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酋长的叹息,牧原和小妖是不会明白的。他们很快从封印出口穿梭了出来。

  俩个人彼此互看了一眼,牧原指了指左前方,示意走这条路,妖姐姐点了点头,俩个人就运气腾地而飞,一路飞到涂涂所在的小树林里。

  天也渐渐快三更了,围观的人基本上都走光了,也就剩下涂涂和鹿二爷俩个人。

  等牧原和小妖到的时候,就看到鹿二爷在抱着她一步一步的往树林外走去。鹿二爷看到站在他面前的俩个人,停住了脚步。

  一个俊美不凡的翩翩公子,一个魅力四射的妙依女子,如此站在他面前,特别是那个男子容貌,居然与他无过之而不及,不相上下。

  鹿二爷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居然也被他们俩个不可一世的容姿深度震撼到。心里不禁纳闷:奇怪,今天什么日子?竟然来了那么多帅哥美女。

  惊讶归惊讶,但该有的谨慎还是有的,环抱涂涂的双手不由得加紧了。

  牧原却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心里想的和眼中看到的只有被抱在怀里的涂涂一个人。“涂涂,”他心疼的喊了出来,刚想从二爷手中抱过来,没想到鹿二爷却让他扑了个空。

  牧原双手定在半空中,特别的尴尬不已,是抱还是不抱,一时出现僵局,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他的心感觉都要窒息,最爱的涂涂啊,以前都是朝气勃勃,叽叽喳喳的像个百灵鸟一样那么可爱,可现在正奄奄一息的在别人的怀抱里,这让他如何能不心痛?

  牧原看着把涂涂维护的很紧的鹿二爷,刚才在水晶球里,看到的就是这个人,顿时怒气冲冲,释放自己的威压,希望他能知强而退。

  鹿二爷呢,脸色也是非常的凝重,看着牧原,从他身上感觉到此人肯定很在乎他怀里的小狐妖,心里有种莫名的气愤,哪怕他明知道自己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但是就不想让他把涂涂抢走,所以他也释放自己的威压,虽然相对来说弱的很,但鹿二爷还是挺起胸膛,直勾勾的看着牧原,气势也是锐不可挡。

  抱在怀中的涂涂也许是被他们的气氛所惊吓到,微微睁开那双略微沉重的双眼皮,气息微弱的抬眼对二爷说:“怎么了?”。

  涂涂并没有注意到还有其他人的存在,看来刚才的受伤让她一时半会不能有太大的动作。

  “涂涂,涂涂,涂涂”妖姐姐那甜美的声音如天籁之音,此刻却夹杂着焦急的语调,对着涂涂不停的叫道。

  “咦,我怎么听到了妖姐姐的声音。我是不是太想妖姐姐了,所以出现幻听了吗?”涂涂依偎在鹿二爷的怀抱中,竖起那白皙的颈脖疑惑的问道。

  “涂涂,是我,妖姐姐来了。我们回家,好不好!”妖姐姐看她这副脆弱娇美的模样,心里不禁疼惜起来。

  牧原看着涂涂那虚弱惨白的样子,让她增添了不少病态妩媚感,他心里喜欢的很,却他不希望这样的美出现在她受伤的这一面。他轻轻的抬起手,想抚摸糊涂涂那苍白如雪的脸庞,可动作进行到一半最终又不甘的放下,小声的说道:“涂涂,我是酋长大人,你的臭木头来接你了,我们回家吧”

  声音如此的卑微,又如此的忧伤。他深怕自己一个大声就会把他最爱的睡美人涂涂给吵醒。

  “咦,我怎么也听到酋长大人的声音了。我是不是在做梦啊,酋长大人我错了,以后我会乖乖的,不会不听话的,会好好练功,好好打扫你的房间,不会乱放一些虾米之类来吓你了。。。”

  涂涂的声音越来越小,不知她是清醒还是迷糊的状况下说的话,到最后只能听到她吚吚哑哑、模糊不清的片字片语。

  妖姐姐听涂涂说的,突然泪水涌奔,捂着嘴别过脸,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有点埋怨的看着牧原,牧原被她看的不好意思起来。

  牧原心里也要崩溃了,为啥对她那么狠呢?就算出发点是为了她好,也不至于让她会产生恐惧呀。我都做了什么?牧原在心里扪心自问。

  鹿二爷看着这对莫名其妙的男女,最终还是问了出来,“你们是谁?认识涂涂吗?”本来是不想搭理他们,可是看他们的表情,他们跟涂涂很熟。

  “我是她的酋长大人,小妖是她的妖姐姐,现在我们要带走她。”牧原亮出他的身份,就是想击退他对涂涂的追求之心。

  “我怎么辨别你们说的是真是假?”鹿二爷虽然心里已经相信他们的话,但是嘴上就是不想承认,所以为难了一下他们。

  “你是鹿家二爷吧!你的事,我也有听说过,虽然我很敬佩你爱狐的精神,可是现在涂涂必须跟我们回去。现在只有我们能救她。”妖姐姐软硬兼施的对鹿二爷说道。虽然她看到他那一刻,也被他的惊艳所刺激到。说话声音温柔逝水,黄金般的身材比例,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扑鼻而来。不管远看还是近看,就是很舒服!

  他和牧原的气质不一样,一个是火,点点星火就可以燎原;一个像水,滴滴答答就可以流入内心深处。而他就是水,能海纳百川,可以融入一切水源的尽头。水也能滋润所有万物,此刻他就像激流勇进的潮水,一旦碰到他的逆鳞,他会让你直接拍死在海浪上。

  V更0!新最;快上=Q酷匠DO网

  鹿二爷此刻的心情无及复杂起来,不知道怎么办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