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巴看到师傅这个气势,一时腿软,支支吾吾一个字都没说出来。他扯了扯左巴的衣摆,示意让他开口说话。

  左巴抬眼瞪了他一下,然后不紧不慢的对明清道人说:“岂禀师傅,徒儿我们在外面...”

  话还没说完,明清道人手一抬,左巴赶紧的闭上嘴巴,低着头。“早就猜到你们会闯祸,这一次是为师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以后是生是死与我无关。”明清道人傲慢的声音让左巴和又巴听到了一丁点希望的火苗。

  左巴和又巴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然后郑重其事的给他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还感恩涕零的说:“谢谢师傅成全。师傅英明。”

  明清道人似乎习惯了这样的膜拜,不以为然的看着他们,淡淡的说道:“听说你们抓到了五百年罕见的红狐,被鹿家二爷所救,是吗?”

  听着语气只是平淡无奇,但是让又巴他们兄弟俩个倏得心惊肉跳,难怪明清道人猜他们会来,原来他是对一切都了如指掌啊!左巴心里也被震撼到,果然是他们的师傅啊,一切都神机妙算。左巴赶紧附和着:“承蒙徒弟不才,所以辛苦师傅替我们出气。”

  “走,猎狐去!哈哈哈哈”明清道人张狂的笑声传遍四处,所有的弟子们都自发的向上空举剑,大喊道:“师尊万岁!师尊万岁!”荡气回肠,翰动人心!

  听到万岁二字,让明清道人心里更爽,又哈哈大笑三声,每走一步,就会有弟子主动让出一片空间,手依然在背后环绕着,大步流星的向前走着,白色的披风在风的吹动下飘舞起来,把他的背影映衬的更加高大英俊。

  左巴和又巴心里不禁感叹啊,人与人差距怎么那么大呢?难道他们都不是人吗?呸,谁不是人!他们是人,只不过是最底下的蝼蚁罢了!灰溜溜的跟在师傅后面,大气都不敢出。

  明清道人只带了他的四个婢女跟随,和左巴兄弟一共七个人浩浩荡荡的向鹿府奔去。

  夜幕降临,鸟儿都已经归巢,只有一些夜里活动的青蛙,蚕们在那呱呱乱叫。村庄里都燃起了灯灯之火,从里面时不时能听到打更的吆喝声:“小心烛火,关好门窗。”看似平静的夜晚,却透漏着不平常。一切太安静了,安静的可怕,甚至连月亮都偷偷的躲了起来,只留下几片黑雾遮挡着星空。熟睡的平凡百姓们全然不知一场激烈的战斗马上开始。

  鹿二爷从老爷房间出来,就去大堂找糊涂涂。进去一看,屋里灯火通明,却没有让他心动的身影。跑去哪了呢?鹿二爷小声嘀咕着,向四处张望。

  他有点不放心,看到一个家丁拿着字画从他面前跑过,恭敬的弓腰喊到:“二爷晚上好!”

  刚想走,家丁的手臂就被二爷那白皙的手给抓住,有点受宠若惊的问:“二爷,有何吩咐?”

  “在大堂里的客人呢?”鹿二爷一本正经的问他。

  “回二爷的话,您说的是个既漂亮又可爱的一个女子吧,她刚才问了小的,说哪里有吃的,我猜想她肯定是去厨房找吃的了”家丁想了一下,给了鹿二爷一个准确的答案。

  “恩,我知道了,你下去吧”鹿二爷摆了摆手,家丁就识相的退了下去。

  “真不愧是狐狸,还知道饿了找吃的。哈哈,”鹿二爷都不知道自己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都是满满的宠溺。他锁定厨房这个目标,大步向厨房走去。

  好想快点见到那个可爱的狐狸,想见她的心情让他似乎觉得走路都嫌的有点慢,干脆小跑了起来。

  等到鹿二爷到达厨房的时候,没看到她,问一下里面的厨娘,她们都说没有一个可爱的女子来过。鹿二爷不禁心慌了,急得在原地上转圈,突然脑袋灵光一闪,“不会是迷路了吧!”

  他越想越对,只要不出事,就放心了。他原地返回,又在四处找了找,总算在他的房间门前看到了那个让他担心不已而又娇小的身影。

  ◎看正R版vi章:节◇上酷a匠R)网+

  只见她正蹲在地上,和一只狗在大眼瞪小眼的对视。这画面太有爱啦!鹿二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个没良心的小狐狸,我找你找了半天,你居然在和一只狗玩的不亦乐乎”。语气中带着一点吃醋的味道。

  听到他的声音,糊涂涂立马站了起来,还用脚踢了一下狗头,“你这个赖皮狗,下回再给你比。”说完屁颠屁颠的跑到鹿二爷面前,挽着他的手臂气呼呼的说:“你都不知道我都饿死了,它居然扒着门就是不让我进。它好坏,居然还耍赖皮”

  听着她撒娇的声音,鹿二爷那冰冷的心都快融化了,他点了点她的鼻尖,温柔的说:“那是我的房间,不是厨房,当然不让你进去了。你是不是迷路了?”

  糊涂涂看到自己被拆穿了谎言,冲他吐了吐舌头,调皮的说:“嘿嘿,被你发现了。谁让你们家好大啊!房子都盖的一模一样,当然不知东西南北了。”还不满的撅了撅嘴巴。

  鹿二爷看她的模样,就想笑,瞧她那嘴巴撅的都可以挂好几个油瓶了,连忙哄哄她:“好好,怨二爷家房子大,哪天你不高兴了就让你拆掉。”

  “好啊,可是我要是把房子拆了,你上哪住啊?”糊涂涂眨眨眼睛,疑惑的问他。

  这下还真把万能的鹿二爷给问蒙了,这个糊涂涂啊,还真想把他家房子给拆了呢!居然都想到这个问题了,难道都不知道是哄她玩的吗?

  那你就太不了解她了,她整个就是糊涂虫,哪怕你说的天花乱坠,她都会信。就因为她这个性格,不知道被酋长大人耍弄无数次,还屡试屡爽。所以在她(狐姓宝典)里面可没有‘开玩笑’三个大字!

  趴在地上的小白狗,并不是很大,是个母狗,正生气的用它那小爪努力的刨地面,好像这个地面跟它有多大仇恨似的,非要挖出个大坑来。俩个眼睛圆溜溜的一直盯着糊涂涂看,它只是普通的狗,没有法术,要是它会说话,肯定是在说“放开我的二爷!把你的爪子拿开。”

  不用说也是鹿二爷的魅力太大,连他的狗都被深深折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