结婚吗?日子定了吗?”

  “新娘你认识,是苑思,婚礼暂时定在明年年初。”雒梓铭淡淡的说,看不出一丝情绪。

  “苑…苑总…吗?”周媚惊讶的说,一直以来她都知道苑总和雒总关系匪浅。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会在一起,而且都发展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果然还是苑思有手段啊!

  “年初的话不就还有一个多月吗?雒总你有的忙了。”

  “好了,别说我的事了。说说你吧,你怎么样?有没有发展对象啊?”雒梓琳不想再说下去忙转移话题问周媚。

  “我,单身狗一个,倒是想发展谁跟我一个要钱没钱要家世没家世的人发展啊?”周媚自嘲的说。

  …X最√新章节上酷9匠8l网2

  “不会啊,我觉得你办事能力挺强的,别总看自己的缺点,是金子总会发光的。”雒梓铭鼓励道。

  “谢谢你雒总,为了我们两个天涯沦落人人干杯!”周媚端起酒杯面向雒梓铭诚恳的说。雒梓铭并不觉得自己是天涯沦落人,但为了鼓励周媚,还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了。

  酒过三巡,雒梓铭本就喝了很多酒,现在直接醉趴,毫无招架之力,一个劲的说着胡话。

  周媚经常流连在这种场所,这点酒对她来说都是小意思,见雒梓铭彻底醉了,走下座椅摇了摇他。

  “雒总,雒总你醉了,我送你回去吧,你家在哪啊?”

  见雒梓铭醉的毫无反应,没办法,周媚打电话给公司副总万谦问了雒梓铭最近的住址。万谦是雒梓铭的美国校友,一毕业就被雒梓铭挖来YUNN上班了,平时交情也挺深,是雒梓铭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因为公派去上海,最近才回北京总部。

  周媚扶着酩酊大醉的雒梓铭来到了顺兴路3号公寓,从他的身上摸出了钥匙,打开了门。这时南景飞突然有了些许意识,径直走去客房倒头就睡,衣服都没来得及脱。

  周媚走进公寓里,看到屋里大多都是苑思的东西,风格却是雒梓铭喜欢的风格,不禁手心握拳,指甲深深的嵌入掌心里。在这里她感觉到苑思的女主人气质扑面而来,又低头看看自己,注意到自己的形象不是很好便径直走到了洗手间。

  补妆的间隙瞥到了洗漱台很显眼放着的一瓶治疗低血压的药,周媚知道,苑思一直都有低血压,每个月总会有一段时间脸色不好。她不知道就这样的病秧子凭什么呆在雒梓铭身边,想起包里有前几天给妈妈买的高血压药,便移花接木了多半瓶在里面。

  把药品放回原处,周媚就理所当然的在洗手间里洗了个澡,用的苑思最常用的洗发露和沐浴露,顺理成章的在苑思房间的衣柜找到一件雒梓铭再美国买给苑思的睡袍,因为苑思一直觉得太过于性感却从来都没有穿过,所以周媚穿上之后还在镜子里美美的看着自己。

  这件衣服至少是自己三个月的工资,苑思凭什么穿都不穿就可以拥有这么贵的衣服?她不服气,她什么都不比苑思差,为什么命运总是对待她这么的不公平,连自己喜欢的男人雒梓铭都要让给苑思,她不会认输的,绝对不会。

  周媚推开雒梓铭的房门轻轻的走上前去,没有开灯。雒梓铭感觉有人走过来,轻轻的睁开眼,透过月光看到了自己给柚子买的睡袍,伸出手拉住对方的手狠狠的拽入怀里,一股熟悉的薰衣草沐浴露味道彻底攻陷了他的理智,一直不停的呢喃着同样的名字。

  “柚子…柚子…柚子…”雒梓铭下意识的将怀里人抱紧,见怀里人乖乖的任由自己抱着,心头的占有欲愈发强烈。

   就在这个销魂蚀骨的夜晚开始,一切都在悄悄的发生着改变,正如窗外瓢泼的大雨,不知道还能洗刷出大地的原色吗?

  雒梓铭不知道的是,周媚用自己的第一次做了一个女人的替身,她不后悔,因为这是她情愿的,为了雒梓铭她什么都肯做,默默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爱情从来都是不问理由没有原有的,谁会被爱选中,做下一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