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道士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着没有什么邋遢的地方,这才放心的走了进去。

  这个地方就是紫耳上仙居住之地,门匾上苍劲有力的写着《紫轩宫》三个大字,红漆大门雕刻着龙飞凤舞,栩栩如生,好像飞龙在天空中咆哮,凤凰在展翅翱翔蓝天,生动有趣。

  他用力推开四米高厚重的大门,远远看来,显得小道士那么渺小,低如尘埃。

  他不敢弄出太大动静,因为紫耳上仙脾气有点怪。

  他喜欢静,不喜欢被别人无故打扰。所以小道士轻轻关上门,转身就像前厅走去。紫耳上仙这个时候一般都喜欢在前厅打坐运功,这是他的铁规矩,从未改变过。

  果然如此,小道士来到后厅,就看到紫耳上仙就盘坐床上,正在闭目养神!小道士看到后,马上双手抱拳,单膝跪下,大气都不敢出,恭恭敬敬的说着:“回禀上仙,徒儿有事启奏。”说完低着头,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在打坐的紫耳上仙盘腿坐在布垫上,俩只手分别放在他的腿上,眼睛闭着,好像还没有凝思完毕,依旧沉默不语。

  画面有点僵硬,小道士看他不说话,也不敢起来,反而跪的更加笔直。最起码的尊重,他做的很是到位。

  紫耳上仙其实很好相处,只要不触碰到他的逆鳞,就不会有什么麻烦发生。反之,他会给你穿小鞋。

  小道士跪的腿都有点麻了,但依然咬着牙硬撑着不让自己腿发抖。

  也许是紫耳上仙感觉到了他的颤抖,轻柔的把双手翻过来,深呼吸一下,微微眯开一条缝,然后又闭上眼睛就没有下文了。

  小道士以为紫耳上仙还没有吐纳完毕,忽然就从头顶上传来一道柔和的声音:“起来吧!”

  小道士听到这句话这才用手扶着地面,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跪的有点麻,小道士只好用手揉一下。

  紫耳上仙看他那么弱不禁风的样子,跪一下居然会腿麻,看来是对他太照顾,太仁慈了!有必要多增加他们的修炼程度啦!要不然天天偷懒何时成仙?

  紫耳上仙吐出最后一口气,觉得今天修行差不多了,便起身走到圆角桌子前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优雅的喝着,若无其事的沉声问道:“哦,你说有事要禀告,何事那么心急?”

  小道士弯腰抱拳,应道:“回禀上仙,徒儿小河在下界发现鹿家在寻榜贴告,”

  “寻榜贴告?鹿家?莫非是来寻我的?”紫耳上仙只是随手一挥,示意小道士小河可以不用行礼了。然后小心翼翼的摇晃着手中的茶杯,漠不关心的把玩着,好像刚才小道士小河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更新*最'1快◇,上'酷匠)@网“

  “上仙果然料事如神,确实是找您的!说是急需您的救治!”小道士小河看到他刚才摆手动作,这才敢挺直腰背,继续说:“最关键的是徒儿还碰到了您在下界收的徒弟!”

  “明清?关他何事?”紫耳上仙挑挑他那好看的眉,不以为然。

  “上仙,他也看了告示,但是徒儿发现他居然利用人形面具来替代你去鹿家。这是徒儿匪夷所思的地方,所以特地来向您汇报。您看,,”小道士小河冒昧的问了一下,心里想到上仙应该会秉公处理吧!可是没想到接下来这句话,差点把小河的下嘴吧惊掉下来。

  “哈哈,我那顽劣徒儿,好久没看到他了,倒是越发想念了!”紫耳上仙好像很开心似的,把茶杯放下,嘴角露出微笑,眼角里都是满满的疼爱。

  “上仙,您的意思是?”小河也被上仙的思维弄得混乱起来,不应该问他明清要干嘛?不应该说要去教训他一下,居然敢冒充他??

  这啥情况?为啥在上仙眼里看到的只是疼爱和欣赏呢?小河彻底崩溃了。

  “哈哈,我要去看看我的徒儿啦!”

  紫耳上仙一提到明清就欢心不已,整个人都大放异彩,那表情就像要活活生吞他似的,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正经之人,不熟悉的还以为他是龙阳之癖呢!要不然,这神情看着那么渗人呢!那么的猥琐,那么的邪恶!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因为在这仙界,无聊的都可以数蚊子,看蚂蚁上树,好不容易有点事情可以做,当然兴奋的很。

  话一说完,就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已经飘飞到前厅门口处,那速度快得连眼球都抓拍不到,由此可见紫耳上仙的修为已经到了无法估量的地步。

  他在门口处停了下来,不慌不忙的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左弄弄,右折折,看样子不把它整理的完美誓不罢休。这画面仿佛刚才那个如饥似渴的样子从来没有发生过。

  这让呆若木鸡的小河顿时感觉好熟悉,这才是他那翩翩公子样的上仙,刚才那有点猥琐的表情肯定不是他发出来的。肯定不是!小河暗暗较劲!

