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管家看情形古怪,看着他的背影觉得有点熟悉,就走上前去面对着他。

  “啊!这,这”惊讶的用手指着他,震惊之余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林管家看着眼前之人,心疼的说:“你是紫耳上仙?”从他的穿着来看就是他。在定睛一看他的脸,这张脸?!“怎么会这样!”

  苍老的皮肤枯瘦如柴,饱经风霜的脸上,挂上一条条的皱纹,双手双脚微微颤抖,佝偻驼背,以前囧囧有神的眼睛如此深陷下去,就像一个大病出愈的白发老人,在林管家的眼里不知该用什么词可以形容他此刻的样子。

  年轻时候的模样已不再,只剩下发如白雪,一脸沧桑的痕迹。好像那岁月在嫉妒他以前的容貌,故意赌气把他变得很丑很老似的,这样的容颜很容意感到害怕、胆战心惊。

  他只是纹丝不动的坐在椅子上,眼神空洞,就像一个雕像坐落在那里,没有思想,没有灵魂,只有倒数的忧伤和无尽的遐思。。。。

  此刻,林管家真的不知该怎么安慰他,只听他噗通一声,重重的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抱拳拱手,尊敬的对白发苍苍的老者说:“上仙恩情,我永生难忘!如今二爷被上仙所救,救命之恩,必当涌泉相报!虽然这话应该是老爷说的,但是老爷待我恩重如山,。。”

  话那么多,他都不知道自己要说啥!足以证明林管家并不比鹿老爷疼爱鹿晗的程度少,看到床上的二爷安然无恙,就已经激动万分,导致说的话都是语无伦次,可他自己却没发现。

  白发老者打住他的话,自己费那么大劲就是为了听这么一大堆废话的啊!抬起手,都那么费劲,紫耳上仙厌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干枯燥劣,让他有种想剁掉的感觉。

  “不要告诉她”紫耳上仙颓废的说了一句,用他那颤抖的双手扶着桌子用尽全身力气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一步一步向外走去。每走一步就像灌了铅似的那么沉重,难以自拔。

  鹿老爷目视着他每走一步,身体就会摇摇晃晃,好像要随时会摔倒的样子,满脸的同情和难过呈现出他的脸上。

  鹿老爷好想冲他大声问这样值得吗?为了一个心还没在你身上的一个女子?可他闭上了嘴巴,把想问的话咽了下去,因为他不懂他们之间对爱的执着。

  林管家看他那凄凉的背影,心里也觉得特别不舒服,替他感到惋惜。

  忽然想起来刚才太激动,一时之间,好像说了一大堆废话。唉,也难怪紫耳上仙会打住他的话,换成谁用一生芳华换来一夜白头都不想听到任何废话!

  林管家用力扇了自己俩巴掌,关键时刻怎么犯糊涂啊!

  鹿老爷只顾着伤感,就没有搭理他。走到床前看着他的犬子沉睡的样子,脸色已经好转起来,渐渐有了血色,甚至连嘴巴都不那么苍白了。

  随手擦干眼泪,替他腋了下被子,说了一句让林管家非常震惊的话:“既然现在晗儿情劫已解,过些时日,你搜集一下镇上未出阁的姑娘,让晗儿从中挑选,合适的就让他们成亲。还有,帮我找几个能力强的猎狐者来。”

  那语气带着不容置疑,态度异常坚定。很明显,他是想要断绝他家二爷所有的后路。

  林管家看了看老爷一眼,又看了看床上躺着的二爷,不知道该说什么,嘴巴微张,但又紧闭起来,咽了咽口水,最终没有说出来,停顿了一下,还是点了一下头。

  他不知道老爷这样做对不对,但又觉得这个办法是最好的选择。唉,小狐狸,千万不要再出现了,否则,他真的不敢想象老爷会做出什么惊天破地的动作来,会不会做到彼此都无法挽回的地步?

  他不敢深想,只是在心里默默的祈祷。。。

  时间一天天过去,看着晗儿身体慢慢在恢复,鹿老爷一时高兴,就广发善施,拿出一万两白银用于捐赠给寺庙,资助学堂,并且免费施粥赠药三天。这一举动,让全镇上的人都大呼鹿老爷是大善人,是个大好人。

  名声很快就传遍到各个角落,鹿老爷所谓是一举俩得,晗儿已经恢复如初,这如今又得到了好名声,乐的有点找不着东西南北了。

  酷^匠网0首发:^

  当他们得知救二爷的是紫耳上仙,崇拜不已,特别想目睹他的芳容。可紫耳上仙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无处可寻。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当年的风华绝代如今变成等待死亡的糟老头一个。

  世事难料,一定要珍惜眼前人!

  鹿老爷只是用了这一句话说出他这几天所看到的感悟。

  痛苦一生,只为这一个情字。一眼回眸千年的痴迷,却换来你绝情的离开!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漂四方。这也许就是紫耳上仙的写照吧!

  为了答谢他的救命之恩,鹿老爷特地盖了一座属于紫耳上仙的寺庙——紫仙庙。寺庙中间摆放着一座雕像,刻画的他惟妙惟肖,栩栩如生。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人去拜祭他,祈求上天!

  如今,鹿晗的病情已经告一段落。整个鹿府也开始热闹起来。这不,今个鹿老爷就吩咐家仆在院里面大摆宴席50桌,这些家仆和婢女虽然觉得工作量大,但是还是没有一句怨言,哪怕流再多的汗水,他们也愿意。

  外院大堂前面还搭起了五米宽的大戏台,邀请戏班子来恭贺!那些戏班子都在厢房里面匆忙的化妆,补妆。

  门口有几个仆人正在热火朝天的布置现场,俩三个人扶着梯子让上面的人悬挂大红灯笼,还有几个人忙着在地面上铺红色地毯。。。

  所有的家仆婢女都忙活了起来,外面的那些路人都好奇的看着他们,对其都指指点点,而那些家仆似乎也不在意,依旧笑着忙自己手中的活。

  一场热闹的鹿府请客场景被外面传的沸沸扬扬,所谓的那些前来道贺的亲朋好友席也卷而来。。。

  这一幕,被不远处一双带着怒火的眼睛所看到,他用力的锤了一下他身后的红墙,鹿家二爷果然被救了。突然他哼了一声,又嗤之以鼻的说道:“看你接下来怎么办!”

  他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笑,声音冷冽,犹如千年寒冰 。随后,就消失不见。

  没错,那个背影就是酋长大人——牧原。

  他停留在凡间已经不少时日,听说鹿家二爷也得病了,隐约可以猜测出来鹿家二爷得的是什么病。

  他只是没想到鹿家二爷的情劫居然是涂涂,要是他的劫解了,那涂涂岂不要死?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他要为涂涂做些什么,这时他想起了老酋长对他说的那番话,不由得紧握双手,指尖咯咯作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