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虎走上前去把麻袋打开,那个人再也没有了那时候的意气风发,而是满头满脸的鲜血。

  唯唯碌碌的样子,对着我们几人就嗑头道“大哥,小弟黄猛不知道什么事情得罪了各位大哥,还请放在下一条生路。”

  看见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美好的生活,温柔的女朋友,幸福的家庭,这一切都已经没有了。

  或许不是因为他的原因,但他犯下的错误也是不可原谅的。

  黄猛看到了我,更是吓得连连嗑头求饶。

  “阿哲,你要怎么办就看你自己的了。”

  我点着,刘彪已经帮到了这个份上,剩下的事情当然就是我自己解决了,更何况,对于这种事情我不会假手于人?

  我脸色铁青着走了过去,捡起地上的棍子就是一顿猛砸。

  黄猛开始哀嚎,每当他哀嚎我就会一棍子直接砸在他的嘴上,鲜血飞溅,伴着两颗门牙在空中飞舞。

  黄猛开始不敢叫,只是整个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一脸的痛苦。

  “刀,谁带了刀?”

  而夜虎跟夜虎的人没有刘彪的示意都不敢把手中的砍刀递给我。

  “刀。”我大吼!

  “给他”刘彪一发话,身后的小弟马上手中的砍刀递给我。

  我拿着刀,对着旁边的两个大汉道“把他给我架起来。”

  那两人像提小鸡一般就把黄猛给架了起来。

  “把他的裤子脱掉。”

  身后的人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脱黄猛的裤子,虽然带着一脸的疑惑但还是把黄猛的裤子给扒了下来。

  我拿着手中的砍刀一刀就把他下身的小弟弟给斩断了,半晕迷的黄猛发出犹如杀猪般的嚎叫。

  接过刘彪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手上的血迹,走出了地下室。

  敢干我老婆,我就让你断子绝孙。

  酷W匠网#;唯;一'正7版,其t他&●都是、4盗m版

  在我走后,刘彪居然下令把黄猛的手筯脚筯全部砍断,舌头也给切了,然后直接扔在大街上任其自生自灭。

  今夜又是月圆,月亮洒落银白色的光芒,我自嘲的笑笑。

  刘彪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兄弟,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不就一个女人吗?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手足是跟随自己一辈子的,难道你还能指望穿一件衣服一辈子。

  凡事看开些,不要为了一颗树放弃了整个森林,我兄弟的能耐,本事,长相,她不要你,是她的损失。”

  刘彪顿了顿,用非常森冷的语气接着道“并且,她以后也不会再有人要了。”

  “彪子,别乱来?”

  “你还护着她吗?”

  “你想怎样?”

  “哼,她不就是仗着自己有几分美貌吗?我就毁了她的容,我倒要看看,她变成丑八怪之后谁敢再要她。”

  我对着刘彪摇了摇头道“算了,我不想这件事再继续下去了,就在今天划上个完美的记号吧,彪子,别找她麻烦了。以后,她走她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今以后,她是死是活都与我再无关系,但我不希望我的兄弟为了我再去伤她。”

  刘彪无奈的摊摊手说“好吧,你就是太过于仁慈了。”

  回到家,我美美的睡了一觉,这一觉睡了十二个小时,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伴随着这一觉烟消云散,一梦而去了。

  只是留在心中的疤痕再也不能愈合。

  “做人要学陈冠希,随身携带照相机。”刘彪在我走的时候意味深长的说了这句话,我当然理解他的意思。

  他希望我像希哥一样处处留情,却又无情。

  女人,不管是为了名利或是逃避寂寞,都会心甘情愿的出卖自己的身体,那么,李雪嫣是否可以成为我的试金石。

  :你动我老婆,我断你子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