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涂和鹿二爷这边一切都在进行中,却苦了替他们背黑锅的可怜摊贩。

  可怜的那个瘦小摊贩本来就没几两肉,被左巴打的鼻青脸肿后,愣是看不出来他之前的瘦小模样,估计连他妈都不认识。直到他跪地求饶,再加上那些看不过去的路人甲们替他求情,左巴才罢休。

  左巴气呼呼的来到又巴面前,看又巴还没醒过来,朝刚才鹿二爷打他的那个地方用力一敲,只听如杀猪般的嚎叫声“啊!”顿时穿透耳膜。

  “你醒了!狐狸呢!”左巴根本就不管他痛不痛,现在只想知道可以让他们解脱苦海的红狐跑哪去了,语气中带着愤怒。

  又巴一看到是左巴,受伤的心灵就像找到了温暖的怀抱,感觉左巴就像带着翅膀的小天使专门来解救濒临海岸的他,看着左巴的眼神都是爱慕之情,爬起来抱住左巴死守不放,还高兴的说“左巴,你可回来了,你都不知道我多委屈”像个受气的小媳妇。

  “你委屈,委屈啥?我只是方便一下,咱们的货物呢?”左巴边说,边扯着抱住他大腿的手,可又巴不知吃错什么药了,死活就是不撒手。

  4酷:=匠网永“久G免-6费看^小*说7

  左巴看着这个长的一副欠揍得脸,想到那句话: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看着这副图画,要多可笑就多可笑。

  周围的摊贩看到后都哈哈大笑起来。

  其中有一个摊贩大声尖叫:“我知道刚才那个人是谁啦!”

  此话一出,立刻惊动了所有的摊贩,都向他靠拢过来。“谁啊!那个人看着也好面熟!”一个比较憨厚,长的挺壮的肌肉男也插话说道。

  又巴听到有人认识那个打他的人,立马放开左巴的大腿,跑到那个肌肉男面前,大声嚷道“你认识他?快说,他是谁?”

  人家都说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你怎么紧抱的大腿,说松就松呢?左巴心里愤愤不平。但是为了查明真相,暗暗决定先提前放过他。

  肌肉男在原地想了想,不确定的说“他好像是鹿府出来的”

  另外一个长的比较娘的筷子男嗲声嗲气的说“你们真笨,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鹿二爷!”说完,还用他那玉指指了一下肌肉男的胸口,时不时用手帕掩嘴而笑。

  肌肉男包括所有在场的男的,都哆嗦了一下,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太肉麻啦。

  “那个鹿二爷家财万贯,而且鹿老爷也是有名的大善人,你们要是贸然行事,肯定不会成功的,会落下口炳的。”肌肉男还算是有点头脑的,听他一说鹿二爷,就想起来了鹿二爷的家庭背景,就奉劝他们一句。

  左巴摸了摸自己的胡须,颔颔首,也觉得肌肉男说的有理,毕竟人家家大业大,就靠他们俩个肯定是不行的,就算他们俩个能打,四拳也难敌百拳啊!看来也只能请师傅出马啦!恩,就这么决定。左巴握了握拳,坚定的想道。

  “左巴,我们怎么办?”又巴虽然笨,但有时候好歹还是能分的出来,也觉得肌肉男说的有理,但是自己没啥好点子,就转头问他。

  “又巴,走,我们回去找师傅。”左巴气鼓鼓的对着又巴喊,“快点,晚上之前一定要到。”

  “好。我们马上出发?”又巴想了想,现在也只有师傅替他们报仇啦!于是,俩个人风尘仆仆的开始回去找师傅了。

  其他人看到他们心急如焚的样子都觉得纳闷,至于跑那么快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何况他们俩也不是君子。演戏的人一走远,看戏的人也都纷纷散场,心里都想着还是抓紧卖狐狸吧,要不然回家又的跪搓衣板啦!

  左巴和又巴用尽吃奶的力气,中途连喝口水都不敢停下脚步,爬过好几座山,走过好几个乱葬岗,总算在夜幕降临之前赶到师傅的住处。

  他们眼前出现的是一座破庙,普通人也只能看到这个破庙,看是一回事,但能不能进去又是一回事。

  其实它就是一个只能看不能进的破庙!因为这破庙被他们的师傅用阵术给封印起来了。

  破庙不愧是破庙,庙门破烂不堪,里面都挂满了蜘蛛留下的房子~呵,蜘蛛网。门窗都是缺棱缺角的,静静的悬挂在木框上,好像你吹一口气就可以轻而易举把它从架子上吹落。

  里面什么都没有,就有一个残缺的女娲像,只剩半个身子坐落在烛台最高处。怎么看都透漏着一种诡异。

  左巴和又巴跪在门外,齐声喊到“师傅,徒儿有事拜见。”

  话音刚落,就看到一股大风席卷而来,院落里的树叶全都飘到半空中,朝他们俩个飞去。一瞬而是,所有树叶像有灵性似的,瞬间就把他们淹没,裹着他们不停的往泥刻的女娲像飞去,一眨眼的功夫消失不见在泥像里。

  等他们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师傅真正住所的大门外。

  红漆大门显得那么高大上,俩个门柱却是金灿灿,只见门中对联那么霸气侧漏!左面柱子:拂弦轻唱,不唱悲歌。右面柱子:信手填词,难填笑语。横批:世间欢乐,谁人知趣!

  听他们师傅说这幅对联里面参悟着道,谁悟的多,也就得道最多,离成仙反而最近。可左巴和又巴贪恋红尘太多,所以根本就参不透里面的道。他们也只是学了皮毛就被赶下山自生自灭。

  门匾上写着‘明清道府’四个大字,明清就是他们师傅的法号,他的真正名字却知之甚微。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从来都是带着银白色鬼头面具的样子示人。

  明清有个更久不换的习惯,就是喜欢一身黑衣,白色披风。他的手下形容他就是黑白无常的转世,凶狠手辣,捕抓狐狸速度已经超乎常人,是猎狐榜上的冠军,从未被别人超越。

  左巴和又巴当初也是奔着这个目标去找他的,结果没想到明清道人只是看了一眼,就甩手交给他的徒弟们,其中也没少被那些师兄师姐们整蛊。

  如今,在外面名声扫地的他们灰头土脸的看着大门,谁都不敢敲门,虽然敲门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左巴,要不我们回去吧,我们在重新去猎狐。”又巴胆怯了。

  “又巴,你这个胆小鬼,当初师傅说了就算我们在外面怎么样,都是他的徒弟,现在我们被欺负了,让师傅替我们出口气也是人之常情。”左巴可不想就这样算了,不想认怂。

  “那你敲门。”又巴向前推了他一把。

  “你别推我啊,”左巴也推了他一把。就在他们俩个为了敲门一事,争得你死我活的时候,“吱吱嘎嘎”一阵门开的声音,停止了俩个人的争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