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一群人渐渐散去,告示栏前已经剩下没多少人了,熙熙攘攘的所剩无几。这时,从远处有几个人气势如虹的朝告示栏走来。

  原来是明清道人和他的四个婢女。只见四个婢女一身白衣白裙,长发飘飘,环绕在他的周围。明清道人依然是黑色披风白衣长袍,脸戴鬼头面具,浑身散发着冷漠的气息。

  他朝他身后的其中一个婢女,摆了一下手,示意让她去看个究竟。站在他身后的那个婢女点了点头,便向告示栏走去。剩下三个在原地等候吩咐。

  没过多久,这个婢女就返了回来。只见她单膝跪下,双手抱拳,尊敬的说道:“回师尊的话,鹿家二爷身患奇病,需要有高人救治!”

  说话的这个婢女,半蹲在地,引了不少路过的甲乙丙丁。他们都停下脚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看,色咪咪的眼神让她和其他三个婢女都觉得恶心。

  “师尊,你看那些登徒浪子,”一个眼睛大大的,殷桃小嘴的婢女走上前去,娇羞的对着那个冷酷张扬的师尊继续说道:“师尊,我去替小昕去出气。”说话声音嗲嗲的,听着酥麻酥麻的,那感觉能甜死个人。

  明清道人并没有搭理这个大眼美女,冷冰冰的问着脚下跪着之人:“他要找高人?谁?”语气冰冷,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他现在可不关心那个鹿家二爷死不死,他只想知道鹿府找的高人是谁?他要不要也插一脚,虽然他出来是做任务的。但,俩件事又似乎并不相冲。

  “回师尊,他们要找的高人就是紫耳上仙,您的师父。”

  &更新最。Y快9…上|%酷N匠0网U

  “哦,我师父?哈哈,天助我也!”明清道人狂妄的笑了笑,眼睛里露出一道道精光。

  他一抬手,那个美女,叫小昕的就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站在他左边。

  小昕听后,眼神里很疑惑,低声细语的问道:“师尊,您这话何意?小昕不明白!还望您解惑”

  “小昕,师尊的心思,我们无能小辈岂能揣测,你越界了。”站在师尊右边的一个细腰美女生气的冲着小昕呵斥道。

  小昕一听,连忙低头承认错误:“小昕该死,不该随意揣测师尊的心思。”一脸的惊恐体现在脸上,吓得额头都已经出汗。

  那个细腰美女还想说什么,突然就听到师尊愤怒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够了。你和小昕现在去给我执行任务。剩下的交给我”

  不用说,就是对着那个细腰美女吩咐的,小昕无奈的朝她挤了挤眼,希望她不要在说话。小昕是个聪明的婢女,看到师尊已经厌烦,就马上跪谢,拉着细腰美女回复道:“师尊,我和小雪马上就去,保证完成任务。”

  说完,没等师尊回话,马上拉着她站起来就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那个细腰美女蛮横无理,她的名字叫小雪,最讨厌就是小昕的胸比她大,所以才处处跟她作对,怎么看都看她不顺眼。看她硬拉着自己的手执意要走,一怒之下,把她的手甩开,自己负气先走而入。嘴上还不停的絮叨着:“好不容易有一个机会可以跟着师尊一起出来办事,这倒好,一个都没做呢就被你搞破坏,害我一次表现的机会都没有,真讨厌!”

  嘀咕完,越想越气,跺跺脚,不甘的加快速度向前走。

  小昕也没觉得有啥不妥,也许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无奈的叹了口气,摆摆手追她去了。

  剩下俩位面面相觑的看着对方,撇了撇嘴,已经习惯小昕和小雪的相处方式,也就见怪不怪了。她们俩个别看每天吵来吵去,但是真有什么性命之忧的事情发生,她们都会为对方而死,可以说是典型的一对欢喜冤家。

  其中一位长的肤色比较白皙的婢女小步走向前,小声问道:“师尊,我们下一步计划。。”

  话没说完,就被师尊扬手一抬,止住了她要说的话。她见此状,就不再言语,默默的退到身后。

  “此事我另有安排,你们去帮小昕她们吧!记住,一定要办好,一个都不能少!”明清道人看着她们俩个,语气突然加重,慎重的对她们又嘱咐了一遍。

  毕竟,他们出来是有任务的,不是出来玩也不是出来看热闹的。俩个婢女看着自己的师尊,脸色都变得沉重起来,纷纷抱拳单膝跪下,有恃无恐的回复道:“是,师尊!徒儿谨遵师命!”

  明清道人也只是吓唬吓唬他们而已,并没有放在心上,随口说说:“你们去吧!我还有要事要办!”

