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早早忙完了时装周事宜,在佛罗伦萨酒店登记后,苑思就拿上相机蹿出酒店直奔Enoteca Pitti Gola e Cantina,直接翻译出来就是爱诺特卡小酒馆。说实话,她可没有什么小资文人基调,但是既然来了佛罗伦萨不来这里简直就是浪费了这大好时光。

  这家餐吧的员工都有着丰富的葡萄酒专业知识,每天都会有特别推荐的酒款。其中很多都是在意大利都很难找到的葡萄酒,简直就是葡萄酒发烧友的天堂!如果在里面就餐,老板还会非常热情地跟你聊天,你肯定会收获更多有用的旅游信息!

  所谓的发烧友的天堂,也不过就是个小酒馆,若不是雒梓铭在这里订了几瓶酒又正好被我赶在了枪口上,她是死活都不会来跑这个腿的。可就是这么个小酒馆,却里面宾客满座。再望向门口靠窗的吧台却是很鲜明的对比,寥寥几人,偏偏就还有一个想不到的人。

  “真巧,”苑思媛跑过去,拍了下他的肩膀,“那么多人占座,改天再来吧。”

  “那些都是发烧友,会在这待上一天一夜都不止,”南景飞伸手给侍员比了个2的手势,对他说:“两位。”侍员立刻带路给我们指引了一个最里面靠窗视角都不错的双人座位。刚落座,趁侍员取酒单的时候对她说:“感谢你来的这么及时,不然我可能也要回酒店了。”

  我疑惑不解,忙问:“为什么这么说?”这时恰好刚刚替苑思拿酒的侍员见我落座以为她要在这里现品,就给她开了酒倒入两个高脚杯中,与其它几支酒共同放在托盘里给她端了过来。等侍员给她布酒的时候她才发现酒被开了,就在她郁闷回去指不定该怎么面对雒梓铭的时候,侍员连连抱歉。我们只能默默接受了,忙要拿钱包,他却伸手已经将签过名的支票放在了侍员的皮夹里,苑思只得拿出自己的支票本打算给他签名,他却伸手拦住,笑道:“算了,不贵。”

  苑思也没坚持,笑着说了句谢谢,两人一同品尝着杯里的葡萄酒。

  酒香,四周酒客身上的汗味,闻得她有点头胀。起身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感觉脚步有点发虚,又因为通道的拥挤,只觉得胸口憋得有些厉害,他忽然上前扶住苑思,压低了声音说:“一个人旅行就这点不好,我们还是出去吧。”

  苑思点了点头,看他帮她提起其余的几支酒,一起走出了酒馆。“看你还真有经验,不是第一次来?”

  “去年来过一次,是因为拍画报,今年没有行程就想自己出来看看。”拍画报?苑思脑中突然脑补出的全是金发碧眼的意大利美女,全都与艳遇有关的同义词,不禁挑眉,很暧昧地看了他一眼。

  南景飞啼笑皆非,立刻转移了话题:“你知道这里为什么叫佛罗伦萨吗?”

  苑思抬头看了看周围,想了想才压低了声音:“难道不是Florence翻译而来的吗?”

  南景飞低头看我:“被你这么一说,我都不知道该给你怎么说了。”南景飞调侃的笑笑,后又说:“佛罗伦萨还有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那就是翡冷翠。翡冷翠是按照意大利语Firenze翻译过来的,佛罗伦萨则是根据英语Florence翻译而来。我觉得翡冷翠这个名字更显诗意,而徐志摩笔下的《翡冷翠的一夜》让我对这个城市更加地想来看看。”

  苑思笑了笑,觉得有些脚酸,估计是只顾着和南景飞说话,完全忽略了走路太多这个事实。

  我们顺着路走到了大卫像旁,从一边可以看到大卫像前满是游客,大多数都是拿着相机拍照留念。苑思手撑在一旁的墙边,微微看的有些出神。

  南景飞举着相机,几乎拍遍了每一个角落,才将镜头转向她:“这里光线很好,要不要拍一张?”苑思回过头,也没扭捏,随口说:“随便拍吧,谢谢。”

  他依言按了快门,拿来给苑思看效果,她凑近了去看时,却闻到他身上不易察觉的香味,笑着抬头说:“男人用香水很少见啊!”

