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思来到医院病房,看到南景飞面对着窗而站,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的背影有些落寞。

  “你怎么起来了,伤好点了吗?”苑思站在他身后,随着他的目光看向窗外平淡的问。却发现这里的视线超级好,能看清医院里来往的人,苑思不免心里有些疑问,原来他早就看见自己进来,那么他是一直在等自己吗?

  苑思不敢再想下去,只好转移话题。

  “看你能下来应该是好多了,多注意身体,我给你煲了大骨汤,你来尝尝看!”

  南景飞听闻便不再盯着窗外看,一瘸一拐的跳到。了床边,所幸距离不远。

  南景飞喝着汤,虽然病态很重但还不影响他的颜值,有种别样美,如果从前的南景飞还是不羁放纵的,那么他现在真的沉淀太多了。

  “你听说过《等爱》那本书吗?”南景飞变喝变问。

  “《等爱》?你说的不是桃大的书吗?以前上学时候,?。挺有名的,我以为只有我这样的小女生会看,没想到你也知道。”苑思惊讶的问道。

  南景飞摇摇头,“我本来不知道的,但是因为当时的很多师妹们很喜欢,有研究过,挺清纯,的确适合你们这些小女生看。”

  “我记得里面的男主当时被很多人设定为男友标准呢,想想那时候真是傻!”苑思好笑说。

  “那你呢?你应该不是会喜欢男主的那种吧?”南景飞似乎很有兴趣的问。

  “嗯,我喜欢男二陶阳。因为他的执着和温暖让我感动,好像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颇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苑思一边说着,一边勾起了自己无限的暗恋时光,她与陶阳何其像,只不过后者并没有她如此坎坷罢了。

  “嗯,最近刘力导演要拍《等爱》,联系我让我出演,不是别的,就是你刚刚说的陶阳。”南景飞放下汤碗缓缓的说。“其实我很想演男主,对我具有挑战性,人不能是一成不变的,你说对吗?”

  “你想的没错,但是就作品而言,你的形象定位的确更适合陶阳,虽然是男二但是戏份也不少。”苑思给南景飞一个很中肯的评价,南景飞似乎并不以为意,反问道。

  “我演的陶阳你会喜欢吗?”

  “这个角色本就是我喜欢的,如果是你演的话,我想我很期待,因为我相信你能准确的拿捏出来。”

  “谢谢你这么相信我,那我听你的去出演,但是你要答应我,等我拍完,你要陪我看首映礼。”南景飞第一次这么耍赖的带着恳求的语气询问,让人不免心软。

  “好,我答应你,有时间一定会去给你捧场的。”

  “真的?那我们来盖个章吧!”南景飞伸出手就要拉勾,苑思好笑的看着他,感觉他好幼稚,但还是伸出手跟他拉勾盖章。因为以后的事,谁都不知道会怎么样,只要我的承诺能让人感到幸福这便是值得的。

  和南景飞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时间不早了但苑思就是不想回去,不仅仅因为烦心,而是怕面对雒梓铭,怕面对事情的真相。

  y酷!#匠A网/^唯I%一正版,,其mZ他都是;√盗版

  “你愿意陪我去个地方吗?”南景飞轻声询问,听他语气便能知道他一定有事相求。

  “怎么了?”苑思问。

  “医生说我明天就可以出院在家疗养就行了,但是我现在有事必须回去一趟,可以吗?”南景飞言语恳切,让人不忍拒绝。

  “你确定的腿…没问题?”苑思担忧的问,生怕自己答应了南景飞后一秒他又出了什么事那时自己该怎么办?

  “我确定真的没事,但我今天一定得回去一趟。”南景飞开始着急,不知道什么令他这么急切,但还是不忍心拒绝他。

  “那好吧,我找人替你办出院手续,一会收拾收拾我带你走。”

  “嗯…”南景飞很认真的答应了,听到我愿意让他回家连是真是假都不去怀疑,真是令人讶异。

  苑思靠在门外,想着要不要掏出手机给家里人说声,翻边了全身都没有找到手机,便猜测出可能落在了雒梓铭办公室,一想起那里,苑思莫名的不愿提及。匆匆帮南景飞收拾了东西,租借了一个轮椅将南景飞带离了医院。

  平时医院内外记者颇多,都是来挖南景飞伤情内幕,今晚记者倒没有那么多,苑思和雒梓铭都是躲记者的老玩家了,便轻而易举的驾车离开了医院,去南景飞家。

  南景飞家比我想象的干净,不愧是大明星,海报照片竖立在客厅里,一点都不觉得突兀,装修的深蓝灰色调把他的品味提高到了极限,不由得对他多了几分好感。

  这时屋内听到动静,一个毛团装的物体飞奔出来绕在苑思的脚下,苑思仔细一看是一只卷毛狗,只觉得分外眼熟,却不记得在哪见过了。

  “这只是翡冷翠Bar里的狗,你还喂过它,它还记得你,只不过你应该不记得它是谁了吧?”南景飞坐在轮椅上若有所思的说。

  “对不起,我的确是忘了,只记得它叫sleep。”苑思不好意思的抱起狗,没想到sleep一直亲热的舔她的脸,好不容易躲过它的小涩舌头能和南景飞说句话,下一秒就又黏了上来。

  “sleep过来,”南景飞向sleep拍拍手召唤它,sleep顿时就轻快的躲去他的怀里。这时南景飞才对苑思说了事情的来由。

  “sleep的主人经营不善,在我还在意大利拍摄画报的时候就已经破产了,她见我如此喜欢sleep就把它送给了我。”

  “喔,那你该好好善待它。”苑思认同的说。

  “我会的,因为国际狗狗交易要办的手续比较多,我一直都是交给我意大利的朋友寄养的,知道今天才办好见到它。没想到它也挺幸运的,一来就看见了你。”南景飞有些苦涩的说,但还是拿出狗粮倒在掌心给sleep喂着。

  “那我岂不是更幸运,第一次来你家就看到了sleep。”苑思开玩笑的说。

  “是啊,不过今晚看来你是走不了了,去洗洗吧。”南景飞看着苑思,苑思本来还不解,但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上都是sleep的爪子印顿时不淡定了,冲进了洗手间。

  南景飞摸着sleep的毛,不知道是对着sleep还是自己说。

  “我俩单身狗何时才能抱得美人归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