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来到房外,老酋长自顾自暇去竹林那里走去。牧原则停在门口,不肯离去。

  更新/N最快,上#酷匠#网*

  房间里进行的如火如荼,红色的光圈层层围绕她周围。天地万物之间灵力夹杂着药香统统向她头顶涌泉穴涌入。

  顿时,房间里面热气腾腾,时而冰冷,时而温暖,时而炎热。

  涂涂本身资质就高,更何况现在已经清醒,灵力自动吸收体内,转个几周天后,循循渐进修复筋脉,最后把剩余灵力用来滋润她的元神之丹。。。

  这时,她的原形就这样裸露出来。红色九尾,灿烂夺目,比以前更加的发光,发亮,更加的红火耀眼。。她蜷缩成球形,红色九尾包裹住她的整个狐身,在半空中旋转。。。

  果然如老酋长所料,一个时辰后从房间里传出“啊”一声痛苦的尖叫,声音刺破等候在外心急如焚的他们的耳膜。

  徘徊不定的牧原停住了脚步,听到惨叫后,妖冶的脸上因着急竟渗出了汗珠,囧囧有神的一双眼睛死盯着房间之人,不由得揪心起来,他好希望自己来承受这一切痛苦。

  老酋长恰恰跟他相反,已经从竹林闲逛一圈后刚回来没多会,气定神闲的看着房外灵气外泄,用他并不是很粗糙反而细滑的手摸一下胡须,满意的笑了笑,不禁赞赏:“果然没有看错,糊涂涂不是一般的狐狸啊!”

  老酋长看到一直紧绷着神经的牧原,感觉自己的孙儿有点紧张过了头。

  “原儿,你在做甚?”老酋长憨笑可拘的看着眼前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牧原,疑惑的问道。

  “爷爷,你没听到那叫声吗?肯定很痛苦吧!”牧原说话的语气都带着缕缕心疼。

  “傻小子,爷爷说的话,你都当耳边风吹啊!像涂涂这样的女娃儿,资质高,我还是头一次见。放心吧,这点痛不算什么!她现在可是因祸得福哦!”老酋长声音清悦却又带点狭黔。

  “。。”一脸紧张的牧原看着爷爷那副神态自若的表情,心情放轻松了不少,脸上也渐渐有了笑容。

  一道撕心裂肺的哭叫声冲击着刚走到竹林旁的小妖那柔嫩的耳朵里,心猛地一揪紧,下意识的抓紧了手中拿来的衣服,当她再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注意到崭新的衣袍已有了褶痕。

  她无奈的看着已经褶皱的衣袍,叹口气,抿了抿樱桃似火的嘴唇,抬起她漂亮的额头迈着莲花步朝他们走去。

  哭叫声逐渐减弱,直至无声,消失在环绕着紧张氛围的空气中。

  “小妖来了。快进去吧!”老酋长摸着他的胡须,笑着说道。那笑容可掬的样子,让小妖复杂的心情都明朗了起来!

  面对站在她身体右侧的牧原,她不敢光明正大的看他,仅仅只是用余光偷瞄了一眼,看他妖孽的侧脸,又情不自禁的心神产生涟漪。

  她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心。她在心里默默想到。

  低下头,闭上她那邪魅的眼睛。几秒后,当她再次睁开,已然换成笑脸,朝老酋长微微一笑,轻轻点点头,随后就抱紧衣袍,一步一步向房间走去。

  牧原盯着那抹倩丽的身影,一束大红色绸带扎在脑后的黑发,简单的装饰也能衬托出她的清水芙蓉,她拥有着所有狐狸都羡慕的完美身材,追求她的狐狸大有人在,为何偏偏选择他?

  牧原清澈的眼睛里出现了迷惘和叹息!

  小妖打开门进去后,从透明得门帘后面隐约看到床上坐着一个美人。

  “妖姐姐吗”声音如娟娟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

  “恩,”小妖不知是在赌气还是在生气,只是淡淡的回答她。

  “太好啦!妖姐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的衣服都破了,现在。。”

  说完这句话,被子包裹着整个身体的涂涂脸色绯红的像个桃子似的,剩下的话,愣是一个字没说。

  涂涂掀开被子瞅了一眼,里面一览无遗,漂亮的小脸立马耷拉了下来,撇着嘴,一脸的委屈状。

  “老酋长让我拿来一套衣袍,你赶紧换上吧!”小妖语气平淡无色,掀开门帘,走到她的床前,递给她。

  “谢谢妖姐姐!你真的太好啦”!本来沮丧的脸瞬间像开了花似的,阳光绽放起来。

  接过来衣服,满脸通红的涂涂连忙把被子掀开,开始找上衣穿起来。

  看着单纯,善良的涂涂,小妖背过身去,突然胸口处出奇的难受,不禁在心里咒骂自己:“秋小妖,你到底在做什么?涂涂那么可爱,那么善良,你忍心去伤害这样无辜的女孩吗?”