  俩婢女如释重负的点了点头,双双站起来朝刚才小昕她们去的方向追去。

  等她们走远后,明清道人看着自己紧握得双手:“小狐狸,我说过你永远逃不掉我的手掌心”说完,鬼魅的一笑。

  他负手在背后,酷酷的朝无人的拐角处走了过去。他转动眼珠,淡漠的看着这一切,没有人出现,这才把自己脸上的老伙伴——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了他惊世骇俗的容颜。

  这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啊!五官比例刚刚好,多一分不行,少一分也不行,深邃的眼神看一眼就让人情不自禁的深陷下去,俩道听话的眉毛在那不时地挑动,好像在叙述着这张脸的主人的精致。高挺的鼻梁,又给这个面庞带来一份俊毅,薄而又柔软的嘴唇看了一眼就想蠢蠢欲动。

  上苍带给他不幸的童年,却把剩下的一切都还给了他。不愧是上天的宠儿,人间的眷恋者!

  他把面具放起来,从衣袖里拿出一个透明如乳白色的人形面具,轻轻的戴在自己的那个连老天都要嫉妒的脸上,再次一看,换了一张脸,等等!这不是紫耳上仙的样子吗?

  他戴好后,摸着这张又熟悉而又陌生的脸,他不禁邪魅的一笑而过,谁也不会去猜想这个紫耳上仙到底是真是假!无人敢说你不是,这就是权利的象征。谁叫人家是正儿八经的上仙呢!

  他模仿紫耳上仙的步伐,和出场方式,大摇大摆的飞着向鹿府出发!

  画面转换到小昕和小雪这边,她们俩个有着特殊的渠道能感知妖的气味。只见她们俩个一人一个手中拿着一个宝莲灯,边走边用灯照亮每一个角落。

  传说她们手中的宝莲灯乃是女娲造人时候用来点亮星空的,可以驱邪辟邪,并且还可以验明正身!不知道怎么辗转,居然成了明清道人的囊中之物。

  这个宝莲灯,形状很小,差不多也就有橘子般大小,小巧玲珑而又剔透,里面有个黑色灯芯,如果遇到妖气,就会主动亮起来。越亮就越说明碰到的妖之其法术也越来越高!

  等他们走到一个名叫(富源酒楼)的门口,就看到手中的灯芯突然亮了起来,她们俩对视了一眼,彼此看看房顶上的天空,妖气冲天,雾气蒙蒙,小雪也吓了一跳,惊讶道:“天呐!这下我们发了!快走!快走!”

  说完,一脸兴奋的拉着小昕的手就要进去酒楼。小昕无语的翻一个白眼给她,这妮子每次都是这样的,都不知道她细胳膊细腿的,怎么那么喜欢打斗。

  她记得刚开始学捉妖的时候,小雪看到那个妖的原形还被吓哭了呢!现在倒好,捉了几次妖,居然天不怕地不怕啦!

  她们俩吵归吵,但是一起拜师学艺,一起修炼法术,吃喝拉撒睡都在一起。所以感情不是用吵架这种方式来表达的。按照小雪的说法就是“打是亲骂是爱。”就得多吵吵,就当作练练嗓子好啦!所以,对于现在她的死缠烂打,她已经免疫的都要倒退啦!

  “小雪,这里妖气很重,我们要小心。”小昕还是强调了一下,要不然怕小雪鲁莽坏事。

  “安啦!看我的”小雪一脸自信的把宝莲灯放到怀中,大步流星的向前走了进去,把剑往前一推,大喝一声“小妖,你们哪里逃!”

  小昕也紧跟在其后走了进来,站立在她的身后,左手中的剑横立在小雪的左侧,用来以防万一遭到敌袭。

  酒楼里面吃饭的人还真不少,他们看到俩个貌美如花的女子挡住了门前,本来热火朝天的景象顿时戛然而止,鸦雀无声。

  那些妖变成的人,一看到是她们俩个法术很强的猎狐者,停顿一秒立马就一哄而散,化成黑烟四处逃窜。

  其他正常人都直接看呆了,然后反应迟钝了一拍,这才想起来刚才陪他们喝酒的那些伙伴居然是妖,顿时吓得腿都软了,摔倒在地上;有的直接跑到桌子底下藏着,身子不停的在发抖,口中不停的嘟囔着‘别吃我,别吃我。。’,估计是头一次见这种场面,吓得不清;有的甚至夸张的把手中的碗筷都扔了,落荒而逃,逃的时候还不忘记喊救命啊!救命啊!来人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橘子君女神说:

第一次写打斗情景,还真有点写的不好!不过我会继续努力把它修改完善,期待你们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