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因为已经到了北京,又或许许真的是刚才降落的疼痛刺激,苑思媛莫名有了些烦躁,正想着去哪找雒梓铭的人影,就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因为耳鸣还没恢复,她不大确定地四处看了一下。

  在往来的人群中,雒梓铭就站在远处给她招了招手。因为身高的优势,那个动作就如此清晰直接地落入她的眼中,这样一个停不下脚步,永远领着所有人往前走的人,就如此站在原地,只看着她,对她招手。

  这样的画面,似乎被封存了很久。

  他依然穿着西装,我把行李交给雒梓铭的随行司机小张,让他帮我送回家里去,而我则跟着雒梓铭又进了另一个登机口飞往美国。

  很巧的是飞机那一整排座位也只有我和雒梓铭两个人。我坐在窗口,看了眼表,这个时间到美国已经是十二点多了。她不喜欢坐夜航,太过安静,每个人都闭着眼在休息,让她有种莫名的背井离乡感。

  雒梓铭接过空姐递来的冰水,喝了一口。

  “你为什么不将行李一起带来?”雒梓铭简单的问,顺手递给我一杯橙汁。我接过橙汁并摇了摇头。

  “没有多少重要的东西,带着怪累赘的,有需要再买就好了。”

  “你啊,就是懒!”

  她没再接话,主动结束了如此无聊的对话。

  为了再和他保持距离,她伸手关了阅读灯,闭上眼休息。刚才你来我往的逗贫都不过是条件反射,只要一静下来,就不停是美国出事的事情。到飞机要落地时,她的耳朵开始疼起来,坐了这么久的飞机,只要是状态不好就会这样。她摸出口香糖,放在嘴里,看到他也闭上眼在睡觉。

  闭上眼的雒梓铭像是一下子变得平淡起来,很柔和的五官线条,丝毫不像是北方人的长相。很薄的唇,微抿着,就像是在和谁较劲一样,有点儿好玩。她看到他嘴角有些上扬,才发现他已经睁开眼,看着自己。

  这样被捉到还真是尴尬,她只能递给他口香糖:“要吃吗?”

  他接过来,倒了一粒:“你耳朵疼?”

  “还好了,估计是这几天没有休息好。”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快就到了美国。

  雒梓铭很熟悉苑思的习惯,这几年因为出差太频繁,不管多晚,都会下了飞机再吃饭。所以基本没有任何征询,就把她直接带到饭店,随便吃了些东西。

  到达酒店以后,很高挑的一个酒店服务小姐,端着两块热的毛巾,弯腰递到他面前。他随手拿了一个,扔给苑思。

  不是很烫,恰到好处的温度,她接到手里就有种舒适的倦意升腾开来,拿着擦了擦手,又觉得不过瘾,索性盖在脸上,仰面躺倒在了沙发上。

  深夜三点多,除了他们两个没有其它人,很安静。她迷迷糊糊躺着,只觉得这么睡死过去也好。是被毛巾闷得有些难过时,却觉温热忽去,脸上凉飕飕地。她困顿地睁开眼,发现他正俯身看着自己。

  近在咫尺的一双眼睛,只要望进去,就再也挪不开视线。

  她仰头看他,竟有一瞬想去抱住他的冲动,可是到最后,连手指都没动上分毫,只懒懒地笑了笑:“差点儿睡着。”

  他问她:“怎么了?真这么累?”

  她不答反问:“究竟出了什么事?”

  “美国公司高层决策失误,亏空了15个亿。”他把毛巾扔到桌上。“总不能让他们都走人吧,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处理危机。”

  “是啊,我相信你!”不用这么着急告诉我你的决心,想清楚再说。

  |{最●新H章}节上HH酷匠Fs网8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下去才能结束这尴尬,雒梓铭不以为意的样子让人莫名的心疼,但我了解他。

  即使是最亲近的人,也找不到突破口安慰。

  第二天我就在酒店见到了所谓的危机处理专家。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始终夹杂着一丝不羁。

  雒梓铭给我引荐:“这是摩严。”又转向我给他说:“这是苑思。”

  “你好,见到你很高兴!”摩严伸出手说。

  “你好,我也是。”我礼貌的回答。

  “其实我们见过面。八年前,在斯坦福的图书馆。”摩严轻声提着,我顿时脸红到耳根,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

  “好了摩严,别闹了,我们还是先进去谈正事吧。”雒梓铭见我这副模样不好再让摩严继续说下去,只好打断,临走前说让我自己先玩,然后就和摩严去了外面咖啡厅。

  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紧紧的用被子包着头,不由自主的想起刚才摩严说起的事。

  那是我高考以后的那个假期,得到了老妈的允许飞去了美国看雒梓铭。大学时代的他每天都窝在图书馆里,看着与他年龄不相符的书,现在想想,或许当时的他已经就在为他自己的未来计划了吧。

  我在图书馆八排柜十二架那边找到了他,叫他几声都没有搭理我。叫他认真的模样我只好等会再打扰,在书架中来回穿梭,看着书架上的书目。

  一本书名吸引了我所有的目光,《论男女交往的十大特征》,我心虚的看了看周围,确定周围没人才拿出那本书翻开来看,也不知道读了多久,觉得自己站的有些腿脚发麻,习惯性的向左右看看,只一转头,就看到雒梓铭就静静的站在我身后的地方,我猛地一惊下意识的往后退,却直直的撞向雒梓铭。雒梓铭看到苑思有可能撞到书柜,便一个闪身替苑思做了肉垫,没想到苑思的反应这么大,两人就硬生生的撞在了书架,苑思落入了雒梓铭的怀里。

  雒梓铭只觉得怀里的身子软软的,他抱在怀里,满满得都是充实感,他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唇下用力,吻得越发重,却始终没有再更进一步。苑思只觉得脸热得不行,被他抱在怀里,浑身都颤着。幻想了很久的场景,如今真的实现,却跟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浑身都有些发软,被他控在怀里,丝毫动弹不得。雒梓铭尝到了味道,也不再心急,微微松开她。

  雒梓铭看到地上掉落的那本书,下意识的看了书名,并翻到刚才苑思看的津津有味的那一页,苑思反应过来伸手去夺,却对上了雒梓铭意味深长的一眼,又彻底的脸红了。

  雒梓铭放下书走过来抵着她的额头。苑思的双眸里亮晶晶的一片,就这么专注得看着他,还带着一点女孩子的害羞,他一时没忍住,又亲了她一口。他实在不愿意松开她,就这么抱了一会,好一会平息了下来,这才又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正经样子,看着她的眼睛里还带着浓浓的笑意。

  “咳咳,我说两位秀恩爱的话,出校门右转有间咖啡厅,这里约会好像不太合适。”听到声音,我和雒梓铭齐齐向声源看去,那就是当时摩严。

  “摩严你要是还想让我帮你写论文的话你最好现在给我闭嘴。”雒梓铭轻描淡写的说,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笑容。

  “铭我错了,论文不能不写,地中海那老头一定会劈死我的,嫂子你快帮我说句话吧!”摩严认识到雒梓铭话里的严重性,向他拜托着。见不管用便向苑思求饶。

  “嫂…嫂…子?”我有些不能回过神,惊讶的说着。

  “够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看我心情。这里是图书馆,不适合说话,有事我们改天再聊!”雒梓铭替我打着圆场对摩严说,然后带着我出了图书馆。

  苑思的一腔女儿心顿时烟消云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