雒梓铭给周媚打了电话问公司的婚假有多久,计划着要和我去哪度假。消息不知道是从哪传出去的公司的,高层基本都知道老板要休婚假是要结婚了,好在他们并不知道女主角是谁,一时间谣言漫天飞。

  经纪公司举办的选秀比赛在紧锣密鼓的举行了一个月,终于到了决赛,其实苑思本人一直有通过办公室的内线电视观看所有的比赛全程,她倒比较看好6号选手北倾。不仅仅因为她的实力,而是觉得对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因为比赛的实力都不容小觑,公司在决赛也派了南景飞去当决赛裁判,以保证收视率,为新人造势。

  人往往不能随心所欲的过日子,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苑思这天和往常一样在办公室里批堆积起来的文件,大多都是财务报表,一一核对数据,这时木木打了电话过来。

  “柚子,不好了,出大事了。南景飞…南景飞今天在3号棚选秀彩排的时候空舞台上掉下去了…”

  木木说完我挂断了电话,一直在椅子上犹豫着去看看还是不去呢?去,她和南景飞关系尴尬,要是雒梓铭误会了该怎么解释?不去,她好歹也是南景飞的上司,不去看看于理不合。恰逢这时苑思的助理房源进来汇报了南景飞的消息。

  “苑总,南景飞今天在彩排过程中出事故了,记者现在已经堵在门口了,怎么办?”

  “我……”苑思犹豫的开口。

  “BOSS,你不会不想去吧?可现在是特殊时期,不露面不可以,你务必要处理现在的情况。”房源深明大义的说。

  “这样吧,你先找人招待记者,你和我去棚内看看情况?”我拍拍房源的肩膀吩咐道。

  “我已经这么做过了,还希望boss你不要怪我多事。”房源一边跟在我身后一边说。

  “嗯,做的不错。”我站在电梯口等电梯,对房源鼓励道。

  到达3号棚内的时候众人乱作一团,雒梓铭周围站满了人,见到我来,很自然的给我让出了一条路。

  雒梓铭坐在椅子上,双眼紧闭护着腿,似乎是伤到了腿,因为是公众人物不能打120所以一直忍者。苑思有些不忍心,把自己的车钥匙给了房源,让他去开自己的车来,并让他叫120来,给记者使障眼法,自己开车带雒梓铭去医院。

  苑思靠近雒梓铭,用自己的手帕给他擦拭额头上冒出来的细汗。雒梓铭睁眼看到是苑思,有些不自然的别过头,却没有挣扎的让她擦汗。

  苑思轻声问:“你还能走吗?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应该可以。”雒梓铭吃痛的回答,试图站起来,却疼的又坐了回去。没办法,苑思只好找了棚内的几个工作人员将雒梓铭背着放在了自己的车上,吩咐其他人今晚的直播继续,不能再出任何纰漏了。

  直到医院病房,医生给雒梓铭的腿打上石膏固定住悬挂上,消失的木木才再次出现,她手里的正是煲好的鸡汤。医生说雒梓铭并没有打伤,就是小腿骨折,只要一个月内别太挣扎做激烈运动都会痊愈。

  木木将鸡汤递给站在门外刚刚送走医生的我,我正想问原因她便开口说了。

  “一会我要赶去录制现场跟媒体大众解释一下南景飞的伤情,估计没时间吃饭了,这个鸡汤是一个小姑娘送的,等他醒了你就让他喝了好好补补。”

  “好,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关切的问了一句。

  “还说不准,他现在这样至少一个星期的行程都泡汤了。有些地方他不去我还得去解释一下,哎,我果然是劳动的命。”木木一脸幽怨的表情,不过三秒就恢复正常了。

  “真是可怜我们的大木木了,等你回来,你老板我请你吃螃蟹!”我好笑的看着对他夸下海口。

  “好啊,就这么定了,我要最大的螃蟹多来几只。对了,这段时间就麻烦你多照顾照顾我们小南了。”木木认真的嘱托着。

  “好吧好吧,我这段时间会帮你好好照看他的。你就放心的走,乖啦,快走吧。”我好言好语的哄着木木,让她放心。

   苑思走进病房的时候,南景飞已经醒了,整个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苑思,空气中微微有一些尴尬的成分。还是苑思先打破了这片刻的不自然。

  “你醒了,这里有煲好的鸡汤,要不要尝尝?”

  “好啊,我正好也饿了。”

  南景飞撑着双手就要坐起,苑思放下手里的汤连忙按住他,扶着他升起了床头,怕他不舒服还加了一个枕头放在他的腰下。

  “你腿有伤刚固定住了,起身的时候多注意记得轻点,医生说你不能做太大的剧烈运动。”

  最新U章s节p-上@酷匠网!

  “柚子,你非得在这种时候说这样的风凉话吗?”

  苑思在听到南景飞叫柚子的时候愣了一下,不由得想起了他们在佛罗伦萨的日子。

  “其实这也不算风凉话,如果你非得这么认为的话,你岂不是说过更过份的?”

  “我…什么时候?”南景飞先前还疑惑,后一秒就已经反应过来。“是在翡冷翠,你中暑的时候对吧?”

  “是啊,没想到你还记得。”苑思端过鸡汤,递给南景飞一把勺子。他喝了口鸡汤,看起来味道还不错的样子,一口咽下去才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

  “你不也没忘吗?”南景飞喝了几口鸡汤,就放下了,看苑思对自己的话并没有什么回答才大着胆子继续说。

  “说句实话,你还记得在翡冷翠的日子就证明你还是并不完全反感我,不是吗?”

  “我从来就没有反感你,别想太多了。”苑思淡淡的回答,跟平时一样的反应,但就是这样的反应更让南景飞痛心。

  “为什么你就非得喜欢雒梓铭?你就不能回过头来看看我,我也是对的人。”

  “我对你的感情只是朋友之间的,再多的我没有办法给你,而且,我前几天自己和雒梓铭扯证了。”

  不知道为什么,苑思的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有深深的罪恶感,但这也是事实。

  南景飞先是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别过头对她说:“很晚了,你走吧。”

  苑思抬手看了眼时间,也觉得是不早了,拿起包往出走。

  “那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