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危机处理

  苑思虽然帮不上忙,却也是知道为了坐这个位置雒梓铭费了多大的努力,别人只看见他风风光光的回国创立公司,跌跌撞撞一路向前。她却始终记得他曾经回来机场之时,临上车的那一眼,像是把眼前的这些都刻进眼里全部带走。可最终,他也只是坐进了车里,一路远去。她知道他牺牲了什么才得来的如今,虽然他从来不曾对她说起过,可她就是知道。

  雒梓铭和摩严不眠不休的忙了几天,偶然看见他坐在酒店餐厅里喝咖啡就知道危机处理的差不多了。再加上雒梓铭和摩严的事情在美国闹出了不小的轰动,基本上各大媒体都守着看能挖出什么消息,生怕一不小心就错过了什么重磅新闻。

  今晚在美国公司有一场宴会,看见雒梓铭一身西装笔挺,整装待发。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苑思在雒梓铭临走前说了这么一句,雒梓铭被她逗得笑了起来,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开了锁控,“其实晚上约了人要吃饭,时间还没到就找你消磨一下,现在赶过去差不多了……”

    苑思刻恼羞成怒了,“既然雒总你有事,慢走不送。”雒梓铭也没拦着她,看着她怒气冲冲,头也不回地进了寝室,这才低低的笑了起来,“怎么还是一逗就炸毛……,跟我一起去吧,这人你认识!”

  “谁啊?”我不死心的问,但听到这个名字之后顿时死心了。

  “摩严。”

  我和雒梓铭手挽手到公司三十二层宴会厅,进入会场我才发现这不是一般的宴会,而是摩严的就职仪式。

  摩严手握香槟,与来宴会的各色人物寒暄着,看到我们过来用眼色给我们打了招呼。

  “你怎么没有告诉我是摩严的就职典礼呢?”我问雒梓铭,空手来终究有些尴尬的。

  “你也没有问啊,再说我要是告诉你,你知道是摩严你还会来吗?”雒梓铭不答反问,我顿时哑口无言。

  “你为什么会让摩严坐上这个位置,我觉得他并不是很稳重,你确定要这么做?”比起那些问题我更好奇这个。

  雒梓铭很认真的看着我,“柚子,你不觉得你对摩严有些偏执的看法吗?摩严的能力你我有目共睹,我一直以为你和别人不一样,看来是我想错了。”

  “不是…不…,”我尽力的想解释,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雒梓铭拿了酒杯就与众人打着招呼。摩严看这边情况不对,便走到我身边,一如既往的笑。

  “美女,跟梓铭吵架了?”摩严笑着问。

  酷t匠网唯☆一正Gz版`,其q他_f都{是盗版O*

  “我们吵架,你很开心的吗?”我反问摩严,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语气里的火药味。

  “火气这么大?是只对我,还是往我身上撒?”摩严抿了一口酒问道。见我并没有答话便接着说。

  “你是为八年前那件事耿耿于怀吧?说句实话,那时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想逗逗你们。平时雒梓铭总是不苟言笑的,想开他玩笑的机会少之又少,虽然我们是校友同住一个宿舍,但我也没法了解他。你要相信我是无意的,美国是个开放的国家,我一过来看到你脸红就能大概猜到有什么事了,所以对你造成的困扰我表示抱歉!”

  “哎”苑思轻叹一口气,说:“算了,没有多大的事,是我自己小心眼了。”我释怀的说着,顺手拿起桌上的酒杯对着他,“感谢你帮公司处理危机,感谢你肯来帮他,Good luck!”

  “谢谢!”摩严用他的酒杯轻触我的酒杯,算是干杯便一饮而尽了。

  “其实我一直好奇,你是不是喜欢雒梓铭,如果喜欢,但你为什么从来不是他的女朋友?如果不喜欢,为什么你又能做那么多容易让人误会的事?”摩严犹豫很久才问。

  “我爱他,这个答案够吗?”我的眼神一直盯着雒梓铭,异常坚定的说。

  “那你…”

  “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得宣之于口,总有几分钟,其中的每一秒,你都愿意拿一年去换取。总有几颗泪,其中的每一次抽泣,你都愿意拿满手的承诺去代替。总有几段场景,其中的每幅画面,你都愿意拿全部的力量去铭记。总有几段话,其中的每个字眼,你都愿意拿所有的夜晚去复习。如果可以,我想和他,永远在一起。前提是我有足够的把握证明我和他不会分手!”我苦笑着说了一堆废话,我不知道摩严是不是能懂,更不知道他会不会把这些话告诉雒梓铭,但我现在只想一直牵着他的手不放开。

  “好吧,我懂了!”摩严若有所思的说着。

   看不清的东西,就让它继续模糊下去吧。有些事,有些爱,有些情,有些人,看得太透彻,反而会受伤害。

  我走向雒梓铭,他正在与人交谈。我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袖,他便找个借口出来了。

  “你怎么啦?”走出门雒梓铭关心的询问,他两根好看的眉毛在一起凝簇着,眼睫毛忽闪忽闪的,苑思知道他还在生气,有些不敢看他。

  “没事,可能酒喝多了,有点头晕。”

  “头晕?那就别在外面吹风了,我们先回去吧!”雒梓铭一直半信半疑的,但还是不忍心看苑思受苦就把话放软了。苑思知道,他还是心疼她的。

  “那会场怎么办?”我不放心的问雒梓铭,他扶了扶我的胳膊,给我无尽的安慰。

  “没关系,你先下去等我,我跟摩严说一声就过来。”雒梓铭轻声的说,他怕我冷就脱下西装披在我的身上,自己则又进入会场找摩严了。

  我站在会厅门口看着雒梓铭进入会场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才收回了视线,向楼下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太累,进入雒梓铭的车里就昏昏欲睡,最后睡着也竟不自觉。

  雒梓铭走到车前就看到苑思酣睡的模样,原本怕她着凉想叫她起来的,但坐到车里,看着她的样子竟然也不想先走,最后似是下了决心。

  踩下一脚油门,朝一片夜色中驶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