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原看着爷爷痴呆的样子,破涕而笑。“爷爷,回魂啦!真是的,我又不是岑溪奶奶!”

  “臭小子,说啥呢!讨打!”老酋长握成拳头故状打他,来个虚招,趁他不备朝他硬朗的胸口打去。

  “哇!爷爷,你还真打!”牧原故作委屈,装模作样的用手揉一揉坚实有力的胸口。

  本来老酋长就没有下重手,只是开个玩笑,看他可笑模样,老酋长傲娇的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在理他。

  “好了,爷爷,我开个玩笑。那现在您要怎么做,需要我帮忙吗?”牧原结束了刚才的对话,立马严肃起来,俊毅的脸上透漏着担忧。俩道眉毛都纠结在一起。

  “好,好,真是的!拗不过你。我现在就把这些融合成丹药。可怜了我这把老骨头。。。。。”

  老酋长说完,扬长而去。他要丹房去练丹,那个地方他好久没进去了,如今再去,心里居然一股酸涩涌了上来。本来动作很快的老酋长

  耳朵飘来丹药这个字眼,牧原瞬间瞳孔放大,一脸诧异的望着离去的背影,他竟是将这件事给抛到脑后。

  当他再去叫住老酋长,可惜,人已经走远,根本就听不到他的叫声。

  “炼制丹药,我也可以啊!何必难为自己呢!爷爷真是老顽固!不过,爷爷好久没去过丹房了吧!那个地方可是他心里的禁忌啊!好吧,我也想岑溪奶奶了!”牧原自言自语道。

  唉,他看事情没了无法挽回的余地,只好坐在木椅上守着熟睡的涂涂。

  看着渐渐消瘦的涂涂,牧原心疼的用他的手指腹轻柔的抚摸着她那白里透着光的脸,不禁感叹道:“你都偷懒几天了!我的衣服都聚集一大堆了,还等着你洗呢!还有我的房间,没有你的身影,就像你送给我的太阳花一样,失去了太阳,它会凋谢,会枯萎,会落以尘埃。没有你,我不知道以后的我会是什么样子,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酋长大人吗?糊涂虫,你说你对我的印象怎么样啊!是好还是坏啊!我猜想应该在你心里我是超级大坏蛋吧!好几次,我都听见你背后说我是大坏蛋呢!不过,我不计较。你只要记住我就是大坏蛋就好了。只要你好了,我不会在苛刻要求你了!真的!快点醒来!”

  h酷#匠网首)发m@

  牧原也不知道怎么了,像个小孩子性格,说着说着居然流出了眼泪,他吸了吸鼻子,温柔的把涂涂的玉手放到床上,起身,背过床后擦了擦眼角的泪。

  没想到,这一幕深情告白让门外之人听得一清二楚。

  “你哭了?”从门外传来了一个有点沙哑的声音。

  牧原定睛一看原来是小妖。

  其实,小妖已经在门外停留很久,只不过是安静的倚靠在房门沿边,听他在说话便没有进来。

  “呵呵”牧原只好一笑而过,如果说他此刻脆弱的样子最不想让某个人看到,无非就是眼前之人。“你怎么来了?”

  “”听说老酋长回来了,所以就来看看。”小妖看他一副不情愿的表情,心里有点不爽,但还是露出甜甜的笑容回复他。

  “爷爷他去丹房了,估计还的一小会才能回来。你来找爷爷何事?”

  “没事,我来就是想问问老酋长有没有集齐所需的材料。如果没有,我会。。”

  小妖的话还没说完,牧原就打住她:“已经集齐。放心。如果没事,明天再来看涂涂吧!”

  也许是觉得在一起相处比较尴尬,还是想间接的告诉她保持一定距离,目无表情的牧原说完那句话就下了逐客令。

  “....”

  小妖竟然被他的逐客令弄得无言以对,脸唰得一下白了,一脸震惊看着他,不知是走,还是不走,停滞不前。

  正当小妖还在犹豫的时候,“小妖,你来看涂涂了”老酋长的声音适时的从她洁白无瑕的后背响起。

  小妖此刻的心情无比复杂,不知该怎么说,总不能说您孙子正赶我走吧!想想,还是选择闭口不言。

  牧原看她不说话,酱紫的脸色看起来有点厌烦。

  老酋长也不知是不是在装糊涂,明显屋里的气氛很古怪,他却故意装作视而不见,笑着把站在门口的小妖推了进来。

  “正好要找你呢!”老酋长怜惜的看着她。

  老酋长对于小妖,不喜欢也不讨厌,他也看出了这个小丫头是喜欢原儿的,只是觉得情这个东西,不是一句俩句就能解释清楚的,然而他这个旁观者却是清的不能再清。

  小妖眼露疑惑的问了一句:“老酋长找我有事?”

  老酋长哈哈笑了两声,对一脸无辜的小妖说道:“一个时辰后,需要麻烦你给涂涂取件衣服过来。”

  “这是?”小妖和牧原俩个人都懵了,老酋长说的啥话啊!取衣服干嘛?

