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因为公事打算在意大利待三天就回去。却在翡冷翠待了一个星期,算是苑思最近三年来休的最长的假期了。或许是天生劳碌命吧,闲的太久就感觉浑身不自在,一个人带着行李坐上机场的巴士。

  夜色中的停机坪,廊桥,还有很远高空那一闪闪的飞机信号灯,都是那么安静。在意大利硬被托高的情绪一点点沉淀下来,她开始要在脑中不停运转着各个客户的年度计划,项目,广告制作排期,媒体投放排期以及接手新公司。

  她想了很久才找了候机室里一个安静的角落拨通了雒梓铭的电话。

  “柚子?”一直不变的开场白。

  “开心吧,我要回来了!”我装作语气轻松的说。其实听到他声音的时候心情就已经好了大半。

  他轻轻的笑了声, “在意大利玩的开心吗?”

  )更Bb新最e快上√酷…\匠C网

  “好玩,艺术气息浓厚,各种文化交织着,美食美酒加美景,都快不想回来了!”他嗯了一声,似乎在抽烟,直到被呛咳嗽了几声。

  “你一直很贪玩,幸好你知道回来。”他的话很轻,却在她心里重重的烙下一个印记。

  苑思看着箱子上的托运标签,密密麻麻几乎要贴满了,这几年一直是这样,借着工作的名义,想要到处走走,试着会不会走到一个地方豁然开朗,不再纠结于他了。

  “好吧,你赢了,你总有办法把我的有理变成无理还装的一脸无辜。”我开玩笑的说着。

  他嗯一声说:“我过会就到机场了,要不要等你?”

  我抬眼看了下时间,“你在机场做什么,我这会还没有起飞,可能会很久。”

  他沉默了很久才说:“美国公司出了点事,需要去处理下。”

  很平静的话,可每个字都烫着她的心,很长的静默后,雒梓铭才叫了声柚子。她没有说话。她了解雒梓铭,美国公司若是小问题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去就有人摆平了一切,现在他亲自出马恐怕事情并没有他说的那么轻松。

  “嗯,你等我几个小时,我陪你去美国。”说完她果断挂了电话。像是有什么堵在胸口,每一下呼吸都是生疼地扯着心,不管是轻是重,最后只能屏住了气,狠命攥着手机。

  登机的提示,蔓延在候机厅的每个角落,前往北京的航班将要起飞,远处登机口已经排起了队,她仍旧坐在角落里,努力压抑着鼻酸。然后就看到一双运动鞋停在面前,是熟悉的声音。

  “你打算就这么对我不告而别吗?”他低着声音,压着些许怒气,似是一路飞奔而来。

  她抬头看了他很久,才说:“美国公司有急事,我必须要回去处理。很抱歉没有来得及告诉你。”

  南景飞沉默了很久,他何尝不知道这只是借口,如果有心哪怕一个电话,哪怕一条短信,甚至一个字条都可以告诉他她去了哪里,如果不是他打到酒店服务台说她已经退房了,是不是她就要瞒着他消失了?

  “不必了跟我解释了。”南景飞语气有些不悦。她回过头诧异看着他,却忽然觉得脖子后被他的手掌拖住,眼前的灯光轻易就被遮去了大半。一切都太快,她根本没有任何思考的余地,就这么一声不响的被他堵住了嘴。周围忙乱的感觉,夹杂着很强的噪音,填补着空气中每一个角落。

  登机口开始叫着她的名字,他也没有松开她的意思,反倒是搂紧了,几乎要揉到怀里的力道。太过陌生的感觉,太过陌生的体温,太过陌生的行为,像是又一次的中暑反应。氧气不够,心跳越来越快,直到她狠下心去咬了他的嘴唇,她才彻底的拽回了理智。

  苑思媛猛的推开他:“好了,够了,”我喘着气,手紧紧抓着行李箱,很不想看见他的说:“我对你没有这个意思。”

  他只是手放在兜里,没有说话,抱歉的笑了笑。从兜里拿出一条项链,我看清吊坠是一颗柚子的形状。

  “我对你是真的有感觉。不管你是拒绝我还是怎样,希望你不要拒绝它。”南景飞很诚恳的说,眼眶微微有一些发红。他在翡冷翠是有工作的,连续熬了一个白天一个晚上没有合眼,想要听听她的声音却无人接听电话,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怕这个女人会一声不吭的丢下他一个人走掉。也是希望能用这条项链套住她。

  “太贵重了,我不能收的,你还是拿回去吧!”我不动声色的拒绝着。

  “你不要多想,只是一个人在翡冷翠乱逛的时候买了个纪念品而已,送给我在翡冷翠的艳遇。”南景飞一边说一边绕到她后面给她戴上了项链,她有些窘迫,也不好再拒绝。

  登机口已经开始叫着她的名字,她拉着行李箱倒退,用口型说着:“再见。”

  只是这句再见真的只是再次见面还是再也不见?南景飞的心里莫名复杂……

  目送苑思离开之后,南景飞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打算挂断的时候却好奇心大发的接了起来。

  没等他说,对面的人先发话:“请问是南景飞先生吗?你好,我是LYNN公司旗下MY经济公司的,了解到您与您的经纪公司合约快要到期,不知道您有没有继续签约的意向?我们公司对您很有诚意,不知道您是否有时间可以跟我们面谈一下?”

  “LYNN”南景飞突然是想到了什么,就接着发问:“你们my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是不是苑思媛苑小姐?”

  “是的,苑总下个月上任,请问您还有什么问题吗?”公司的客服没有想到有人一上来就问公司老总的,但还是很友好的说着。

  “签约可以,我有个条件,我希望你们有些条款问题能和你们苑总当面谈,你们可以吗?”南景飞望向苑思离去很久的方向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这个…,我们会尽快联系苑总看是否有行程,一个星期后给您答复,希望您耐心等待。”说完便挂了电话,客服也没有想到南景飞这么好说话,以前说他难搞的那些娱乐新闻难道都是假的?果然八卦不可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