  小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便幽幽说道“我先出去。”

  没等涂涂回过神来,妖姐姐已经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涂涂一脸呆萌,歪着头皱着那精致的眉毛,疑惑的说着:“咦,妖姐姐好奇怪哦!好像不开心”

  涂涂用柔软的小手挠挠头,之后又摇了摇头,表示不懂,然后继续完成手中的动作。

  “这衣服好难穿啊!袖子怎么那么肥!”一脸懵的涂涂拿着亵衣裤腿来回翻转,憋屈的在那自言自语。

  涂涂此时脑袋已经蒙圈了,之所以认为难穿,是因为衣服穿反了。

  “妖姐姐不会给我拿来的是男装吧!”错把带着尾摆的翠一裙当成上衣的涂涂,抬头问天。

  “看着也不像,在换种方式穿试试”不服输的涂涂把袖子又重新反转过来,找到领口,开始往身上套。

  。。。。。。

  有点迷糊的涂涂在房间里不停的试换衣服,可着急了外面等她的三个人。

  牧原和老酋长他们三个人在门外都傻傻呢等了接近三个时辰了。

  天都以蒙蒙亮,鸡鸡“咯咯咯咯”的打鸣声传到他们的耳畔。小鸟们欢快的唱着歌,蝴蝶们也都在扑闪着美丽的翅膀翩翩起舞,干净无污染的空气清新盎然,一切都呈现出祥和的景象。。。

  而此时的女主角所在房间的门居然还没打开。

  “爷爷,怎么回事?不是一个时辰就可以修复吗?”牧原第一个急了,眼睛怒瞪圆睁的看着他最爱的爷爷。

  “这个,呃,呃呃呃”老酋长一时回答不上来,因为他也甚是奇怪,没道理啊!难道是高估糊涂涂这个女娃了?都四个时辰了,怎么还没有出来?

  “酋长大人,别急,我去看看。”小妖连忙出来打圆场。

  当他听到酋长大人四个字的时候,俩道剑眉竖了起来,心里竟然震撼了一下,可惜那表情也是一瞬而过,没有人注意到。

  他朝小妖点点头,示意她可以去了解一下情况。

  当小妖刚走到门口,只听吱嘎一声,门从里面被涂涂打开了。

  小妖和牧原、老酋长他们三个看到出来之人,都把目光锁定她一个人,由衷的感叹太美啦!

  牧原痴迷的望着眼前尤物,这是他的涂涂吗?她的美貌难道要逆天吗?眷恋的目光从未离开过她一次,心神荡漾,心跳加快,砰砰砰的躁动起来。

  小妖也是一脸惊叹,为什么她的美那么倾国倾城,那么清新脱俗?甚至都已经超越了她?

  欣赏的脸上却带着一丝气愤,看她的眼神都蹙着剧毒。

  只见涂涂身穿月白色与淡粉红交杂的委地锦缎长裙,裙摆与袖口银丝滚边,袖口繁细有着淡黄色花纹,浅粉色纱衣披风披在媚肩上,裙面上绣着大朵大朵的太阳花,煞是好看。

  腰间扎着一根粉白色的腰带,突出匀称的身段,奇异的花纹在带上密密麻麻的分布着;小巧玲珑的双足踏着一双绣着百合的娟鞋,周边缝有柔软的狐皮绒毛,两边个挂着玉物装饰,小巧精致。

  玉般的皓腕戴着两个银制手镯,抬手间银镯碰撞发出悦耳之声;左手小指上戴了一枚并不昂贵的尾戒,虽不是碧玉水晶所制但也耀眼夺目。

  微抬俏颜,淡紫色的眼眸摄人魂魄。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弯弯的柳眉,一双明眸勾魂慑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嫩滑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绝美,妩媚含情,宜喜宜嗔。

  不知从何处飘来桃花花瓣,漫天飞舞,涂涂轻柔的用手接住了一片花瓣,洁白侞藕的手把粉色花瓣放到鼻端,深深吸气,脸上浮现出陶醉的表情,更有一股惊心动魄的美丽。而那花瓣在她秀美脸庞前,竟也似更加灿烂。

  涂涂那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对着看呆的他们兴奋的一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一颦一笑之间,高贵的神色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她对着手中的花瓣吹了一口香气,然后朝天上一抛,那朵粉色花瓣一片一片分散开来,在空中轻轻的飞飘,变成朵朵桃花,飞洒而落。

  好漂亮的桃花雨,却依然媲美不了涂涂不可一世的样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