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姐姐想通了之后,立马回到青丘湖里。她十万火急的跑到牧原房间里,推开门张望了一下里面根本就没有他在的痕迹。她走了进去,里面的摆设很简单,就是一些普通的家具,除了一些桌椅板凳,基本上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她第一次进入他的房间。以前老是听涂涂提起过牧原的房间干净的比她的脸都干净,今天一见,果不其然。他的房间整体来说就是干净。连那些家具都被插的锃亮锃亮的,到处闪着光。

  她微微一笑,本来有点激动和忐忑的心顺势放了下来。她看到里面有个门,就轻轻的推开,原来里面才是他住的地方。

  *酷D匠W网G永r久^免费}看x小^4说

  远远就看到床铺的很整齐,白色蚊帐像仙女穿的裙子一样,飘逸的分散在周围。近看就只有一个石头桌子和四个小石凳,桌子上面还摆放着一个花瓶。

  妖姐姐轻轻的拿起花瓶,花瓶上画着高山流水图,显得很有灵气。里面插着几束太阳花,只见它们在愉快的摇摆着枝叶,像是在向她打招呼,闪闪发着亮光,给房间增添了一抹亮色。

  “是太阳花?”妖姐姐小声嘀咕道。这种花不常见,而且种这种花除了涂涂就没有别人了会种。因为涂涂最喜欢的花就是太阳花,黄色的花瓣,红色的花蕊,在太阳底下特别的优雅。所以她就伙同其他爱种花的狐妖们跟她一起太阳花。

  太阳花不是很好种,不仅需要用足够的耐性和毅力去做,还需要九九八十一天不停的浇水,施肥,还要给充足的阳光,这样所有的准备齐全了才会把它种活。结果就只有她一个人坚持到底,没想到最后居然成功了把太阳花给种活了。

  难道是涂涂送给他的?一般采摘下来的花顶多能活个三四天,可看这花色就像刚摘的一样,甚至比没摘下来的花还鲜艳,奇了怪了。她拿出一束花,只见太阳花用最快的速度在枯萎。

  妖姐姐看到这种情况,也被吓了一跳,连忙把花插在瓶中。可奇怪的是,一插到瓶中,花居然奇迹般地复活了。妖姐姐脸上漏出困惑,眼睛瞪的很大,不可思议的看着花说道:“难道这是用牧原的血来养的吗?”

  她拿起花瓶在鼻子中嗅了嗅,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果然是血。牧原牧原啊,你到底有多爱她?她到底哪里好?值得你对她那么好。

  她颓废的坐在石凳上,看着这个房间,她总能感觉这里面肯定有好多他和涂涂的温馨画面,突然之间她觉得心里特别堵的慌,不知道为什么,她好想把花瓶连花一起毁掉。可是她又不能那样做,因为她知道牧原只是暗恋涂涂,而糊涂虫涂涂根本就不懂这些情爱,所以她突然想开了,现在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对付这样的糊涂虫,她不认为自己会输!

  她邪魅的嘴角一扬,本来想在多等会他回来,告诉老酋长的事,可她突然不想说了,心里不甘的说道:“既然判我终身孤寂,何必让我的心悸动起来。涂涂,不要怪我。要怪就怪牧原不该喜欢你。”

  说完,把所有一切都复原归位,然后摆着柳蛇腰向房间外走去。

  等她走后没多久,从外面巡视回来的牧原一脸憔悴的推开门走了进来。

  他身心俱疲的躺在床上,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绣的不怎么样的荷包来看,他用宽厚而又有力的大手抚摸着它的绣布,不禁想起涂涂当时给他送荷包的情景。

  那天,几个有资质的狐狸们正在训练厨艺。涂涂因为昨天晚上失眠,没有好好睡觉,所以在练习点火烧菜的时候,居然睡着了,天塌下来都不知道。结果不用说,厨房失火就这样引起来了。

  作为惩罚,牧原就让她绣个荷包给他,也不管涂涂会不会绣,就规定三天必须绣完。这可惹恼了涂涂,她就是一个白痴加笨蛋啊,除了对练习法术,她是一学就会,其他的都是一窍不通。

  也真难为老天爷看不惯这些呆傻之人,所以给你关上一扇门,就肯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户。这不,在这个狐妖界里,也真是奇了怪了,也就涂涂的资质和悟性最高,其他的纯粹就是菜鸟级别。

  涂涂跟妖姐姐学了三天三夜,也不知道扎了多少次,留了多少血终于把这个蓝色荷包绣好。当她把蓝色荷包递给他的时候,牧原就看到她的那双手都被白纱布一一缠住,包扎的就像猪蹄似的,让牧原看着只想笑。

  看着她那忍着剧痛还傻笑着炫耀自己的成绩,牧原是又气又想笑。涂涂,你是上苍派来搞笑的吗?当牧原看到这个蓝色荷包后,很搞笑的问了一句“你这个图案是鸭子吗?绣的真难看”!

  糊涂涂听后特别生气,举着她那受伤的手,哭丧着脸不停的咒骂:“臭木头,臭原子,一点也不好!就会欺负我!我那是绣的鸳鸯!不是鸭子。”

  牧原哭笑不得,这哪像鸳鸯,横看竖看就是鸭子嘛!绣的歪扭七八,真真难看死了。牧原只是微笑了一下,然后很不客气的没收了这个蓝色荷包,说是留下来当做反教材。

  糊涂涂闹了好几天,牧原愣是没还给她,这让涂涂郁闷了好久!人家想留住作为纪念的,酋长就是个强盗啊!涂涂从此以后就特别喜欢嘴上说他是强盗一枚!

  想到她那倔强的小脸,牧原笑了,以前的种种就像放电影似的全都在他眼前过滤了一遍,他握紧了手中的蓝色荷包,斩钉截铁的说道:“涂涂,我一定会救你的。哪怕牺牲我的一切”,眼睛里充满了肯定和决绝。

  他不会亲眼目睹涂涂离开他的,这样的结果他肯定受不了!他一定会发疯的!一定会恨死自己的!

  他回想起第一次见到涂涂修出人形的时候,就对她一见倾心,那时候的她,萌萌哒,一脸惊恐的样子可爱极了!那时他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去承认,再加上涂涂做其他都是笨笨的,所以特别想让她变得跟他一样,更加超能,更加全才,这样在别人面前,他才觉得追她才有面,有范。

  如今看到半死不活的涂涂,他突然想明白了原来以前对她的爱根本就不是爱,只是把她当成自己的私有物,什么都要按他的要求去做,尽量让她能够跟他登对,那是爱吗?他在心里不停的问自己:那只是难以承受的推拖罢了!爱她就应该给她好的,而不是强加给她,让她觉得跟你在一起压力很大,不是吗?

  牧原捂住脸,他现在都在做什么?他就是一个大混蛋!涂涂,我该怎么对你才好!我的自私给你带来太多的无奈和痛苦,可我依旧不想放手!

  牧原哽咽了起来,哭声卷着着忧伤不断的蔓延。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他们应该做什么?但是牧原心里却清楚的知道救涂涂,是最重要的事!

  这边在忧伤倒数,而鹿府那里却是忧心忡忡。听说鹿二爷从那个小树林回来之后就一直不吃不喝,精神一直一撅不振。没回来第二天,就卧病在床,沉睡不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