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鹿老爷激动的挺直了腰板,全然不知自己抓住了那个婢女的小手。

  其他人一时高兴,也没在意老爷的举动有何不妥。

  可林管家却看到了,连忙把老爷的手从那丫头那里扯过来,这一举动,让所有在场的人都震惊起来,看鹿老爷的眼神都有点不对劲,而鹿老爷还没搞明白自己怎么抓住那个婢女的手了呢?

  “老爷,您怎么那么激动啊!”林管家大明深意的给鹿老爷解释一下,深怕鹿老爷落下不好的名声。

  “对,对,我就是太激动了!走,去迎接紫耳上仙的到来!”鹿老爷果然是君子一枚,很快就松开了她的手,慌不择乱的不知把手放哪里好了,干脆藏在身后,尴尬的向着众人说话。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一一排在鹿老爷和林管家的身后,一起向大门外走去。

  戴着人形面具的明清看着浩浩荡荡的鹿家一群人,嘴角微微上扬,心里却想着好戏就要开始啦!

  鹿老爷看着离他不远处的‘紫耳上仙’,心里感慨不已,时过境迁,没想到紫耳上仙居然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似乎岁月的沧桑根本就不会留在他的脸上,依然风华绝代,流逝的年华似水却在他的脸上留了下来,让鹿老爷觉得自愧不如。

  酷》√匠{网?n永久}o免ZT费c看Q小,.说R!

  其他家仆都争着抢着要靠前去看传说中上仙的样貌!男家丁看到之后感觉自己都无地自容,相互看对方一眼,都想朝对方吐口水,谁让人家丑不拉叽怎么能跟他绝美荣华的仙姿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婢女们一个个都花痴的盯着他看,有的甚至都在流口水。

  鹿老爷和林管家一看那个流口水的婢女,直接抚额,唉,丢脸死了。鹿老爷朝林管家望了一眼,林管家会意,连忙叫两个家仆架着那个婢女直接拉到后院去了。那个婢女本想挣扎的,结果被林管家用力一敲后脑勺,她就闭上眼了,不在说话,明显被打晕了,直挺挺的被拉走了。花痴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鹿老爷看这边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心想还好没有被上仙看到他家仆人的丑样。于是,就挤出笑脸迎向‘紫耳上仙’,朝他拱拱手,向他行礼,亲切的说:“紫耳上仙下架光临寒舍,让寒舍蓬荜生辉啊!鹿某人感激不尽啊!”

  最基本的客套话都会说,但是此紫耳非紫耳,现在的紫耳上仙是明清假扮的,才不会像他师父紫耳上仙那么好说话,他今天来就是想看看鹿家二爷死透了没有!如果没有,正好可以让那个小狐妖和他自相残杀,他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啦!轻而易举得到那个小狐妖了!

  他心里想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破绽,足以证明明清道人是多么阴险,为了得到小狐妖,做事起来不择手段。

  ‘紫耳上仙’扬起自己的衣袖,示意不用行礼,眼睛看着那些家仆一一看过去,心里不知想什么,脸上显出鄙夷之色,停了一秒,拿起手指摆弄起来然后漫不经心的说:“你们找我有何事?”

  林管家和他的家仆们个个都是会看人脸色的主,刚才那一个眼神就让他们感觉这个紫耳上仙肯定是特别讨厌别人光明正大的盯着他看,所以都不敢明目张胆的在盯着他看,深怕他有一点不高兴万一不救他家二爷怎么办?这个险,谁都不敢冒!

  他们恭恭敬敬的低着头,不吭声。

  鹿老爷看到那个紫耳上仙,没想到他都成仙了,居然脾气那么大,隐隐也有点不高兴,觉得自己一家之主地位被侵犯的感觉!

  但想想自己的犬子没有多少时间了,所以就忍了下来,只好赔着笑:“上仙,我这些家仆都是粗鄙之人,望您海涵。今日找您,的确有急事。”

  ‘紫耳上仙’看着鹿老爷态度很诚恳,心里想到不愧是鹿家老爷,居然对他的行为不动声色,果然有一家之主之风。于是便也不在计较这些人刚才对他的冒犯。

  既然鹿老爷给台阶下,‘紫耳上仙’也不在蹬鼻子上脸,直接说道:“找本仙来,是不是要救你家犬子。”

  “是的,犬子从俩天前就开始卧病在床,还不停的吐血,求上仙来救治。”话音刚落,鹿老爷毫不犹豫的跪了下来。

  老爷都跪下了,林管家见状,赶紧带着一群家仆也纷纷跪下来,异口同声的祈求着:“求上仙救救我家二爷!”

  ‘紫耳上仙’被他们这一举动差点吓了一跳,但还是很快让自己镇定下来,眼睛眨都不眨的对着他脚下跪着的一干人等,哼了一声,恼怒的呵斥:“你们是在逼宫吗?若是本仙不救呢。。”

  最后一个字故意拉长音,他想看看他们还能怎么做,一哭二闹三上吊,打算都用上吗?

