酋长大人坐在自己房间里面的床上,正在闭目养神。忽然,心口隐隐作痛,他那浓浓的眉毛微微闪动,嘴角上扯,俊美的脸抖动了一下,用他那修长而又柔软的手捂着心口,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才缓解了一下疼痛带来的痛意。他那双带着一丝丝摇曳的眼睛微微睁开,薄薄的嘴唇透漏着性感,却带着一丝怀疑的声音自言自语道:“涂涂!一定是涂涂出事了!”

  酋长大人捂着心口,忍着疼,从床上下来,还没走到门前,就听到门口有人敲门的声音‘咚咚’传来。

  “酋长大人,我是小昕,老酋长说让您去一下他的书房”外面站着一个约有十七八岁左右的,长的圆头圆脑的少年正在对酋长大人传话。

  \酷匠K-网;唯一2正~版,其☆他eX都。|是J。盗@版:j

  这名少年名字叫小昕,才刚刚修炼出人形,还有点不适应这个身体,一直在外面一会摸着自己的头,一会摸着自己的脸,像是开心又像是不开心,纠结的脸都快成正方形啦!开心的是他终于用了五百年修炼出人形,不开心的是这人形模样好像不怎么招人喜欢,特别是他本狐狸,大大的不喜欢。

  小昕望着房间里的酋长大人,撇了撇嘴巴,心里羡慕不已。整个青丘湖里,酋长大人是独一无二的美男子。没有人能和他那种淡然处之,泰然自若的气质相比,也没有人能和他那种超人非凡,聪慧出色的资质相比,哪怕连老酋长都不如。更没有人能和他那种俊美异常,只因天上有的长相相比。他们只能无比的逊色不染,在他面前就只是红花配绿叶中的一片绿叶,更加衬托出他的与众不同。

  正当小昕还在臆想的时候,门吱嘎一声,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他盼望相见已久的人——酋长大人!

  “拜见酋长大人!”小昕连忙拱手问好,不敢抬头看他,一时激动,说话声音都有点发颤。

  酋长大人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只是淡淡的‘恩’了一声就没有下文了。

  小昕那眉毛一挑,觉得奇怪,怎么没动静了呢?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了呢?一个嗯是代表的去还是不去啊?这个问题好难啊!小昕摸着自己的后脑勺,难为情的冒昧又问了一句:“酋长大人,您的意思是?”

  抬起头一看,被他的衣着惊到了自己。酋长大人穿着一身白上衣,白袍,腰带间系着一个粉翠玉扣,只是简单的装束,却是洁净、清爽,煞是好看,衬托出他的英俊潇洒,就像一个刚从天上下凡的仙人般那么戎雅、那么不凡!不由得看痴了。

  酋长大人刚想回答他的话,可眼睛向后一瞄,看到了急慌急了的妖姐姐向他这里跑来。他用手一挥,示意让小昕先别说话。

  小昕恩了一声,也随着酋长大人的目光往后看,原来是万狐迷妖姐姐。

  “妖姐姐,什么事让你这么急?”酋长大人开口说话。

  “酋长大人,我今天一直觉得心绪不宁,涂涂一直也没回来,我不放心呢!我总是觉得。。”妖姐姐用飞的形式飞到了离她不远处的酋长大人,也不管自己跑了那么久累不累,渴不渴,先立马说下自己的情况,涂涂从赌气出走,一直到现在都好几天没回来了,她这个心一直七上八下的,从涂涂走开始,就没消停过。

  “你是不是也觉得涂涂出事了。”酋长大人急忙打岔道,说话都有点急促,透漏出他的不安和担忧。

  “酋长大人,您怎么了?”小昕疑惑的看着他,心里却想着酋长大人为什么那么着急那个惹祸精糊涂涂啊?就连妖姐姐也是同样的疑惑不解的看着酋长大人,想从他的脸部表情看出个究竟。

  酋长大人觉得刚才自己太情绪化了,也怪糊涂涂,每次听到糊涂涂三个字,他就不由得紧张。在糊涂涂面前,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对糊涂涂那么凶巴巴,每天变着法惩罚她,无非就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感情。可刚才听到妖姐姐也有这个反应,那就说明涂涂这个笨蛋肯定出事了。

  现在他也不管自己的情绪外露不外露,拉着妖姐姐的手就朝老酋长书房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我们去找我爷爷。”

  妖姐姐任由他拉扯着向前走,对她来说也只能这样了,因为老酋长卜卦本领特别强大,而且他有预测未来的法力。现在,也只有老酋长有这个能力预测涂涂有没有事。

  小昕看着他们远去,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似的,挠了挠头发,摇了摇头表示不明白之后就离开此地去找那些没有修成人形的狐狸们炫耀自己的成果了。

  妖姐姐和酋长大人来到老酋长的书房,敲了一下门,里面没有回应,她们俩相互看了一眼,刚想在敲一遍门,这时就听到老酋长开口说话的声音:“进来吧!”声音那么厚重,那么幽远,就像一个年轻小伙嗓子有点哑的感觉。