  紫耳上仙满意的看看自己,然后有点不悦的对站在他后面的小河,催促道:“你怎么还在那里?动作快点,我要去见我徒儿。”

  “啊,恩,哦,”小河有点搞不懂他了,瞬间有点出神,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怎么还不过来开门?”紫耳上仙还在等着小河来给他开门呢,结果等了半天,还没来,隐隐有点想发飙,眼神都带着一点杀气。

  小河被这种气势吓得一个激灵,连忙跑上前,打开那厚重的大门,随后伸手请上仙先走。

  “这还差不多!下次机灵点!”他看着被他吓到的小河,小声提醒道。

  “谨遵上仙吩咐。您慢走。”小河说完,也跟着出来关上门,目送着上仙飘洒离去。“唉,上仙,你今天想闹哪样?”小河不敢在他面前说,只能在背后小声嘀咕。

  话刚说完,突然身体一冷,从空中传来一句话“岂敢讨论本仙,罚你去思过崖面壁思过一个月”

  一道毫无感情的声音就这样凉飕飕的贯穿在小河的心里。小河郁闷的打了一下自己的一巴掌,“真倒霉!就算说也等他走远了在说啊!”

  说完,赶紧捂上嘴巴,紧张兮兮的看着四周,没动静,那就表示一切正常,“难道上仙真走远了,上仙太闷骚了。不好惹”

  “哎呦!”只感觉一阵风夹杂着一道不是很强的灵力吹向小河。

  小河捂着头疼得都要哭出来,“谁,是谁在背后偷袭,出来,快出来!”再怎么哄叫都没人回应他。

  “真是见了鬼啦!”小河四处张望,见没有人,就揉着头向他住处走去,边走边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这画面甭提多滑稽可笑。

  所以说嘛,在背后说人坏话,肯定会倒大霉的!

  等小河走远了,从紫轩宫一角走出来一个人,她呵呵呵呵的笑声,如天籁之音,清脆悦耳,响彻在空中。

  原来是冰清上仙。米白色华衣裹身在内,外面身披粉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

  九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戴蝴蝶玉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是涂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果然人如其名,象冰那样清澈透明,象玉那样洁白无瑕。她看了看紫耳上仙远去的方向,嘴角微微一扬,鬼魅的笑笑,然后冲着那个方向飞奔过去,空气中还弥漫着。

  此时此刻,鹿家的仆人还在不停的寻找紫耳上仙,包括全镇都出动帮忙寻找。

  鹿府大堂。

  “老爷,还是。。没有。。消息”一个家仆火急火燎的跑到老爷面前,气喘吁吁的汇报着。

  老爷本以为是好消息呢,看这个情况,失望的神色立马爬上他那憔悴的脸,颓废的坐在老板椅上,“找不到!还是找不到!我的晗儿啊!都怨爹我啊!”

  说着说着大声嚎哭起来!那声音让周围的人听着都为之动容,红了眼眶。

  鹿老爷哭的正伤心的时候,突然从房外跑来一个婢女,只见她欣喜若狂的大喊道:“老爷,老爷,有救了!”从房外喊到房内,鹿老爷停止了哭泣,腾的站了起来,激动人心的用手指着即将要进来的那个婢女,欣慰的问:“她说什么。”

  “老爷,她说有救了。”林管家也激动的抓着老爷的手,扶稳因为激动即将要倒下来的鹿老爷,按耐住心里的喜悦,高兴的回答他。

  鹿老爷好像还是不相信,看了看他周围几个家丁和婢女,他们都重重点头,其中一个胆大的直接站出来说:“老爷,是真的,那个婢女说的有救了。”

  其他人又再次点头,强调一下他们都没有说谎。

  鹿老爷看看他们,眼神闪烁了一下,也许因为太悲伤了,有点体力不支,但还是硬撑着身体等那个婢女前来回话。因为他相信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必须是真的!他要救他的晗儿!

  很快,那个婢女跑了进来,鹿老爷一看是个陌生面孔。她是前不久才来这里当婢仆的,头一次见到鹿老爷,有点紧张的不敢说话了,支支吾吾的回答道:“那。。那。上仙。。”

  “停,你慢慢说”鹿老爷也很着急,但又怕太凶了,会吓坏这个长的有点水灵的婢女,所以尽量放低自己的声音小声问道。

  那个婢女看看周围所有人,他们都朝她点点头,示意让她放轻松,她深呼吸一下,闭上眼,不管不顾的大声说:“紫耳上仙来啦!二爷有救啦!”累死我了,小婢女在心里默默擦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橘子君女神说:

是不是觉得紫耳上仙特好玩?哈哈,这个角色是朋友要求我添加的,亲爱的,你们要是也想给自己找个角色演演,就多追我的书,给我来个萌萌哒,留个评论,我会马上让你看到你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