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不被看好

  随着我们在香港逗留的时间增多,该回去的时间也越来越近。没有回家的他们先去了苑思在市区的公寓,却发现母亲来了。

  “妈,”苑思脱口而出。

  这个时间,这样的场景,任谁也看得出来了,又何况是对自己了如指掌的母亲。

  雒梓铭表情难得有些僵,看了她一眼,很有种当着父母,不幸的从电视机上看到三级片的尴尬……

  母亲也微蹙眉,说:“刚从机场回来,路过看看你。

  ”这里明明和机场不顺路……

  她适时装了哑巴,说了句我去换衣服,冲进换衣间老老实实地穿了圆领的运动服下来,气氛似乎有些怪。两个人面前都已经放了热茶,像是已经说了什么,又像是什么话都没说。

  她走过去,蹲下身,小声撒娇:“您来也不说一声,要我收拾客房吗?”

  可惜,那笑弯的眼睛,闪烁的都是不安。母亲终于忍俊不禁:“你先上楼,我要和梓铭说会儿话。”说完,两手交叠着放在了腿上,习惯性的谈话姿势,她又怎么看不懂。

  $)酷匠;^网.唯一:#正版“,K其*他|,都yi是d盗0w版ch

  雒梓铭只是喝茶,没说话。

  她有些忐忑,可不敢留着,只好一步一哀怨地上了楼。

  这样的等待,实在是最折磨人的酷刑。她随手翻着书,却在凝神听楼下的声音,根本听不清内容,只知道还在谈。正是出神时,忽然身后有了声音:“想和我谈吗?”

  她回头,看了眼门外,只有母亲一个人。

  这么个念头闪过,她倒是认真看了眼母亲的表情,依旧笑得温柔大方,看不出任何情绪。

  母亲走进来:“柚子,你不觉得现在结婚,太快了吗?”

  完了,直切入主题,问了和自己一样的疑问。自己尚且还在徘徊,怎么可能说的清楚?

  她想了想,才挪用了一些客套话话:“我们这多年早就了解了,家境也合适,他也肯定会孝顺您和我爸,”她看着母亲,又补了句,“我只喜欢过他,早晚都是他……”她说着说着,脸先烫了。

  好在自小不和父母常住在一起,反倒说话更像是朋友,要不然估计打死她也说不出来这些话。

  “你说的这么肯定?”母亲的眼睛弯起来,“我听他说了些话,感觉上他不是很肯定你对他的感情,我也是看他从小到大的,还没见过他这么说话。”

  苑思看母亲的表情,想说又不说的样子,心痒难耐,跑过去关上门,又跑回来很是兴奋的问:“他怎么说的?”

  “反正挺有趣的,”母亲看她,“我尊重隐私,不负责传话。”

  “妈~”苑思蹭在她肩膀上,“说啊,说啊,我费尽力气也挖不出他半句话,你悄悄告诉我。”

  岂料面前人是安稳依旧,丝毫不为所动:“他的想法,你应该最清楚。如果你还在猜、在怀疑,那我更不放心你们结婚。”

  苑思安静了,紧抿着嘴,没说话。

  “我只说说我的看法。可能你和他从小走的近,很像他,太要强,”母亲沉默了下,“不是不好,但两个这样的人在一起,不太适合结婚。站在我的角度,他不是我想要的人选。”她没想到,母亲是看着他长大的,也会这么说。

  “妈妈,我相信你,也相信他,也请你相信我们。”苑思恳切的说。

  “两个人在一起都有磨合期,你们刚在一起不会有感觉,等热恋平缓下来,感情磨合期和事业低潮期碰在一起,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他就一个人,不可能分心顾及你所有细微感受,尤其是现在,”母亲轻撩起她的头发,别在耳后,“还有,他从小想要什么都会有,你和他一样,或许还没学会怎么尊重对方。”

  她愣了下,没做声。

  希望你们用婚姻渡过这段磨合期,结婚证不是无坚不摧的,只是一张纸。”

  母亲利落地说出了决定:“既然刚才开始,那就好好谈恋爱,合适的时间,要做合适的事,结婚的事先放一放。”

  苑思无话可说,只能点头。

  母亲的这一脚急刹车,总是让人有些难过。

  晚上她靠着床头,看雒梓铭在书房抽烟,到按灭了才走进来。她放下书,伸手让他抱着自己,从躺椅挪到了床上:“你和我妈说什么了?”

  他摸了摸她的头发,发现洗完澡还是湿着:“要不要先吹干?”她

  嗯了声,看着他去洗手间,拿出吹风机给自己吹着头发。

  很暖的风,他的手指不停从发根掠到发梢,直到差不多干了,才把她塞到被子里:“你妈问我,为什么忽然就这样开始了。”

  枕头有他的味道,她很满意地嗅了嗅,看着他:“然后呢?”

  “我也觉得我们开始的太快了些。或许是我真的太着急了。”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问问你的意见。”

  雒梓铭唔了声:“说。”

  “如果我告诉你,我一直挺喜欢你的,在想如果先表白的人是我,你会是什么反应?”

  一句话说完才发现,对着雒梓铭的人竟能说的如此轻松,像是玩笑。

  其实她只想知道,同样是一起长大的人,遇到这样的事,第一反应会是什么。

  雒梓铭意外沉默了很久。

  “说实话?”     

  苑思嗯了声:“说实话。”

  “就我和你的感情,如果你哪天真的嫁不出去了,或许我真愿意娶你。你知道对大多数男人来说,爱情不是全部,结婚只是找个合适的,舒服的人,”雒梓铭似乎也觉得自己说的太正经,咳嗽了两声,添了些玩笑的感觉,“你看,你我这么熟,缺点优点早全摸透了,家境合适,你又肯定会孝顺我爸妈,退一万步来说,我即使花心外边找人,估计你都不会有什么反应……不行了,再说下去,我快当真了。”

  她笑,这就是区别。

  如果在一起的是以前的雒梓铭,估计他找了第三者自己还要祝他幸福。可要是现在的雒梓铭,她忽然有点想不下去,这个设想太尖锐。

  自己想和亲口说的伤害是不一样的,虽然做过很多次的设想但从雒梓铭的嘴里说出口,心里还是有些难过。

      自从说完这些话起,两人之间像有了什么变化。太过突然,措手不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