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糊涂涂和鹿二爷玩的正兴起的时候,林管家从外面走了进来。

  “二爷,这位是?”林管家觉得莫名其妙,什么时候家里来了一个这么可爱的丫头---身穿粉色琉璃裙,肤色白皙,眼睛里透着灵气,会说话似的,精致的脸庞永远带着甜甜的笑,活波可爱。

  糊涂涂眨一眨眼睛,看到来个小老头,好奇的很。

  在青丘湖里,根本就见不到那么老的狐狸(晕,谁让狐狸有九条命,当然不死不老啦!)。

  看到林管家短短的白胡子,糊涂涂就好想老酋长啊!酋长大人是他的亲孙子,每次老酋长都是护着她,看着酋长大人被罚,特让她觉得超爽,反正没事的时候都会扯着他的胡须玩,也不会被挨骂。在那里,最疼最疼最疼她的就是老酋长。

  她好想扯一下这个小老头的胡子玩,看他疼不疼,然后对着林管家嗓音甜甜的说:“老爷爷,你这胡子怎么那么短,都没有老酋长的胡子长。”

  “老酋长?他是谁啊!”林管家看着这个萌的不要不要的小丫头,原本尖锐的声音立马温柔了起来。

  |e最新Ee章uV节_/上酷匠A}网pq

  “哦,我忘了,你不认识他。”

  林管家和鹿二爷一脸无语。鹿二爷有时发现她真的不是一定的呆。你看现在,糊涂涂在干嘛?

  哈哈,一手扯着林管家的胡须,一手捏着他的鼻子,兴奋的说:“疼不疼啊!老爷爷?是不是不疼!”

  哎呀!这画面不能看!惨不忍睹啊!鹿二爷都是用手捂住脸,只是没有捂那么严实而已,因为他也想看看一向不苟言笑的林管家会怎么面对。

  只听到林管家撕心裂肺的喊着:“疼,疼,小丫头片子,快放手,疼啊,胡子都要掉了”

  “疼吗?疼吗?老酋长都骗人,他说不疼?”小呆狐完全没意识到她真的把他啾疼了,她还以为老爷爷在逗她玩呢。边揪着鼻子,边加大了力度扯胡子。

  看着林管家马上要愤怒的时候,鹿二爷连忙把糊涂涂的一双手给拿了下来,忍俊不禁的笑着说:“好了,玩爽了吧。你看,林管家的鼻子都被你捏红了,胡子还揪掉了好几根呢。”

  “是吗?原来老爷爷没骗我!”糊涂涂一脸无辜的看着林管家,连忙低头道歉:“对不起,老爷爷,我以为”

  “哼”话没说完,就被林管家给打住。林管家摸着自己的鼻子,又摸了摸那还剩少有几根的胡子,脸都涨红了脸,脖子上都爆出了一根根青筋。

  “你这丫头片子,长的挺可爱的,怎么那么调皮?”说完,还傲娇的扬了扬头。心里想到我那可怜的胡子啊!宝宝心里苦啊!还幽怨的眼神看着他家二爷,希望让他来主持公道。

  鹿二爷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四处看看,就是不搭理他,让他去收拾他的小呆狐,他十万个都不乐意,小呆狐可是他心里的宝。

  “二爷,你,唉,老爷叫你去书房。”无奈之下,林管家叹了口气,说完就朝屋外走去,边走边说“我可怜的胡子啊!好不容易才长出来的。我的英俊潇洒全都毁啦!”还是向老爷诉苦吧,说不定还会赏他几锭银子。

  鹿二爷和糊涂涂俩个人哈哈笑了起来。糊涂涂可没觉得自己做错了哦!

  “我先去看我爹,你在这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鹿二爷临走前嘱咐一声,心里还是不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这,又多说了一句:“拿着这个,一定要放好,不要随便给别人。”

  说完从衣袖里拿出一个荷包递给她。这个荷包看起来很漂亮,手工细致,红色的段锦绣面,里面绣着鸳鸯图案。紫色的小绳栓着,衬托出它的精致唯美。

  “恩,我会放好的。”糊涂涂握紧荷包,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示意他放心,“别担心,我可是狐狸,谁还能骗得过我啊!”

  鹿二爷看她翘起的嘴角挂着满心的喜悦,七上八下的心也被她给稳定了下来。“好,”说完就打算转身离去。

  “等一下,”糊涂涂叫住了他,做出了一个让他想象不到的举动,(哈,别乱想,不是亲吻哦)她拿起鹿二爷的左手,把衣袖往上一卷,拿到自己的嘴边,用力一咬,直到咬出来一点血迹,她才把嘴巴从他的手臂拿开。

  鹿二爷微微蹙蹙眉,手臂传来的疼痛一逝而过,看了看那一排深深带着血的牙印,嘴角微微一笑,“这是?”

  “我给你的礼物,独一无二的哦!而且这牙印会跟你生生世世,所以这就是你属于我的标签。”糊涂涂得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拿着他的手臂不停的瞧,好像要把它瞧出一朵花来,脸上时不时的傻笑一声。

  “那我也要,”鹿二爷拿起她的右手臂,咬了下去,他不舍得咬疼她,只是留下浅浅的牙印,“那以后你也是我的标签喽。”

  糊涂涂看见自己手臂也有一个牙印,开心的就像个孩童,在那旋转跳舞,就像一个可爱的精灵在舞动,舞出了一片幸福的颜色,连空气都是彩色的。

  鹿二爷看她那么开心,就没有告诉她一声,悄悄的退了出去。

  没想到的是他们相遇时间太短,还来不及邂逅幸福就擦肩而过!从他走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他心里一直放不下的小呆狐。

  这一别,却没想到是永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