  南景飞愣了一下,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可我不是一般人。”

  苑思恍然一笑:“听你说话真幽默,不过还好,你是大明星嘛,自然得多照顾自己的形象”

  “你去过杭州吗?”

  她点点头:“我在那读过大学,浙大。”

  他倒有些意外:“如果能考上浙大,在北京也有好学校了。像你这么大的小孩,考不到好学校都出国了,难得肯去杭州的。”

  苑思半真半假的叹着气:“为了追一个人,学了不喜欢的管理专业,然后跟着他创业。”

  他一时沉默,不知道该怎么顺下去。最后,倒是她先转了话题:“我们公司可是有人特意介绍你,说是颇有身家,不自我介绍一下?”

  他举起相机继续拍照:“演员、歌手、模特三栖艺人,月光族,父母是企业管理者,家室没有。”

  苑思看见他腕间的表,竟和雒梓铭的一样。“你以前在哪儿读?国小、国初还是国中?”

  南景飞放了相机,认真的打量她:“别告诉我,你我曾擦肩而过,我会很遗憾没早认识你。”

  苑思干笑看几声:“我也很遗憾,可惜我以前的小学同学只有14个人,读了六年都熟透了,应该没有你吧?”

  其实只是因为这只表,让她对南景飞有了莫名的亲切感。

  南景飞半笑不笑的,继续拿起相机拍照,却是对着她一直在按快门。苑思被他弄的有些不自在,扭过头去看街道的另一边。“佛罗伦萨最具特色的本土美食和美酒,环境浪漫优雅,服务贴心周到,是来到佛罗伦萨一定不能错过的晚餐地点。想不想去啊?”

  “你饿了?好吧。带你去,有什么好处?”他收起相机,带我向前走去,“你知道在这里一个导游多贵吗?”她被他这话打击的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V最新l章、-节69上g#酷U`匠网

  顺着路走坐上了有轨电车,铃铃铃的声音像是回到了老上海的感觉,不过这是另一个国家。

  南景飞一路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直到到了焦斯特拉餐厅点了餐,倒让她起了些吃晚餐的欲望。不管南景飞是不是还在盯着她看,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她是个美女这是毋庸置疑的。刚才的对话,也能听出她的家庭足以让她衣食无忧。这样家庭出来的女孩通常都被宠养着,很容易满足。可从第一眼开始,他觉得她很没有安全感,反而很阴郁。大部分的时间眼神都飘忽不定,像是在犹豫什么,只要独自一个人就开始发呆,心底似乎有很沉重的东西。

  吃的有些着急,我拿出纸巾递给南景飞一张才去自行擦汗。

  南景飞跟老板用意大利语交流着,一副老相识的样子,我听不懂半句,直到他付完账才悄声问:“大明星,你是意大利语专业的?”除了专门的语种专业,这个时代有人专门去学意大利语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了。

  南景飞替她倒了杯红酒:“公司要求艺人各国语言都得会点以随机应变粉丝的各种需求,说的其实不好,也就勉强能交流。”

  两个人就这样聊着,从五毛钱的摇一摇说到家里的按摩浴缸,竟然意外的把小时候的故事说了个遍,南景飞始终笑着听她说,时不时的搭几句,句句见解独到。直到说到了很晚才离开饭店,夜色浓黑的刚好,她感叹了很久才说了一句:“这位帅哥,请帮我拍一张翡冷翠的夜空。”

  南景飞无奈仰头,站在人群中替她拍星空。其实他想说过几天自己要拍片的地方才是星空中最美的,可就是没法拒绝难得拜托自己的她。四周人来人往,偏偏他还很认真,一定挑个好角度才肯按下快门。她看着他被人挤着,倒有眼色的感觉出了自己的过分。

  终于拍好了,他才过来,微笑着给她看:“想拿走,可是要收费的。”

  干净的星空如此纯净。她看的很开心,很认真的点头:“好,回国请你吃饭。”

  就这样,几乎像老友一样,两个人同游一日,这才回了酒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