  “上仙,不是逼您,而是我家犬子确实没有多少时间了,真的很需要您的救治。”鹿老爷抬起头诚挚的对他说。

  现在就差给他磕头了,鹿老爷满怀希望的看着他,期待他家犬子能够渡过此劫。

  “是吗?”‘紫耳上仙’为难的说,“既然这样,请鹿老爷带路吧!”话锋一转,让鹿老爷和他的家仆都吃了一惊。

  还以为紫耳上仙还会在刁难他们呢,鹿老爷可总感觉这个紫耳上仙有点特别、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想在好好仔细打量一下,可看到上仙好不容易松口了就放下心中的疑惑,就打算起身。

  跪在他旁边的林管家连忙起身去扶他家老爷,毕竟刚才老爷都已经哭的没多少力气了。

  鹿老爷被林管家扶起来,然后对上仙伸出邀请,尊敬的说:“上仙,这边请。”说完便前头带路。

  ‘紫耳上仙’只是点了一下头,便不在言语,紧随在其后。

  鹿二爷的房间在里院,需要横穿外院才可以进去。路过荷塘,经过假山竹林,越过美不胜收的凉亭,他们也许都是太心急了,根本就没心思去欣赏鹿府外院的美丽风景,更加没发现自己步子比以前要快好几倍,没多久就来到了二爷房间门口。

  当他们来到二爷房间,就看到几个婢女在房间里不停的来回走动。

  其中一个婢女端着一盆血水慌忙的向外走去,由于走路太快,差点泼到鹿老爷身上。“老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不停的道歉。

  鹿老爷也不在意,对着那个吓得妆都花了的婢女摆摆手,示意让她下去。那个犯错的婢女赶紧端着盆快速离开。

  还剩下几个婢女在那不停的忙着,一个个手都没有闲着。有的在床前不停的给二爷擦汗,有的还在拿着羽扇给他扇风,有的不停的来回换水,甚至还有一个婢女在窗户边大热天的点起火炉。

  这里面的温度明显很高,他们只是刚来没多会,就一身大汗淋漓。在看看‘紫耳上仙’人家却一点事没有,还是那么清爽。唉,个个都低下头,这就是差距啊!

  “让他们都撤吧”‘紫耳上仙’看到这些人怪异的举动,觉得很不解,看了看房间布置,于是出声说道“你们多余的人也都退下,这里需要流通新鲜的空气。把所有窗户都打开,”

  几个忙的热火朝天的的婢女看了老爷一眼,鹿老爷点点头,婢女和家丁全都有识相的出去了,走前还把那个滚烫的火炉给带了出去。

  火炉一拿走,房间里顿时凉快不少。仅剩下紫耳上仙和鹿老爷、林管家三个人在房里,感觉时间好像凝固一样,气氛有点尴尬。

  ‘紫耳上仙’看了一下房间,还算是满意,最起码可以接受的就是干净,所有的布置都很男人化,不是很华丽却又不失儒雅,物品都摆放整齐,桌上还摆了几盆花,有种出淤泥而不染的效果。墙上还贴着几副不同状态的荷花图,更加衬托出主人的不凡和高贵。看来那几个婢女还是比较讲究干净的,至少没有让他觉得讨厌的地方。

  也不知爱干净这个毛病是不是跟紫耳上仙学的,真不愧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啊!

  他走到床前,微微探头看了一下躺在床上的二爷。

  鹿家二爷脸色苍白,本来就没有几两肉的俊毅脸蛋,此刻已经有点深陷下去,长长的睫毛就像断了刺的蝴蝶一样,不在灵动的扑闪着,乖乖的静落在眼睛上面,性感而又带点柔软的嘴唇也不似以前那么妖冶,如今却是洁白无瑕,毫无血色,只是这张不再张扬的脸如此的憔悴看着尤其让人心疼,就像一个被诅咒的美男子在那安静的沉睡着一样,那么耽美,那么柔润。。

  鹿老爷也走上前,看着自己的犬子身体这几天渐渐消瘦,心疼的落下泪来。越想越更加悔恨,但心里更加讨厌那个狐妖。厌恶的眼神出现在他的脸上,刚巧被他侧立一旁的‘紫耳上仙’捕捉到。

  ‘紫耳上仙’略有所思的迟疑了一下,然后从被子里把他的手拿了出来,在脉搏上摸了一下,想把把脉看一下具体情况。

  “奇怪,脉搏怎么动的那么慢,”‘紫耳上仙’皱了皱眉,看样子鹿家二爷真的病的很重,要不然不会恭请师父来。

  脉搏跳动若有若无,忽快忽慢,脸色苍白,呼吸也不是很均匀,在仔细把脉一看,生命机能都在流逝,怎么可能?看他身体并没有受到外力打伤,那为什么会一直吐血?昏迷不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橘子君女神说:

非常感谢哥哥姐姐的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旗亭易水寒、一叶知秋、清淡如水俩位哥哥和一位姐姐,谢谢你们的打赏和帮助,在这里衷心感谢!我会让作品写的越来越好。谢谢!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