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原看着已经跑远的小妖,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望着天一眼,惆怅的说道:“爱与被爱,为何同样痛苦!”

  此时有点阴沉的天空不会告诉他答案,雾蒙蒙的颜色只会让他徒增伤感罢了!

  他失落的低下头,再次等他抬头的时候却已经没有了刚才伤感的痕迹,撇着嘴笑了笑,想起小妖临走前说的话,收拾好心情,大步向爷爷的房间走去。

  “咚咚咚咚,爷爷,孙儿牧原来了”牧原礼貌性的敲门喊道。

  里面没有声音,他刚想在敲一下的时候,门突然吱嘎一声自己开了。“进来吧!”老酋长浑厚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他抬脚进去,随手把门关上。

  白发鬓鬓的老酋长正在窗户旁看窗外的风景,看的那么入迷,连牧原走到他身边都没感觉到。

  牧原觉得好奇,爷爷看什么那么痴迷,也学着他往窗外看。

  窗外是一片竹林,一阵阵夹着清香的风扬起一片片竹叶。茂密的竹林在风中摇曳着,发出沙沙的碰撞声,竹林中还有一条小溪,那清凉的泉水静静的流淌,那惬意真是神仙般的。

  牧原看着窗外的风景,心情倒是轻快不少,只是还不明白除了竹林还有什么好看的?

  “你了解竹子吗?”老酋长意味深长的突然在他沉思的时候问了一句。

  没等他回答,就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竹子的韧性与生命力都很顽强,百折不挠,永远昂头迎向太阳。”

  “爷爷,您是说我缺乏这种竹子的精神吗?”

  “如果让你放弃你的最爱,你会愿意吗?”老酋长回头看了一下他。

  “爷爷,您也是过来人,如果换成您,您会愿意吗?”狡猾的牧原又把球踢给了老酋长。

  其实他心里是有答案的,只是他却说不出口。

  老酋长冷眼看着他,这个浑小子居然想看他得笑话,真是不知好歹,目无尊长了。

  不过,他也不生气,老酋长只用了“哈哈”俩个笑声遮掩过去。

  “爷爷,今天怎么想起问这些了?”开一次玩笑,老酋长不会生气,如果在来个一次,估计他的屁股就要皮开肉绽了。

  为了不想自己的屁股挨打所以,还是正经点,言归正传吧。

  “你跟我来。”老酋长把他带到一个密室里,这不是水晶球的存放地方吗?

  怎么带他来这里了呢?牧原一脸疑惑的指着它,奇怪的问:“爷爷,你不会还让我注入法力吧!再来个一百年,我就不用修仙了。”

  老酋长看着牧原一脸哭丧的脸,不禁笑了起来。

  “傻小子,今天叫你过来,是有一件事想告诉你。至于怎么决定,就看你怎么想的了。”

  “哦!什么事?居然还要我做决定?”牧原认真的看那水晶球,只见水晶球在老酋长的灵力催动下,渐渐发出了红的光。

  慢慢红光淡退,红色水晶球变成了一个白色水晶球,里面的情景就这样暴露在他眼前。

  画面是断断续续的,牧原却看的一清二楚。

  首先出现的就是一个绝色女子和鹿家二爷结婚现场,画面也就一瞬而过,又换成另一个场景,二爷和涂涂一起愉快玩耍的画面。

  看到这,牧原眼里隐忍着怒火,手紧紧握成拳,心里的火山差点爆发出来,可是看到后面的画面居然让他悲痛欲绝。

  画面又跳跃到一个他从来没见过的地方,那里是一座山崖,就看见涂涂和穿着一身红袍,明显是新郎服的鹿家二爷在他、鹿老爷和一个不认识的美男子三个人面前,双双跳崖。。。

  “涂涂”他呢喃的喊了一句,看到那个情景,他仿佛心如刀割,怎么会那么痛。

  画面消失,水晶球失去了灵力,有变回了原来的模样,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

  “咳,咳”

  一道咳嗽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这才想起来爷爷是用他的灵力催动的,这次肯定消耗不少。

  “爷爷,您没事吧!”

  看着爷爷脸色苍白,牧原有点心疼,关切的问候一声,慌忙扶着他,让他坐到墙角的石椅上。

  老酋长只是摆了摆手,微微摇摇头,笑着打趣道:“爷爷老了,成不了仙,我的千年修为也只能这样了,不会有所长进的。浪费一点没事的。毕竟,千年了,我都快忘记岑溪的样子了!我好想她。”

  老酋长说完就打坐,调息起来。

  看着有点哭腔的爷爷,牧原动容了。他早就听说过岑溪奶奶是为了完成爷爷成仙的欲望而死的。

  他清楚的明白爷爷怎么可能会忘记她呢?他从小就记得爷爷一个人在竹林深处漫步,一个人孤独抚琴。

  这些都是岑溪奶奶最喜欢做的事情。可爷爷做这件事,一做就做了差不多快有五百年了。

  爷爷老说他后悔,不该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牺牲了自己的感情,牺牲了他最爱的人。

  突然,我灵光一闪,难道爷爷是在提醒我不要做任何后悔的事吗?

  “爷爷,你今日叫我来,是为了告诫我对于感情,不要留下任何遗憾,不要做自己后悔的事吗?”牧原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对还在调息的老酋长问道。

  z酷匠!I网首i发

  老酋长调息完毕,吐出最后一口气,睁开眼睛,朝他微微一笑,欣慰的点点头,不愧是他的孙儿,他只是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就让他猜测出里面的奥妙了。

  “我们出去说”,老酋长拉着他的手,还没等牧原缓过神来,俩个人就已经回到了原地。

  “坐下聊吧!”老酋长先做了下来,然后自己拿起茶壶往杯子里倒了一杯水,顺便在牧原坐下的时候,还给牧原倒了一杯水轻轻放到他面前。

  “爷爷,你就别卖关子了好不好,你到底什么意思啊!”牧原拿着水杯的手因为激动抖动起来,杯中的水洒了一点出来。

  “原儿,你看你,成何体统,凡是都要学会淡定,做事千万不能莽撞、冲动。你看,可惜了我的水,你这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这可是天山神水。”老酋长迅速的抢过他的杯子,一脸疼惜的训斥道。

  “爷爷,这都什么时候了,什么叫做不能做后悔的事?还有那些画面是真的吗?涂涂为什么会和他殉情跳崖呢?那个地方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牧原迫切的想知道前因后果,可老酋长却老是在这给他打马虎眼,又气又急,可又不敢把爷爷怎么样,只能干着急一骨碌的拿问题砸他,希望他能给个痛快。

  “水晶球里面的画面就是以后你们几个即将要发生的事情。谁都避免不了!”老酋长犀利的眼神散发出精明,像是在考虑要从何说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