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那打的激烈,打的热火朝天,而我们的小公子哥去哪了呢?

  只见抱着红狐的小公子哥悠闲自得迈着小碎步,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大摇大摆的向鹿府走去。

  “二爷,您回来了。”鹿府管家眼尖的看到他家俊俏的二爷手中抱着不知什么东西,笑脸相迎走上前去问:“二爷,您这是买的什么?”

  “林管家,你看看这红狐怎么样?”小公子哥兴奋的举起手中的红狐给他瞧,嘴角老是偷偷咧着嘴笑。。

  鹿府管家姓林,从二十多岁就在鹿府当管家,没想到一待就待到现在,差不多快有二十年了!此人兢兢业业,老实本分,深得鹿老爷器重。

  他看着鹿二爷手中的红狐,你说狐狸,他不是没见过,可这红色的狐狸倒是头一次见。他摸摸红狐的皮毛,红艳光亮,柔软而有光泽,一看就不是凡品。

  他担心的问道“二爷,这怎么得来的?这红狐一看就不是凡品,”

  “放心,一分钱都没花就到手了。我就是觉得它不凡,才决定把它救下来。”二爷满脸温柔的看着红狐,摸着它那柔顺的皮毛,爱不释手,抱着它就觉得心里住着太阳般暖暖的。

  林管家看着二爷的表情,也不好多说什么,早就知道鹿二爷特别喜欢买狐狸,只要是他看上的,不管多少钱都愿意买下来。

  所以,坊间有这么一首打油诗就是他的写照,诗是这样写的:鹿家有个鹿二爷,美酒佳肴不沾身,若问二爷爱什么,唯独最爱青丘狐!

  这个坊间对鹿二爷爱狐成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二爷,我们回府吧!老爷已经从店铺视察回来了。”林管家笑着对鹿二爷说,语气中带着恭敬。

  “好,正好给我爹看一看。”鹿二爷带着有些稚气未脱的笑容,听到他爹回来就开心不已,抱着红狐大步就朝府内走去,想尽快让爹瞧瞧他的战绩。

  他们所住的村庄名字叫桐乡镇,镇子不大,却别具一格,风景优美,而且里面种满了桐树。

  不过这个桐乡镇的由来也是有一个传说的。传说天庭里有一位仙人特喜欢桐树,所以从玉帝那偷偷的拿了些种子,打算来到人间寻找一个地方把它们种下。

  酷b5匠e\网rW唯Q一'$正pe版D=,其他都是N盗版G

  谁知这件事居然被他的死对头知道了,向玉帝告状,还好,玉帝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虽然有点愤怒,后来用脑子想想不就偷了几颗种子嘛,不至于撤去他的仙位。

  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到最后也只是下一道手喻惩罚他去人间植树一万棵才能回归天庭。

  这也正好如了那位仙人的心愿,他用了一年的时间才找到这个土地肥沃的风水宝地,又用了十年的时间才把这些树种活。

  从那之后,本来是一片光秃秃的空地,经过他的神手之后就变成了如今的桐乡镇。

  鹿府就是坐落在桐乡镇中间,地理位置是最好的。鹿府很大,亭台楼阁,假山石林,还有一片竹林,走进去,就可以看到红色的房屋坐落在眼前,磅礴既有气势,大厅建设的金碧辉煌,柱子上雕刻着双龙戏珠,栩栩如生。

  府内有百名家丁和丫鬟,早上就听林管家说老爷要回来,所以他们都在尽快打扫卫生,整理房间。

  在走廊这擦地板的家丁,修剪花草的园艺工,扫地的几个丫鬟,他们看到鹿二爷回来都恭敬的喊到“二爷好!”

  鹿二爷笑着朝她们挥挥手,下人和丫鬟们就识相的各忙各的,忙的不亦乐乎。

  林管家把鹿二爷带到正堂,然后就退下去倒茶了。

  鹿二爷抱着红狐,眉头一皱,小声的问:“你说我要不要放你。”说着还摸了摸它的头。

  “这声音好好听哦”糊涂涂被这带有磁性嗓音给惊醒了,睁开惺忪的眼睛,“哇,好帅啊!妖姐姐没骗人!真有帅的爆炸天的男子!”

  只见鹿二爷长眉若柳,身如玉树,棱角分明的轮廓,外表看起来放荡不羁,但他只是微微一笑,俩道浓浓的眉毛都泛起柔柔的涟漪,让人不禁为他陶醉。

  糊涂涂,别做梦了,快醒醒!涂涂猛地睁大眼睛,差点就要沦陷啦!天呐,看到他,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砰砰砰的乱跳就像要蹦出来似的。

  这时他的声音又传到糊涂涂的耳朵里:“你要是想让我放你,你就点点头”

  看着他那迷死人的眼睛,糊涂涂用力点点她的狐狸头。

  “呀!你能听懂我的话!”鹿二爷看它点了点头,不以为然,突然反应慢了半拍后,啊的一声,吓得把怀中的红狐给扔了出去。他从来没有买到一个能听懂人话的狐狸。

  “别啊!”糊涂涂看着自己要被扔了出去,心里不停的呐喊啊。“别啊!”

  只听嘭的一声,糊涂涂就毫不客气的摔倒在地毯上。“疼死我了!我今天都被摔了多少次了!可怜我的狐狸腰啊!酋长大人,我知错了,快来救我吧!”

  此时还在青丘湖里正在调查伤寒来源的酋长大人,突然又阿嚏一声,所有的狐狸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它,好像都再说原来这传染源是你啊!

  酋长大人连忙摇头“不是我,怎么可能,我身体那么棒”。其他狐狸敢怒不敢言,都用手鄙视了一把才渐渐散开。酋长大人也纳闷了,我怎么伤寒了呢?

  可怜的酋长大人压根都没往调皮的糊涂涂身上想,所以他就杯具啦!成了这次伤寒传染源的重大嫌疑人,没有之一。

  再说糊涂涂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可怜兮兮的望着它。鹿二爷也知道自己犯了错,赶紧抱起来,低头看见它眼里的眼泪,心疼的要死,摸摸它那娇小的狐狸头,低声安慰道:“好可怜啊!你希望我放了你吗?”

  “恩恩。”被捆仙绳绑住,糊涂涂根本就不能动用法力,连开口说话都不行。只能努力的,用力的,使劲的点头。每点一下头就用它那水汪汪的眼神看着他。

  “好,我帮你解开。但是你不许逃跑。”他郑重其事的用手指着它,那眼神是多么的清澈和淡定。

  “好。。好。。好”糊涂涂还是用力点点头,我不跑,坚决不跑。她也不知道自己为啥答应他不逃跑,反正看着他那双闪着光的眼睛就是不忍心让他失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