  他们彼此点了一下头,推门而入,只见里面的陈设都很工整,都是些稀奇古怪的玩意。一些动物的标本贴的满墙都是,以为看到的是动物世界,大到捷豹,小到蚂蚁,只要你想的,这里应有尽有。房间中央还挂着一个东北老虎王的皮毛,虎头也挂在那上面,那双虎视眈眈的眼神看久了,你会从心里觉得身体发冷,从头到脚的害怕。虎王不愧是森林一霸,哪怕死了,它的威严依然存在。一个很古老的书架树立在虎皮前面,一共有四个书架一字排开,里面装满了所有的大小事物,以及所有种族的起源和人神鬼魔的发展史,物种特别齐全。其他空隙都是一些纸蝴蝶和纸鹤悬挂在空中,从窗外刮起一阵风,远远看特别像真的蝴蝶和仙鹤们在翩翩起舞。

  这个书房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原始森林。常年没有阳光照射,进去觉得阴森森的,连空气都是冷冰冰的。

  “你们来了。”一个声音把他们俩个吓了一跳,刚才看还没人,怎么一眨眼就出现一个人。他们定睛一看,原来是老酋长,他拄着龙头拐杖从虎皮后面走了出来。

  “爷爷”“老酋长”俩个人分别喊了一句。

  “你们坐下吧。我把你们叫来,我想你们应该也知道了。”老酋长抚摸着他那洁白如丝的胡须,一双小眼睛囧囧有神,好像看你一眼就可以看到你内心的最深处,指了指他前面的俩个梨花木椅,示意让他们坐。

  酋长大人和妖姐姐也就坐了下来,心情却平复不下来。妖姐姐担心涂涂真出什么事,没坐稳呢就开口问:“老酋长,涂涂她。。”

  老酋长伸出手,堵住她想说的话,妖姐姐看他那个手势,就知道老酋长心里明白的很,所以就没有往下说。于是,老酋长脸色沉重的从衣袖里掏出一个黑色水晶球。

  “这水晶球可以探知每个人所发生的前因后果,只不过看一次就要损耗百年功力,我的功力不足以支撑它探知未来,所以,你们要是想知道那个小糊涂虫怎么样,就必须从你们其中一个选择出来一个牺牲者。本来,我是让牧原(酋长大人的名字)来尝试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你。不过这样也好,至少牧原可以有选择了。”老酋长说完这一切,就闭上眼睛不再去看他们,似是假寐,又似乎是在休养生息。

  此刻,书房里安静的只能听到彼此那紊乱的心跳声。牧原和妖姐姐对视了一眼,就听到牧原苦涩的笑着说“妖姐姐,你不是一直好奇我为什么对涂涂那么严格?那么严厉干嘛?”

  妖姐姐被刚才老酋长的话还没消化干净,就听到带有磁性嗓音的酋长大人牧原问她的声音。她确实也好奇,牧原不像是爱好发脾气的人,也不是那种轻易把喜怒哀乐写在脸上的,但是除了糊涂涂以外。只要糊涂涂在,每次都能看到涂涂被他训得像个癞皮狗似的那么可怜。她不懂得摇了摇头。

  “因为我好怕我会先离开她。你也知道我们狐狸和猫妖都一样有九条命,我怕九条命都不够救涂涂的。只有逼迫她努力修炼,等她修炼到所有人都害怕的时候就没有人可以欺负她为止。涂涂资质很高,就是不爱动脑也不爱动手,不给她施加压力,她不会长大成仙的。”牧原略带抱歉的说着“所以,我就决定让自己做这个大恶人。我只想让她学会保护自己。学会长大!”

  妖姐姐听完,不敢置信的张大嘴巴,久久不能相信原来他对涂涂所谓的恶无非就是爱。宁愿让她恨一辈子,也只想看到她成长成熟的那天!原来,牧原喜欢糊涂涂啊!真的没想到啊!这简直就是一个爆炸性新闻!

  惊讶之余,她想起了刚才老酋长的话,若有所思的问他:“那你的意思是你愿意牺牲自己百年功力来探知她的未来和一切?”

  牧原只是点了点头,没说话。

  “不行,你怎么对她那么残忍,对自己也那么残忍呢?”妖姐姐边说边摇头,不停的用手推脱着,要是涂涂知道了,她得有多伤心啊!

  “涂涂就是我的生命。我的心脏就是为她而跳动,生命也如此。既然爱,就深爱,我不想将就。让我的爱在放大一点吧!”他用祈求的眼神看着那个已经哭的梨花泪雨的妖姐姐,“好吗?”

  “你知道你的牺牲代表着什么吗?百年后,你就没法参加灵果之选了!也许你就不能成为仙了!你知道不知道?”妖姐姐已经哭的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在哪里,她只是替他伤心,替他心痛罢了!

  这时,老酋长突然睁开了眼睛,他望着自己一直以来最引以为傲的孙子,如今的酋长大人,欣慰的笑了。他是想考验一下他的心性如何,看样子他以后没有什么不放心了。这样就挺好。为了爱付出一切,就像他年轻时候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