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酋长意味深长的看了牧原一眼,淡定的点了点头,对着一脸疑惑的妖姐姐说道:“小妖(妖姐姐的名字)这本来就是他的事,让他去做吧!人生也不过如此,在艰难,也必须选择!何况那是他的意愿所为。”

  妖姐姐不明所以的看着老酋长,眼睛里的迷茫让她看起来更加妩媚动人!她看了看老酋长,又看了看牧原,低下头沉思了一秒钟,潇洒的走到一旁,不说话了。看老酋长那淡定自如的样子,肯定是心里有数,不会让他孙子和涂涂有事的。

  牧原看了她做的选择,虽然他不明白妖姐姐为什么会对涂涂好,但是多一个人疼她,他还是非常愿意的。他感谢的看了她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然后,他走到那个黑色水晶球跟前,双手打出几道繁琐的结印,俩个手五指微微张开,所有的灵力都汇聚在双手上,就有很多白色热气腾腾升起。

  牧原把它们放到水晶球上面,黑色的水晶球迅速发出微弱的亮光,牧原的额头微微渗出汗液,百年的功力,就这样不知不觉被全部用在这还不知道结果的水晶球上。

  水晶球忽明忽暗,牧原觉得自己有点承受不住了,可是爷爷却一直没让他停下,也就是说功力还是不够。他只好又使出灵力加注在水晶球上,终于百年功力彻底被用尽,它才发出了强烈的光。

  老酋长眼睛瞪的很大,脸上露出异常兴奋的表情,连忙说:“可以啦,可以啦!”老酋长此刻看到牧原成功点亮水晶球,终于可以完成自己的一个梦想了,激动的站了起来。

  牧原听到这句话,连忙收起手,五指并拢,那白色水晶球就像是变魔术似的自己往空中飞,飞到他们的头顶上方,亮光越来越弱,直到最后消失,就可以看到清晰的图像显现出来。

  妖姐姐这时也顾不得去了解牧原怎么样,她呼吸凝重的盯着水晶球看。她心里的不安不停的加剧,让她不由得慌了起来。

  牧原也不顾自己损耗功力带来的伤害,踉跄了一下,扶着桌子让自己身体稳下来之后,眼睛也是不眨的盯着水晶球看。脸色一脸的苍白,带有一种病态美。

  老酋长也想知道涂涂到底怎么了?居然让他这个卜卦师也算不出来,他都开始好奇涂涂的命运是什么样?需要启动水晶球才能看到。

  三个人彼此都静静的看着水晶球的图像,就看到了涂涂为了不让那个鹿二爷被那些猎狐者纠缠,自愿牺牲自己的那一幕。

  老酋长摸了摸胡须,若有所思的眯着眼,眼睛不停的转圈,脑子里不知在思考什么问题。然后,嘴巴一张,伸出一个手指头恍然大悟的叫道:“原来如此啊!”那语气,让人听了都五味杂陈,说不出用什么来代替。

  于是,他轻轻的拍一拍牧原的肩膀,脸部非常沉重,最后也只是说了一句话安慰他:“这是涂涂的桃花劫,必不可免的。”说完继续坐下,闭上眼睛打坐去了!

  牧原和妖姐姐目瞪口呆,谁都没想到如此呆萌又可爱的糊涂虫,只是不小心跑到凡间就能遇到自己的情劫?命中率太高了吧!

  m7酷+9匠网%首。K发{r

  牧原久久不能忘怀,涂涂居然碰到了桃花劫!更让他可气的是她的情劫里居然没有他的存在。他刚才看的很仔细,水晶球中的图像里,有俩个对糊涂涂有意思的男子。俩个人都是如此出众,如此不凡,哪里还有他的位置?可他忘了自己是怎么对涂涂的,在涂涂世界里,最危险的人物永远都是他这个酋长大人。怎么可能对她产生感觉呢?

  牧原心里觉得自己就是自作多情,明明在涂涂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关于他的身影,可是自己为什么还是对她念念不忘?当他看到涂涂受伤那一刻,他恨不得把那俩个人碎尸万段!让他们尸骨无存!

  气归气,但是看她受伤,还是忍不住愤愤不平,忍不住替她担心,画面很快就消失了,水晶球又恢复如初,变成黑色的球。

  老酋长看水晶球的灵力逐渐耗尽,便大手一挥,水晶球就落到他的手中,心疼的抚摸着它,还有点小埋怨的眼神看着怒气爆发的牧原,咳了一声,只是摇了摇头。

  老酋长心里暗暗失望,失落的说:“别气了,现在救人要紧。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知道吗?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跑也跑不掉。反之,不是你的,永远也不会是你的。”

  妖姐姐虽然不明白老酋长说的话,但是有一件事她是明白的“救人要紧”对!救人要紧。

  她拉住牧原的手,边跑边用手朝老酋长拜了一下,大声回答:“我们去救涂涂!”

  牧原也从气愤中缓了过来,朝自己脑门一拍,“救人要紧。我都快忘了!我们快走”

  俩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书房,老酋长叹息的摇了摇头,望着远方,不知跟谁说了一句话“为什么你要诅咒牧原的情劫呢?”

  空气中却无人答应,只吹过来一振暖暖的风来。老酋长又继续打坐起来,闭目养神。有些事,他算不出来也改变不了,就像涂涂,就像聪明过人,才貌双全的鹿二爷,或者就是锐智的猎狐王,看不透,也看不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