  牧原看了小妖一眼,小妖立即明白过来:“好,好,我现在就去准备!”

  说完,高兴的脸上都笑出了花,激动之余眼角都流出了泪来。

  走到门外,小妖用白皙的手轻轻擦拭眼角中的泪,不知道是为了涂涂能够得救而哭,还是为了牧原从此不用伤心而哭。

  泪,果然如此,模糊不清!一阵微风吹拂过她的带泪的脸庞,似乎像是在安慰她那痛心疾首的爱!

  小妖会心一笑,怅然若失的离开。

  “爷爷,丹药练成了吗?”牧原异常的激动,成不成,全靠这颗丹药了!

  “恩,你看。”老酋长一脸神秘的从背后伸出一只手,伸到他的面前。

  好奇心重的牧原就想拿来瞧瞧,老酋长竟跟他赖皮起来,把手又伸了回去。

  “爷爷,你怎么那么幼稚啊!”牧原都要无语到极限了,以前怎么没发现爷爷那么可爱啊!那么的弱智呢!

  “玩个游戏怎么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给你。”老酋长眼睛透着精光,不知又想到了什么鬼点子。

  “好,玩就玩。我可不怕你!”

  说完,牧原突然觉得自己在爷爷面前怎么也像个孩子啊!而且特别傻的那种!顿时不在嬉笑,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好!小妖,你打算怎么处理?”老酋长一语道破,直接问出重点。

  牧原一听,头就大了。完了,爷爷肯定又看出什么问题出来了!唉,都怪小妖,这下惨了,这个答案叫我如何回答是好!

  老酋长见牧原眉头紧皱,有点不悦的用力拍打一下他的肩膀,“疼!爷爷,你又打我干嘛?”牧原捂着被打的肩膀,大声嚷道。

  爷爷是真的下重手,肯定是刚才的表现没有让他满意。“爷爷,你说怎么办?孙儿真的不知道!”委屈的冲他爷爷大叫着。

  “遇到事情,一点不考虑后果。如果刚才不是我故意把她留下,你说以后你们还怎么相见。”

  “那就不见嘛!”

  “你。你,脑子里装的什么啊!我就是这样教你怎么处理手下的??”

  老酋长气的胡子都要炸起来啦,要不是手上没有棍棒之类的东西,早就一棍招呼过去了。哪还像现在这样平起而坐的跟他说话。

  “爷爷,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聊其他的,还不拿出丹药救涂涂啊!”牧原快要忍受不了爷爷这个臭脾气,现在基本上就是他蹬鼻子上脸,给他点阳光就灿烂发芽呢。

  “爷爷,你放过我吧!”

  “哼“哼””老酋长左哼哼一下,又哼哼一下,就是不搭理他,明显有点生气。

  “。。。爷爷,我没打算,也没这个想法。不必把太多人,请进生命里。孤单,并非身边没有朋友,只是心里无人做伴。遍地是热闹而孤寂的灵魂,来来往往的行人,不过是命中的游客,越热闹越冷清。生命需要的仅是一个人一生的陪伴。我不想做她生命的插曲,也不想做她生命最完美的结局。”

  他的声音听起来如此消沉浑朴,富有磁性。

  “如果你不爱她,就告诉她。不要那么多的理由,也不要那么好听的借口。不要骗她,更不要在你明明准备要离开的时候还在假装给她希望。知道吗?”

  老酋长心情沉重的开口教导他,因为他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孙儿会跟他一样孤独终老,这不是他想看到的,同时也不是他最爱的岑溪想看到的。因为让他幸福就是对岑溪最大的怀念。

  牧原听后,若有所思,然后重重点头。也是时候该跟她说清楚了。

  只是没想到的是,当他跟她说清楚以后,所有的故事却被她带动了高潮!

  “爷爷,这下可以看丹药了吧!”

  老酋长也不在逗弄他,把丹药拿了出来。如同龙眼般大小的丹药浮现在空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吸收着天地间的能量。

  “这是??”牧原惊讶又好奇,从他开始修炼的时候都没有真正见过传说中的丹药,目不转睛的看着它。

  “这是凝神丹,可以滋补和修复元神以及奇经八脉。给她吃下去吧,一个小时后,以她的资质,足以。”

  牧原释放出灵力,伸向悬浮在空中的凝神丹,凝神丹抵不过他的灵力,就只好认命被他吸到手中。

  他拿着丹药,走到床头前,一只手放在她那洁白侞雪的脖颈上,轻微的抬起头一点,另一只手把丹药一点一点塞到她苍白如纸的口中,亲眼看到她咽了下去,这才放心的把她放下,皱在一起的眉毛散开而来。

  丹药入口即化,似水一般涌入了她的体内,澎湃的力量一瞬间挤满了其体内。

  她似乎被这丹药的药劲激醒,猛地一睁开柳媚如仙的双眼,开始打坐运功,控制着道道能量的吸收,让其周遭四溢。

  老酋长和牧原彼此欣慰的看着眼前一切,脸上都露出了欢欣的笑容。随后,俩个人离开此处,留给她一个人运功疗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