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管家连忙上前拍拍鹿老爷的后背,宽慰起来:“老爷,二爷毕竟长大了。您就不要那么劳累了。”

  鹿老爷一听这话,气都不打一处来。手一直指着鹿二爷远去的方向,喋喋不休的说着“他长大。他要是长大能惹这事?他要是长大他会有这个心思买狐狸玩吗?家业那么大,他从来都不过问。把重要的事一丢,就是为了买狐狸。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爱狐成痴啊。”

  林管家看鹿老爷这么生气,连忙点头附和道:“是是是,老爷说的是。鹿二爷是喜欢买狐狸,不过他都是偷偷给放走了,您不也是常说二爷有恻隐之心嘛,那是好事。只是没想到这次有点麻烦而已。您也说二爷不懂事,没长大就表示还小嘛!再等等,别气。等他长大,成熟了,自然而然就能独当一面了。现在老爷老当益壮,何必让二爷接手那么早。”

  鹿老爷觉得林管家说的言之有理,但还是又确定了一句:“其他的事我都依他,唯独这件事不可以。”说完拂袖而去。

  林管家一听,啪的一声照自己的脸颊扇了一下,还振振有词的说:“我怎么那么嘴欠。二爷要是知道了,非的扒我的皮”说完赶紧去追老爷了,“老爷,等等我。。。”

  这边,鹿二爷往他的后门那边跑去,一看没有人。他急得直跺脚,双手互相搓着,像热锅上的蚂蚁般焦灼。

  正当他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看到不远处有很多人在向前面跑去。他小步跑上去,抓住一个正在跑的一个路人:“大叔,你们这是干嘛去?”

  “你还不知道吧!猎狐王在抓狐妖呢!猎狐王太棒啦!就该把那些害人的妖精抓起。。”没等那个人说完,二爷松开他的手赶紧随着那些人往前跑去。

  “来。这人怎么那么奇怪!跑那么快干嘛!又不是抓你。”那个路人好奇的说了一句,后面的一个大妈听到,走上前,给他解释道:“你不知道那个狐妖就是从鹿府家跑出来的。刚才那个人就是鹿家二爷。”

  “啊!不会吧!这样有好戏看喽。”那个大叔不怀好意的笑着回答“走,快去瞧瞧”

  俩个人绝不放过这场好戏,连忙也向那个地方跑去。

  那糊涂涂干嘛呢?此刻他们已经飞到一个庄外小树林里,糊涂涂和明清道人一前一后的降落在一颗比较凸的树枝上,俩个人都是气势汹汹,谁也不说话,只是用眼睛来对战,彼此的眼睛直冒火花,火影四溅。

  这时糊涂涂的眼睛变成红色,紧盯着他的眼睛不放,释放出她最不爱用的媚术来攻击他。可明清道人毕竟猎狐无数,怎么可能轻易受到迷惑,他用手在自己眼前轻轻一挥,他的眼睛从混浊变成了清澈。然后,他先发制人,双手打出几个手势,口中一喊:“去。”说完,用手一指,一个小纸片人出现在糊涂涂的眼前。

  糊涂涂本来施展媚术必须聚精会神,法力与气相通,结果因为一个小纸片人突然出现导致精神分散,法力反弹自己身上,受到内伤。只听到她啊的一声尖叫,哗的一声从树上掉落下来。

  糊涂涂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粉嫩屁股,站了起来赌气的说道:“算你厉害。居然不怕我的媚术。”

  第一回合,糊涂涂完败。

  “哼,我还有大招,吃我一尾巴!”糊涂涂看着立在树上的明清道人,开始双手结印,大拇指和食指不停的交替对换,大声一喝:“涂涂扫尾。”

  就看到她的身后出现九条红色的尾巴,红的妖冶,红的炫目。九条尾巴来回的摇摆,当糊涂涂喊到涂涂扫尾的时候,九条尾巴就像开了屏似的孔雀一样,齐唰唰的冲向树中站立的明清道人。

  明清道人小眼一眯,没想到糊涂涂看着呆萌,居然还是九尾狐,这让他很惊讶,他从来没抓过九尾狐狸呢。心里想到难怪刚才差点被她的媚术所中,要不是自己清心寡欲,今天有可能就栽在她的小手中。看来,不能小觑这个糊涂涂。他聚精会神想在施展法术,没想到糊涂涂的九条尾巴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分别抓住了他的双手和双脚,还有俩条缠着他的脖子和尾巴。只剩下三条尾巴在他眼前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没想到自己那么快就被束手就擒,不过毕竟是老江湖啦,明清道人还不至于那么软弱无能。

  糊涂涂一脸笑容,有点得意忘形,倏然不知江湖险恶这个道理。

  明清道人看着她的笑容竟然有点迟疑了一下,因为他感觉的到糊涂涂根本没用力捆绑他,也就是说她只想要逃命,并不是要杀他。

  他本来紧握成拳的俩只手竟然奇迹般地松开了,他不想杀死这个在他眼里有点胆大的狐妖。

  “小样,你还抓我,看我把你捆成大粽子。嘿嘿”糊涂涂那甜美的声音传到明清道人的耳朵里,明清道人听着她说俏皮话,心里不禁起一丝丝涟漪。

  当他想说话的时候,就听到稀稀疏疏的人影降落在地声音。四个婢女和左巴兄弟俩也来到了此处。

  四个婢女看到明清道人被尾巴缠绕在半空中,一脸的惊讶,异口同声的喊到:“主人。”说话的语气中带着不信和担忧。

  左巴和又巴俩个人也是一脸的不相信,彼此眼神交流了一下,点了点头,就看到左巴和又巴俩个人一人伸出一只手用尽全身力气,就朝糊涂涂的背后隔空一拍,“不要!”“不要”俩道声音同时喊了出来。

  一道是来自他们身后跑的气喘吁吁的鹿二爷声音,他们觉得不奇怪,可第二道却是他们的师傅明清道人的声音。

  四个婢女顿时神情凝重,恶毒的看着受伤的糊涂涂,心里想到此妖必除!

