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真的?就不能去改变吗?”牧原还是不敢相信,为什么结局是这样?就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吗?

  老酋长摇了摇头,沉思了几秒,反问他:“你爱涂涂吗?”

  “爷爷,这,你知道了?”牧原一脸惊愕,他以为他自己把这份暗恋隐藏的很好了,可爷爷怎么会发现的呢?他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不知所措的问了一句。

  “你这小子,有什么事能瞒得了我这双火眼金睛。你也别不承认,涂涂受伤,你看你紧张的那样,是个瞎子都能看的出来。更何况爷爷我又不是瞎子!”

  说到这,老酋长就有点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就想不明白在青丘国这个国度里,有的是可以和他郎才女貌的女狐妖,怎么就偏偏看上那个又笨又呆的涂涂呢?年轻人的世界,他真的看不懂?还是现在流行呆萌小萝莉搭配肌肉男吗?

  看着一脸无辜的牧原,也知道错不在与他。毕竟,缘份到了,谁也挡不住。

  “爷爷,我从她第一次修出人形的时候就喜欢上她了。您不知道她是多么的可爱,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就像一个完美无瑕的精灵,也许就那一眼,她就住进我的心里。”

  牧原再说到涂涂的时候,满脸的幸福和宠溺让老酋长听的都肉麻起来,连忙打住:“停,这么说,你是真的喜欢她,那你爱她吗?”

  “喜欢不就是爱吗?”牧原突然迷茫了!难道喜欢就不是爱吗?那喜欢是什么?

  “喜欢不是爱,喜欢是爱的开始,而爱却是到了喜欢的尽头。它们俩个不冲突,而且密切关联,因为喜欢,时间久了,才渐渐产生爱意,当然也有可能仅限与喜欢。而爱加深了喜欢的程度,它会时时刻刻,每分每秒都在提醒着你想她。这就是爱。”

  老酋长意味深长的给他讲解了一下喜欢与爱的定义。他很希望牧原能够想清楚是爱还是喜欢,这样后面的决定就不会那么痛苦。

  牧原仔细回想一下他和涂涂的点点滴滴,第一次见到她,就情不自禁的想去关注她,看她跟别的男狐接触,他心里就不痛快,所以每次都会找她的错误,惩罚她的不乖。

  这不就是赤裸裸的占有欲吗?不是爱还能是什么?

  他想通了以后,豁然开朗的笑着说道:“爷爷,我明白我的心了。”

  老酋长笑着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当然希望你能够和你心爱的人一起携手同行,走到尽头。可你也在水晶球里看到了,不是你出现的早,涂涂就是你的。那个人应该就是鹿二爷吧!他就比你厉害!人家只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而已。”

  “爷爷,您这话,孙儿不明白。”

  “我就实话实说吧,你想把涂涂追回来吗?我的孙儿样样都比他强,为何就不能把涂涂追到手呢?”

  听到这句话,牧原迫切的想对他爷爷说一句,你的孙儿样样都强,可他心爱的人就是不喜欢有啥用!

  不过,想归想,可他不敢说出口。看爷爷这兴奋劲,肯定也希望不要跟他一样在最后年华里后悔死去。所以,牧原还是点了点头。

  “在水晶球里,你应该也看到了那个鹿家二爷会娶另外一个女子,既然如此,你就去凡间走一趟,找到那个女子,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促成他们俩个成婚。原儿,你应该明白我的苦心吧。去吧!放手去博吧!”

  说完,老酋长可能觉得自己刚才话说的太多了,有点口渴,就连忙拿起茶壶倒入水杯里喝了起来,猛喝了几口,大大咧咧的用手一抹嘴巴,活像老顽童似的,一点拘束感都没有。

  牧原理清爷爷对他说的一切思路,朝他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说:“爷爷,我会做到的。至少我会努力争取一次。”

  老酋长刚想说话,突然一口水没咽下去,竟然被呛到了,咳咳,不停的在那咳嗽。

  牧原连忙站起来拍拍他的后背,老酋长这才好受了些,摆摆手,示意没事了。

  牧原才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然后拱拱手说道:“爷爷既然没事,孙儿就下去了。我会做好一切安排的。”

  说完,就朝门口那走去。“涂涂的伤,我会帮你救好的。现在你重点去查那个陌生女子。知道吗?”声音从他背后传过,老酋长不放心的又嘱咐了一遍!

  “知道了,爷爷你真啰嗦。”牧原笑着走出了房门。

  他轻轻把门带上,看着外面的天空,刚才还是阴沉沉的如今却拨开云雾见晴天,就好比他此时的心情,感慨万分。

  他回头看了看房门,抿了抿嘴巴,带着足足有余的希望的离开了这里。

  当他走远了以后,从房子一角走出来了一个人。穿着一身碧绿的翠烟衫,散花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她的玉臂上带了一串白银蚕丝双扣镯,特别醒目,精致的小脸上蒙着白色面纱,狭长的眼睛紧紧盯着远去的身影。

  她的右手紧紧握着一把用青色的布包住的剑,手上的青筋暴起,丝毫掩饰不了她内心的愤怒!

  “进来吧!”声音从房间里面传到她的耳边。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手中的剑差点掉落在地上。

  她连忙握稳手中的剑,把面纱摘了下来藏在衣袖里,深呼吸几下,直到气息稳定下来才去敲门,敲了一下就随手把门打开走了进去。

  “我让你拿的剑,拿到了吗?”老酋长依然还是坐在石椅上,正闭着眼细细品味水中美味呢。

  “老酋长,小妖把剑给您送过来了。”说完,把青色的布扔到地上,双手奉上手中的剑。

  没错,站在墙角偷听的就是妖姐姐——小妖。她本来是去凡间做任务刚回来,拿到战利品准备来汇报情况的,结果就在门口听到他们的对话,一时兴起,就偷听了一会。

  只是没想到,听到的却让她再的心都想吐血。所以啊,好奇害死猫啊,狐狸也不例外!

  老酋长看到剑震惊的站了起来,拔出剑鞘,就看到剑长2尺1寸,剑身玄铁而铸及薄,透着淡淡的寒光,剑柄为一条金色龙雕之案,显得无比威严,剑刃锋利无比当时真正的刃如秋霜.

  他满脸欢喜的望着手中的剑,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就像看一件珍宝似的,满眼放光。

  U'最新F章H节上4酷v?匠网

  他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你先出去吧。还有,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兴奋之余,才想起房间里还有一个人的存在,所以就嘱咐了她一下。

  小妖拱手抱拳,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回答道:“小妖告退。”

  说完就开门走了出去。

  没走多远,就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哈哈哈,三声大笑,“龙泉剑,果然名副其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