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思回到自己市区的公寓已经很晚了,她和往常一样进门在玄关处换了鞋子开灯,却被吓了一大跳。雒梓铭端端的坐在沙发上,烟灰缸里横七竖八的躺了很多烟头,烟雾在他脸前缭绕着,双指尖还夹着一根新点燃的烟。

       苑思走上前去,浓重的烟味让她不由的剧烈咳嗽起来,她明显的看到雒梓铭微微皱起的眉头。忍着咳嗽捏过雒梓铭手机的烟,在烟灰缸底研蹂了几下便扔在了里面。

  Sg酷匠B%网#“永久免!费=看UZ小\|说{

       “你这么晚回来,去了哪里?”雒梓铭压着声音问道。

       “南景飞今天在拍摄现场出了事故,我去了医院,最近几天我可能要帮木木照顾他。”苑思实话实说,她深知雒梓铭坐在这里一定是对自己担心了,但为了打消他的疑心也只能这么做。

        “他怎么样了?”雒梓铭像是例行公事的问。

        “医生说他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小腿骨折,要好好卧床休息,避免剧烈运动,应该会很快恢复的。”感觉到他声音干哑,苑思便倒了杯水给他。

         雒梓铭拿起水杯抿了一口,什么都没说。突然伸出手拉过苑思,一只手紧紧的扣住她的腰,一只手搂住她的脖子直接堵住了她的嘴。疯狂的亲吻密密麻麻的席卷而来,苑思有些惊吓到,但她没有躲,反手勾住雒梓铭的脖子回应起来。本来是雒梓铭想要给这小女人一点惩罚,没想到她的反应让他措手不及,便紧急离开了她的嘴唇。

  雒梓铭反身站起,看了一眼苑思,只见她闪动着一双大眼睛正含笑看着自己,雒梓铭顿时觉得有一股热血冲上了脑门,由不得自己反应就立刻冲向了洗手间,用凉水浇灭自己的沸腾。

  等雒梓铭出来的时候苑思已经疲惫的在沙发上睡着了。雒梓铭走到她面前蹲下,仔细的看着她的脸。

  苑思皮肤白皙,鼻梁高挺,因为睡着吐着均匀的呼吸,雒梓铭感觉又像回到了小时候第一次看见小小的苑思,第一次有人在他生命里如此珍贵,如此让人不舍。

  雒梓铭俯下身亲吻了一下苑思的脸颊,便抱起她向卧室走去,把她放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子,才关上门拿了一床被子去客房睡。

  第二天苑思起的很早,在厨房里忙活,不仅仅是在为雒梓铭做早餐,而且还在为南景飞煲汤。

  雒梓铭醒来走出房间就看到苑思忙乱的背影,餐桌上已经摆上了吐司煎蛋,苑思看见雒梓铭正斜靠在门边看着自己,莞尔一笑说。

  “你醒了,睡得好吗?”

  “不好,因为一晚上都只顾想你了。”说完坏坏的把一根手指放在他自己的嘴唇上轻抚,不禁让苑思浮想联翩,又红了脸。

  “别闹了,我早餐做好了,一起过来吃吧!”她端着两杯温牛奶放在餐桌上,等雒梓铭过来吃。雒梓铭见状便进了洗手间洗漱。

  雒梓铭洗完坐在了苑思的旁边,拿起吐司吃起来。

  “对了,今晚是我们两家人见面谈我们婚礼的日子,你别忘了。”

  “嗯……这么快?”苑思有些诧异雒梓铭快进的速度。

  “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怎么会慢?还是你后悔嫁给我了,老婆?”雒梓铭一副理所当然志在必得的样子,挑眉充满邪气的说道。

  “好吧,我没有什么,就是我妈那边…”苑思有些犹豫。

  “你信我,这事就交给我摆平吧!”雒梓铭拍了拍苑思的手背给她信心。

  “嗯。”苑思停顿了一会,突然想起来锅里还有东西,忙跑去照看,确定没有什么大问题才放心的走出来继续吃东西。

  “厨房里有什么好吃的让你这么紧张?”雒梓铭揶揄的问道。

  “喔,也没什么。就是给南景飞煲的大骨汤,我答应木木要照顾他的,医院的食物估计不怎么好,我还是自己做好一点。”苑思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看到雒梓铭黑下来的脸色。

  “你对他倒是好!”

  “没有啊,我对谁都一样好,对朋友更好。你不是一直自称很了解我吗?”苑思天真的说着。

  “我觉得我开始不了解你了。对你来说那重要的是木木交代给你的事呢,还是南景飞人呢?”

  “重要的是南景飞的伤。”苑思才没那么傻的回答二选一的问题,轻描淡写的带过这个问题。雒梓铭也发现她不像谈这个问题,再说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心里顿时不是特别舒服。

  为了不让公司人知道我和雒梓铭的关系,我和他还是一前一后开着自己的车进了公司。南景飞要去看,但是班还是要上的。

  我一进公司就看到有人叽叽喳喳的询问南景飞的情况,听到我说没什么大碍大家才去各忙各的了,苑思也纳闷,究竟南景飞有什么魅力能让大家这么关心他呢?

  中午下班以后苑思去雒梓铭的办公室,实习秘书说他去开会了,如果她来了就让她进去先等等。

  苑思百无聊赖的坐在雒梓铭的老板椅上,玩心大起学雒梓铭平时签文件,随手拿起眼前的一份文件打算装装样子过瘾的时候,文件里掉出一个红色丝绢叠成的千纸鹤,出于好奇,苑思拆开了手绢,看质地都能看出这个手绢的主人多么用心,苑思好像看到了什么,很细小的一排字,打破了苑思所有的理智。

  是啊,她早就应该猜到不是吗?现在的结果其实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的,收起疑心,万一这件事有误会呢?万一是别人故意做给她看的呢,她才不会就这么中了别人的圈套。

  苑思收拾好雒梓铭的办公桌,悄悄的把手绢装在身上带走,出门还吩咐实习秘书,如果雒梓铭回来了,就说我有事去医院,就这么说,他会明白的。

  苑思不知道的是,她前脚刚开车出停车场,后脚雒梓铭就已经开完会赶回来了,看到办公室里苑思走了,才有些失落的回到座位上。

  这时手机响了,雒梓铭下意识的去掏自己的手机,却发现并不是自己的在响。是苑思把手机落在了他的办公桌上,点亮屏幕,却发现有条短信息,他本来是不想看的,却因为短信署名南景飞三个字触动了他的神经,让他很想一看究竟,但他还是忍住了。继续装作没事发生一样处理事务。

  而那张被苑思手帕上写着的话,却没有像手机那般星座。

  我想和你的爱情有个结果。

                        ——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