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预约了今天拍婚纱照,所以苑思不敢怠慢的起床很早,结果等她洗漱完的时候,雒梓铭已经将早餐都带回来了。

  婚纱照的风格是经典,唯美和古典的,意味着他们今天需要拍婚纱照,礼服照以及古装照。

  第一个场景是在摄影棚外的庄园里,因为十月已经是秋天了,树叶都金色一片,微风拂过,像漫天的落下来唯美不已。雒梓铭和苑思站在树下,从后面环抱着苑思,她的手反握着他的手,雒梓铭亲吻着苑思的脖子,苑思有些紧张,尴尬害羞的不自然,想寻找些安全感的她伸出右手搂住了雒梓铭的脸。摄影师似乎很满意这个效果,便连续抓拍了好多张,只听得机器都是‘嘀嘀嘀’的声音。

  拍照的空隙雒梓铭轻轻将下巴抵在苑思的肩上,告诉她不要紧张。因为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拍婚纱照,所以十分的谨慎小心。

  第二个场景在棚内,苑思对应的服装是一袭紫色长裙,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灿灿生光,衣料是极为光滑的丝绸,贴出凹凸有致的曲线,头发编成样式华丽复杂的长辫子,优雅动人。

  雒梓铭就那样看着苑思被摄影师安排在黑色钢琴前坐好。摄影师的要求是希望有些眼神交流,但两人始终找不到感觉。

  这时摄影助理要求女生可以弹钢琴或者唱着歌来带领男生气氛。苑思想了想,将手放在钢琴上,三个音符缓缓从她的指缝中流出。

  “do-rel-mi  mi~”   

  雒梓铭的听出这是《卡农》的前奏,正对上苑思看过来的眼神,不禁想起了他们那么多年来的所有共同回忆,眼神之间的交流横生。

  原来不经意间已经有了这么多的回忆,四岁初见,一场初恋,一个爱人,幸好全都是你。

  摄影师果然是个需要眼色和心思细腻的行业。摄影师看到两人气氛对了,立马按下快门键,机器响起的滴滴声成功捕捉二人最有爱的那些瞬间。

  第三个场景是在棚内和棚外两处场景拍的,棚内的拍摄是进入了一个古色古香布置过的房间。苑思身着粉红色的古装纱衣,香肩微漏,头上的步摇碰撞做响,颇有种古人欲拒还迎的感觉。

  而雒梓铭一拢红衣,玄纹云袖,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着琴弦,长长的睫毛在那心型脸上,形成了诱惑的弧度,人随音而动,偶尔抬起的头,让人呼吸一紧,只是那双眼中忽闪而逝的某中东西,让人抓不住,却想窥视,不知不觉间人已经被吸引,与音与人,一同沉醉。

  经过前几次的拍摄,摄影师已经不需要跟我们说动作讲细节了,因为他们要寻找自己的表达爱意的方式。而古装似乎更能突现出她跟雒梓铭的感情永远他占据主导权,她只要尾随就好。

  棚外的拍摄苑思和雒梓铭都换上了皇后凤袍和皇帝龙袍。站在棚外布景搭建的宫殿门前携手看着正前方,似乎回到了那古代帝后携手尽看江山的感觉。

  我看向雒梓铭,对他说:“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雒梓铭没有看她,但是千言万语都在这一句回答里了。不等摄影师是不是拍好了,苑思已经感动的泪流满面。

  “幸好这是最后一场拍摄,不然这妆就得重新画了。快别哭了!”雒梓铭轻声抚慰着苑思。

  “这感觉太不真实了,我有点害怕。”苑思拭泪说。

  “你最爱的我就在你身边,你还怕什么?你忘了,雒梓铭无所不能?”雒梓铭将苑思抱在怀里,苑思才觉得这是真的,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想起高中时看的一本书,上面写道:我知相思苦,可是余生都与你错过更苦。我知强求难,可是压抑不去尝试更难。我知道理千万,也敌不过你随意的眼波流转。得你,才得浮世尽欢。

  是啊,你都在我身边,我为什么还不满足?

  经过一天的拍摄,两人回到酒店都已精疲力尽,相约一起去泡温泉消除疲劳。等苑思换好泳衣下来的时候,雒梓铭已经在温泉池里了。

  苑思下水泳衣也有了潮湿感,正想着要呆到哪边,下一秒就被雒梓铭拽了过来。苑思惊吓的想要出声,便被雒梓铭用嘴堵住了。

  隔着湿透的衣衫,肌肤在水下相贴。他的舌直接滑到她嘴里,带着很浓的伏特加香气。水的浮力,让一切都那么不真实。他鼻尖蹭过她的鼻尖,侧过头,扶住她的后颈,不断加深这个吻,到最后两个人已经彻底沉到了水面之下,耗尽了氧气。

  屏息到极限,肺已有些发疼,她才被托上了水面。“

  够了吗?”他的声音很轻,竟然,也有些喘息。

  “等,再等一会。”五个字,说的断断续续,不止氧气,更需要的是心跳。   

  最-T新章节2}上酷匠网l%

  话没说完,他已经贴紧上来,再次低头,吻住了还在拼命喘息的她。

  身后是冰凉的池壁,身前却是滚烫的皮肤。这是他们第一次这么激烈的接吻,却不知道是不是最后的结束,她放任自己不去想明天,甚至不去想下一秒会如何。只是专心致志地回应着他的热情,每次以为他会离开,却不过是更深的缠绵,到最后她终于咬住他的下唇,低声呢喃:“不行了。”

  要不要上岸?”“

  好……”简短的对话后,她终于逃脱了魔掌。

  对岸的舞曲从超嗨到慢摇,欲擒故纵的节奏,最是诱人。

  他撑起手臂,很近地看着她:“饿吗?”

  饿,”她下意识舔着嘴唇,轻吐了一口气。“

  怎么了?”他似乎在笑。

  她扭头去看温泉池边,只觉得脸烫,却不淡定的说了句:“我饱了”,便匆匆逃跑,回到了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