  糊涂涂接连受了俩掌,内伤加重,法力也不足以支撑她使用九条尾巴,所以给收了回来,瘫软在地上,哇的一声吐出一大片血来。

  明清道人缓缓而降,看着吐血的糊涂涂,心疼的无法呼吸,立马跑上去想看看她的伤势。

  “别碰她”

  还没走到她身前,就听见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他停止了脚步,站在离她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担忧的望着她那憔悴的脸。小脸白的异常,他藏在背后的手不禁握成了拳,骨骼都在吱吱想。

  鹿二爷连吃奶的劲都用上,才跑到那些看好戏的路人们前面,可成不想看到的却是这一幕。他飞快的跑到涂涂面前,轻轻的抱起她,帮她擦了一下嘴角的血,心疼的摸着她那嫩滑的脸,“你不是说让我放心吗?你怎么那么笨?”语气中带着责备和不忍。

  糊涂涂微微睁开眼,艰难的笑了一下,“我没事,不是不让你插手吗?你干嘛跟来。你快走。”说着无力,却用尽力气推他。

  “我不走,我们不是说好不分开吗?”鹿二爷伤心的流出眼泪,哭着对她说。

  明清道人看着他们,心里隐隐作痛,脾气突然躁动起来,“粉妆,把他们俩解决了。”说话生硬不带一丝感情。

  穿粉色衣服的那个婢女叫粉妆,她和其他三个婢女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在她们眼里,她们的主人六亲不认,无情无欲,怎么可能对一个从未谋面的狐妖居然怜惜起来。她们到现在还是没有消化刚才明清道人喊的那句“不要”二字,有点呆愣在原地。

  明清道人看着她们无动于衷,出手就用法力朝她们四个婢女一点,只听啊的四声疼叫,她们捂着受伤的左手臂,连忙跪下。

  刚才那一点也只是责怪她们居然不听话,所以没有下很重的手。可她们已经觉得自己捡了一条命,所以跪谢主人“谢主人成全!”

  说完,四个婢女就朝左巴兄弟俩走去。她们跟主人也很久了,自然而然也懂他说的‘他们’是谁!

  左巴和又巴还没搞懂什么情况,要把他们兄弟俩怎么样?师傅不是最讨厌狐妖的吗?这是怎么了?怎么让自己人来对付他们呢?

  他们吓得头都冒出汗来,赶紧磕头认罪:“师傅饶命!师傅饶命!”

  明清道人背对着他们,看他们一眼就觉得厌恶,甩了一下披风,就听到跪在地上的左巴兄弟俩惨叫的声音。

  他们捂着肚子,疼的在原地打滚。

  “呱噪,还不快去。”明清道人怒气冲冲的冲着婢女嚷道。

  四个婢女没办法也只能把左巴兄弟俩连托带拽的拉走了。不远处就听到“啊”的一声,惊飞了停在树上休憩的鸟儿们。

  鹿二爷不管他们有多惨,现在他的眼里只有失去半条命的糊涂涂。

  “涂涂,糊涂涂,你哪里痛。告诉我,好不好?你不要吓我!你还没有吃到我做的饭呢!小馋猫,答应我的一定要做到,”鹿二爷声嘶力竭的哭诉着,他好怕她会沉睡过去。他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渐渐冰冷,气息都是忽有忽无,不停的晃着她的身体。

  “二爷,我说了没事,你把我扶起来。”她声音听起来都在颤抖,却倔强的说自己没事。

  鹿二爷也不顾自己的眼泪,把她扶了起来,让她整个身体都依靠着他,糊涂涂用她那柔软的小手抹去他的眼泪轻笑着说:“二爷,你哭了!好丑!我不喜欢你哭的样子!”

  鹿二爷被她的话逗乐了,用手点了点她的鼻子,酸酸的说道:“你都这样了,还来哄我开心。你这个糊涂虫”

  明清道人看着他们打情骂俏,怕自己忍不住会杀了他们俩个,咬着牙说道:“糊涂涂,你永远跑不掉我的手掌心。今天暂且先放过你”

  说完,不带任何痕迹的潇洒离去。

  等到戏都散场了,这些看好戏的路人们才来到这个小树林。

  “咦,明清道人他们呢?”那些路人纷纷都探头张望,怎么就剩他们俩个了呢?

  都纷纷猜测结果是什么?有的说是鹿二爷他们赢了,那些猎狐者都吓跑了。

  …e酷匠Z“网首9'发

  也有的说狐妖被杀死,所以他们才不在现场。。。。总之,议论纷纷,众说纷纭。

  这边都在看热闹,却苦了在青丘湖里练功的酋长大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