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个猎狐者深怕糊涂涂醒过来,赶紧分工明确的动手起来。

  长的比较高,左脸上有颗痣的那个猎狐者名字叫左巴。三四十岁,满嘴胡腮,他麻利的把腰间的捆仙绳取了下来。

  听说这个捆仙绳是他的祖先九死一生从一个仙人那夺过来的,专门用来捆那些犯错的仙人。此绳索坚硬无比,普通的斧器是辟不开的。而且绳索长短可以自由伸缩,软硬也是根据人的情况来定,你越挣扎它反而捆绑的越紧。

  “左巴,你用这个捆仙绳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了”另一个长的比较矮的,右脸上有颗痣的那个人看着他用捆仙绳,觉得很奇怪,根本用不着。

  左巴不以为然,手中的动作不停,“又巴,你不懂,还是这样捆着比较放心。”说完,利索的把糊涂涂这个狐狸左一圈又一圈的捆了好几道,还使劲嘞嘞绳子,看它松不松。

  m最(《新}章f!节LI上=酷z匠(网

  没错,那个右脸有痣的就叫又巴,他们是双胞胎兄弟,样子长的差不多,性格脾气都一样,唯一不一样的就是一个爱赌,一个爱嫖。他们仗着猎狐者的身份到处无恶不作,不仅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还被人逼得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本来已经金盆洗手,这不也是没办法才重操旧业去猎狐。

  “太好啦!又巴,你看这红狐少见的很,皮毛光亮,一看修行就很高。”

  “管它修行高不高,现在赶紧卖掉它,我们好去还债。”又巴仿佛感觉到好多美女再向他招手。

  “咚,你在乱想什么?还不赶紧扛着”左巴照他的头中间重重的打了一下,把他一下从幻想中给打醒了。

  又巴捂着头,不满的说“怎么每次都打这个地方?就不能换个地方!为啥又是我扛?”他又不是真傻,出力活都让他干。

  左巴“恩”了一声,又巴看他的手又伸过来,赶紧麻利的把糊涂涂扛在肩上,“走,走。我扛,”

  说完,又巴扛着糊涂涂和左巴就离开了此处。等他们走远了,身后的假石阵顿时被破解,恢复了以前杂草丛生的容貌。

  被扛在肩上的糊涂涂慢悠悠的醒了过来。当她一睁开眼,就看到自己变回了原形,而且还被白色的绳索捆绑着。她动了一下,结果那白绳越来越紧,让她更加疼痛起来。

  “唉,呜呜,我怎么那么倒霉?这个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捆仙绳?这俩个人就是猎狐者吗?我怎么跑出结界外了呢?”糊涂涂在心里不停的哀叫,现在没有人再会来救她了。

  “妖姐姐,你怎么不出来找我呢?我讨厌死你了!酋长大人,都怨你,你就是大坏蛋。超级大坏蛋!”

  青丘湖内,还在思考怎么加大难度给糊涂涂的酋长大人突然“阿嚏”一声,奇怪的揉了揉鼻子,喃喃自语道“难道我受伤寒了?”说完又摇了摇头,继续低着头苦思冥想中。

  正在练功的妖姐姐同时也打了一个喷嚏“阿嚏”,“奇怪”,也就说了俩字就不当一回事继续练功为百年后争取无灵果努力。

  糊涂涂知道被救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出了结界,就相当于他们狐狸之间切断了所有联络,想想之后的未知数,她更加伤心了。边哭嘴里不停的还说着“小白,以后我不欺负你了,每次都把灵气最好的地方让给你。小红,以后我也不吃光你的零食了,我会好心的给你留一点。小酷,以后我也不嘲笑你是个无尾狐狸,虽然每次新长的尾巴都是我给揪掉的,。。。只要你们来救我,我一定乖乖的”

  说的那么诚恳,也无人答应,此刻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她这一路都在哭诉着,殊不知青丘湖那里炸了锅了!因为全湖的幼年狐狸没有一个不打喷嚏的,甚至连刚出生的那几个小小狐狸也都不停的打喷嚏,这下让酋长大人傻眼了,没听说过伤寒感染那么快的啊!此时的他一个头两个大,根本就把糊涂涂忘的一干二净,抛在脑后啦!

  等糊涂涂全都说了一遍的时候,累的口干舌燥,也没有人来救她,不过她也发现原来自己那么厉害,把所有的狐狸都惹了遍。难道这就是报应吗?她撇着嘴认命的闭上了嘴巴,被又巴扛在肩膀上晃来晃去晃晕了过去。

  糊涂涂就这样顺顺利利而且也莫名其妙的被他们带到了人间。

  又巴和左巴步伐很稳,走的也很快,没多久就来到了市集中心。他们直奔目的地,就是售狐市场。

  这个市场很大,一条街也很长,里面人来人往,不少摊贩都在这里摆摊,摊上都是大小不一的笼子,里面关着颜色不一,形状不一的狐狸。

  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他们买狐狸都是用来观赏或者当做玩物,在这里已经成了一种风气。他们比拼的不是你有多少钱,而是你的狐狸多值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