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酋长放下龙泉剑,走到他的床前,拿起白色海螺贝壳轻轻敲了三下,放在耳边听了一下,本来目无表情的老酋长突然笑了起来。

  老酋长高兴的把海螺放到原处,拿起龙泉剑,打开门走了出去。

  还是像上次一样,出了结界,摇身一变小书生向他们上次会见的地方走去。

  他来到好运来酒楼,店小二一看是他,也不过问,轻车熟路的把他带到二楼那个拐角处厢房。

  叩叩俩声敲了一下,店小二小声说道:“少东家,您等的客人来了。”里面的人并没有回答,店小二就自作主张的把门打开,伸出请的手势,示意他可以进去。等老酋长进去了,店小二随手关门便下楼继续忙乎去了。

  眼前之人背对着他坐在木椅上,轻虐的声音传来:“来的挺快!请坐”。

  酷匠bp网@唯h#一正C版¤,/、其他Z都“是盗版Q

  老酋长听声音确定是他,才放心的坐到他对面,把龙泉剑放到桌子上,淡定自如的看着他。

  只见那个人拿出一个土黄色的酒葫芦也放到桌子上,示意让他检查一下。

  “这是黄瑟葫芦?你还真阔气!”老酋长拿起它,仔细端详了一下,不要看它就像一个梨子那么大小,可是它可以随着放进去的物品的多少自由伸缩。

  之所以叫黄瑟葫芦,因为它从葫嘴到葫尾都是黄金色,摸起来就可以看到忽隐忽现的符文,甚是神秘!传说是伏羲大帝喝酒用的,可以装万物之灵。

  他有点恐惧的看着这个人,从来没有想到与他为伍的居然是一匹背景雄厚的“狼王”!不知道帮他拿到龙泉剑好不好!事到如此,现在也不可能再回头。

  他小心翼翼的打开葫嘴,用眼睛看了一眼,里面果然是一百颗妖丹。检查好之后,把它系到自己的腰间,“剑,是你的了”老酋长系好之后,把桌子上的剑拿起,往他怀里一扔,那个人身手敏捷的用手一接,正好接到手中。

  老酋长看到他接过剑,哈哈大笑起来,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整个房间。然后起身,一脸严肃的说道:“不管你之后用龙泉剑做什么,我希望你不要做违背道义之事。至于这个”老酋长晃了晃手中的葫芦,刚才严肃的表情立马烟消云散,开心的说:“谢了!告辞!”

  说完,没等那个人回答就转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坐在木椅上的人,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的握紧了那把龙泉剑!

  老酋长走出门外,心思沉重起来,有了一百颗妖丹,还差七个童子的心头血。

  老酋长不禁犯愁了,这可是要七个孩童的命啊,他l不禁抬起头望望天,小声嘀咕道:“但愿天道这会不要关注我。用七个孩童的血成全一个人的一场梦,应该不为过吧!”

  其实,老酋长也不想杀生,但是为了他的孙儿,已经破例跟凡人做了交易,而且为了妖丹,把狐届祖先留下来的龙泉剑也抵给了别人。更何况已经到了剑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无路可退,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老酋长兴致怏怏的离开了,这种杀人放火的事还是晚上做比较好!

  一场腥风血雨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发生了。

  老酋长随便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了下来。坐在床上闭眼冥思,就这样一直坐到天黑了下来。

  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就听到外面传来打更者的吆喝声:“小心火烛,关好门窗!”咚的一声,打更者敲锣的声音随后也跟着响了起来。

  老酋长耐人寻味的看了看窗外,照人间的说法这会该是半夜三更,猜想镇上的人都应该在睡梦中,正是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

  老酋长锐利的眼睛看着手中的黄瑟葫芦,“岑溪,我这样做对吗?”说话语气却带着满满的思念。

  他把黄瑟葫芦系在腰间,原地旋转一圈人已经消失不见。当他刚消失的时候,突然门开了,“客官,您要的水来了”

  原来是这家旅馆店小二,他端着一盆水,一瞧:“咦,奇怪,大晚上的,不是说要洗脸水吗?人怎么不在?真是的,一个大男人也这么臭美!”发完牢骚,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显然是没睡醒的样子,有点哀怨的看着房间,既然没人,他也只好又端了回去。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老酋长已经来到了大街上。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已经收买在这家旅馆附近鼻子最灵的狗妖来帮他打听童子的住处。现在主要实施计划就可以。

  他的眼睛直接锁定离他不到一百米处的一家姓祝的商贾之家。听狗妖说这家祝老爷有三个老婆,最小的那一个老婆刚生完孩子不到俩个月。

  当然,老酋长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不会找那些穷人家和心地善良的富贵人家。

  当他听狗妖叙述完祝家老爷经常殴打下人,虐待婢女的事迹后气愤不已。这种人,老酋长还是乐意替天行道。虽然他做的也不是什么好事。

  老酋长捏着莲花指,口中不停的念着咒语,人已经消失。在出现,他已经来到那个小少爷的寝室里。

  他看房间里面没有人,就看到最中间停放着一个金黄色锻锦布包着的木制摇篮里,走进前去一看,祝家小少爷打着轻微的鼾,粉嘟嘟的小脸因为刚喝完奶水变得红润,眼睛闭的紧紧地,长长的睫毛微微翘起,烛光的照耀下越发生动。

  他看着他撅嘴的样子可爱极了,轻柔的抚摸一下他那白白净净的小脸蛋,竟然有点不舍。

  当他于心不忍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动静,“小眉,快去看看小少爷醒了没?”一个很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

  现在没时间了,必须加快速度了。他毫不犹豫的拿出来一个白色琉璃瓶,一只手放在祝家小少爷的额头中间,随后他释放出灵力,一道黄光照亮祝家小少爷的整个小脸上,当老酋长的手一点点向上抬起,小少爷的脸色也越来越痛苦,本来还没有长开的小脸疼得都已经褶皱在一起,瞬间大声哭了出来。

  “哇哇哇哇”的哭声差点扰乱老酋长的心神,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心疼这个很可爱的小不点了,因为对他来说现在第一个任务已经快要完成一半了。

  小少爷额头间的心头血已经被召唤出来,正随着他手中释放的灵力喷释出来,形成一个细小的血柱。

  小少爷由于哭的太狠,差点喘不过气来,憋的小脸都红了。好大会,才渐渐有呼吸,只能听到他那弱弱的抽搐的声音。

  老酋长顾不了那么多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白色琉璃瓶,双手张开,琉璃瓶在灵力催动的情况下,悬浮在血柱上面。

  琉璃瓶像有灵性似的,自动打开瓶口,对准那个血柱就开始吸。直到琉璃瓶装满了,已经成为红色瓶身,他才停住一只手,把琉璃瓶一收,琉璃瓶就这样又回到了他的手中。

  另一只手依然放到血柱上面,释放灵力一点点把它往下压,直到他的手已经附在小少爷那有点因疼痛而扭曲的小脸上,并且继续灵力的输送。

  当他看到小少爷脸上的褶皱慢慢散开,才把手缓缓撤下。这时你就可以看到血柱没有了,血眼也消失不见,一点痕迹都没有。小少爷的脸上依然光滑洁白。唯一不同的是此时的白却是苍白的白,看起来奄奄一息的样子,随时都会死去的感觉。

  老酋长已经仁至义尽了,至少没有让他因为失去精血太多而死,不过,这个小少爷只能过病秧子的生活了。如果好好修养,至少还是可以活到20岁的。

  对于这,老酋长已经手下留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