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思一直在接电话,是好朋友木木打过来的。木木是一个性格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女汉子,自从遇见了凯西,整个人都是疯疯癫癫的。作为一个经纪人不守着自己的艺人,跟凯西飞了一趟巴黎被人甩了不说,还被公司辞退,丢了饭碗。

  没办法,虽然木木彻底变三无产品了,但是她好歹曾经还是和金牌经纪人呢,于是我就滥用职权之便把木木和南景飞凑到一块,让木木做南景飞的经纪人。

  她把安排一告诉木木,那小妮子立刻兴奋的不行,决定第二天就飞来看看。于是她只能在京沪航线人流最高峰的时间,开车亲自去接了这位大小姐,和南景飞约了个时间。

  “你这么精神,一点都不像失恋的样子。”她挂了南景飞电话,才认真嘱咐她,“这人是我朋友,但你别太随便的乱说话,他和我……有点小插曲。”

  木木挑眉,心领神会:“暗潮汹涌?”

  苑思默看了她一眼,拉下车窗,递出票和钱。“

  不算是,我对他没有任何感觉和企图,”到彻底开上路,苑思才继续说:“他现在签约在我们公司,在我手底下,也是朋友。如果不是为了帮你,我也不会麻烦他。人情这种事,你来我往的根本纠缠不清。”

  “柚子,”木木看了她一眼,认认真真地说:“有好的就考虑下,雒梓铭再好,再独一无二,我就不信这世界上只有他能合你心意。”

  苑思只顾专心开车,再不搭理她。

  到了吃饭的地方,南景飞早就到了,木木进了包房看见他,极夸张地倒退了一步,回头看苑思:“这个真不错。”

  苑思皱眉,用口型对她说:不要乱说话。

  木木本就是个人来疯,又是个彻头彻尾的颜控,对南景飞始终和颜悦色的。

  “你竟然和柚子一样爱吃鱼,”乔乔吃的心满意足,喝了口茶壶汤,“下次去上海的话,我带你们去吃个好地方,我老板开的,很好味。”

  南景飞又要来菜单,添了很多:“上次见她吃的很开心,估计她爱吃这个,就带你一起来了。”

  “看来做你的助理我可有福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木木收起玩世不恭的样子,很严肃的说。

  酷、$匠8.网唯一a7正版。',O(其他7都0;是盗P。版y\

  “合作愉快!”南景飞笑着回应道。然后又对苑思说:“我洗出来一批照片,寄给你?”他靠在椅子上,看着她架着二郎腿,目光忽然有些静,“是在翡冷翠的。”

  苑思想到他提起了翡冷翠,想了想才说,你寄到我公司吧,写my经纪公司苑思就可以了。

  他也笑了笑,再没说什么。

   新公司的工作也异常忙碌,但苑思一直都是个会忙里偷闲的人,到楼下咖啡厅喝杯咖啡的时间还是有的。却不想,遇到了雒梓铭。

  “这么巧,你也在这!”苑思看到雒梓铭很惊喜,过去打了招呼。

  “是啊,来了就坐,一起喝杯咖啡。”雒梓铭笑着对我说,召唤来服务生给我点了杯焦糖玛奇朵,很难得,他还记得我的喜好。

  “听说你签了南景飞?这几年好多公司都想签他,南景飞出了名的不好对付,你倒挺有能力。”雒梓铭先开口问。

  “他不是不好对付,只是他对工作的热忱细心不一般,要么不做,要么做到最好。”苑思帮雒梓铭解释他对南景飞的偏见,恰好这时服务生端来了咖啡,有些烫。

  苑思这对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了解南景飞感到惊奇,但话都已经说出口,就再也收不回来了。苑思只好用喝咖啡掩饰自己的尴尬,气氛微妙的可以,雒梓铭只是喝着咖啡,再没说话。

  苑思正想找些话题,来打断这莫名的尴尬时,手机忽然响起来。屏幕上一闪一闪的竟然是南景飞的名字,她愣着没接,直到雒梓铭看了她一眼,继续喝着咖啡,她才放到耳边,接通了电话:“你好。”

  “我有话想问你。”南景飞的声音带着笑,轻松地问她,“告诉我,你和雒梓铭在一起了吗?”

  她被问的有些哑然,默了会儿才说:“没有。”

  南景飞顿了顿,声音低下来,“其实,那天在翡冷翠初遇,我就开始留心你,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有时候挺让人难过的。都说在旅途会让人感觉飘在天上,感情也不真实,可是过了三个月,我看到你和他一起,依旧很难过。”

  他说的很慢,坦白的让人无言以对。

  她只握着电话,没说话,她本就不擅于拒绝别人,更何况雒梓铭在面前,电话那边儿又是南景飞……直到他挂断了,她才继续拿勺去搅着咖啡。

  “下星期我要去香港开会,可能会很久,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雒梓铭无视了刚才的尴尬,跟她说近期的安排。

  “我?公司事情一大堆,我怎么有的开?”我低下头搅着咖啡,莫名的心烦意乱。

  “我给你新找的助理房源办事能力挺高的,别再拒绝了。有你在,我会安心的多。”雒梓铭很认真的说。苑思抬眼对上了他的眼睛,那是她从没有见过的坚定和忙乱,咬咬嘴唇,牙一横就答应了。

  你的内心或许住着两个不同的人,一个感性到泪水说流就流,一个理智偏执到近乎冷酷无情,所以,上一秒情绪泛滥的你总会在下一秒被自己嘲讽,或许是有原因的。

  其实苑思也很讨厌现在这个没骨气的自己,如果说对别人有十分狠心的话,对雒梓铭可能三分都做不到。他总有能力让她把前一秒建立起来的所有防备武装在后一秒就丢盔卸甲。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因为他是雒梓铭,苑思最爱的雒梓铭。

  因为喜欢,是做一切不可思议的事情的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