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

  我明白,他所说的圆光师父,估计就是那矮道士吧。

  常师父问他圆光师父和那唐某人呢,在哪,他说在那坟头呢,还埋怨我们说都是我们之前瞎搞,害的人家两又重新忙活了起来。

  常师父也没说什么,毕竟这里面的门道,桃园主人也不太了解多少,就说去后面看看去。

  到了西北边的坟头时,那两人正拿着铁锹开始埋土,看样子那坑都下去一半了,效率还是挺快的。

  见我们又回来了,圆光师父就用一种带点责怪的口吻说道:“哟,你们怎么又回来了,是自觉良心上亏,过来帮我们填坑了吗?”

  常师父笑了笑,说:“良心上亏倒是不亏!就是听见这山根上有豺狗的叫声,过来看看!”

  圆光师父这才停了铁锹,从坑里爬上来,说:“恩,这群豺狗有问题啊,不知道是哪个高人在背后操控呢吧?”

  “高人操纵?为啥不是那豺成了精作祟呢?”常师父有点不解的问,这倒让我打心里开始觉得,难不成真如常师父所说的,那圆光师父的道行比他要高,人家能看出来他看不出来?

  “恩,我感觉是有人操控的,保不准是同行,咱们还是小心点吧!”圆光师父说着,又跟我说道:“小伙子,想必你这常师父也跟你说了吧,咱明人不说暗话,之前确实是打你的主意了,不过你放心,这事以后我们不会纠缠你了,你也别往心里去啊,来吧,帮我们填填坑吧,我这把老骨头了,折腾这么半天,累得慌!”

  若是没有杨宁这层关系,我肯定得破口一顿大骂,毕竟是想害我的命啊,这么随便一说就行?

  可那坟头是杨宁的,我也没说什么,过去拿过铁锹开始和唐某一起铲土,唐某倒是一句话没说,估计也是没脸见我,一个劲的埋头填土,而那圆光师父则和常师父去了一边,不知道聊什么去了。

  他两一过去,我就感觉空气都像是凝聚了,气氛有点尴尬,唐某如果真是杨宁的爸爸,那我不得对他尊敬些?可万一他心里一直觉得对我有愧疚,以后会不会避免杨宁与我接触?

  好在一旁的刘瞎子,没有和常师父他们去一边,过来找了个地方一坐,跟唐某聊了起来。

  他两聊的话题,和这坟头还有杨宁是没有一点关系的,我不是很感兴趣,我就想知道,现在杨宁怎么样了,她在什么地方,以后会不会故意躲着我?

  其实我也想好了,就算是她故意躲着我,等明天天亮了,我就去杨宁的家里去找她,跟她当面把话问清楚,我不相信她一开始接近我就是想要害我的。

  后来,将坟头填得差不多了,唐某就吆喝了一声,那圆光师父就和常师父回来了,说是要给这坟头做阵法,避免那些邪祟靠近。

  可能是因为常师父和刘瞎子在这,圆光师父有点避讳,就说:“我得施法子了,劳烦几位先回避下!”

  常师父笑了笑,说这个自然,然后领着我们朝着前院去了,说是先和桃园主人聊聊天吧。

  到了前院的时候,那条狗已经躺在一棵桃树下蜷缩成了一团,估计是睡觉了,周围的动静,也小多了,我问常师父是不是那帮玩意,知道了坟头已经经过处理,没太大希望了,就给走了啊,常师父说或许是吧。

  不知道啥原因,我吆喝了几声,里面的屋子并没动静,常师父也叫了两声,还是没反应,我问是不是给睡着了,折腾一晚上了都挺累的。

  常师父说不知道,先进屋看看吧。

  就在往屋子里走的时候,我无意间扭头看了下大门,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发现那门已经开了个缝,距离地面有个三四十厘米高吧,两个眼珠子闪了下,不过也就是闪了下就不见了。

  我啊的就叫了声,赶紧说道:“那,门开了,有个眼珠子闪了下,跑了!”

  常师父没说话,赶紧就朝着门口去了,我也扶着刘瞎子过去,出了大门后,四下看看,哪还有影子啊。

  “这些畜生进来了吗?还是刚准备进来,被你发现了,这主人是忘了关门了?”

  我说不知道,估计是刚想进来呢吧,还是赶紧回去看看桃园主人,问问他吧,当我们回到门内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不对头了,如果说桃园主人犯迷糊了,睡屋子里了,那绑在树底下的那狗呢?

  我再次朝着那狗看去,依然是蜷缩着身子,用手电筒照了照,肚子还随着呼吸起伏的呢,看样子是活着的。

  “这狗有问题?”常师父嘀咕了一句,就朝着那狗悄悄摸了过去,我本想叫住他,让他小心点,又怕惊动了那狗,便也跟了上去,手里的鸡血也准备好了,一旦发现不对劲,就泼上去。

  离着那狗还有一两米的时候,常师父就伸出手横在我前面,示意我不要动了,就当他自己个准备进一步上前的时候,那狗突然就抬起了头,看见我们倒是把它下了一跳,身子直接给跳到后面去了,我也是惊吓过度,这手不自觉的就甩了出去,泼了它一身的鸡血。

  不过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这东西会惨叫着在地上打滚,它只是朝着我们叫了几声,就开始舔洒到地上的鸡血,看样子这狗是没问题的。

  *酷…匠网Ne首:发%

  这下我倒是松了一口气,常师父也呼出一口气,说看样子是多疑了,说着,就朝着那桃园主人的屋子走去了。

  可能是狗刚才叫了,屋子里亮起了手电筒,我就笑着给常师父说:“看来这老头子真的是困得不行睡着了!”

  推开门的时候,就是一束手电筒的光亮直愣愣的照着我们,刺眼刺得不行,反倒是看不见这光后面的桃园主人了。

  “你拿着那玩意照着我们干啥?”常师父扭过头,用手挡在眼睛前面,问道。

  桃园主人没吭气,倒是那手电筒升了半米高,紧接着朝我们过来了。

  “大晚上的,手电筒照着人不刺眼啊?快关了吧!”常师父又说了句,可那边还是没吭气,我突然间头皮就发麻了,感觉这人似乎有问题,因为距离我们已经一两米了,这心瞬间就提到嗓子眼了。

  啪嗒一声,我也打开了我的手电筒,照着它,这一照,哪里还有桃园主人的身影啊,分明就是一张凶神恶煞的豺脸啊,那两奸诈的眼珠子,来回打着转,似乎它自己个也觉得马上要得逞了一样,那表情里带着股迫不及待的感觉,能看得出来它很兴奋!

  与此同时,常师父身上的铃铛,也响了起来,常师父喊了声快闪开,一把就推开了我,我身子一个不稳,就跌倒在旁边了,手里的手电筒也照到了其他的地方,就听见黑暗里一声豺叫声,常师父就喊了出来,骂了句这狗日的!

  我赶紧用手电筒照着发声的地方,就见那豺已经和常师父撕扯在一起了,它的嘴咬住了常师父的左胳膊,常师父干脆一个翻身,用胳膊顶着它的嘴,死死的按在地上,另一只手不停的朝着豺的肚子打去,至于刘瞎子,他是看不见,在旁边着急的喊着:“任生啊,快去帮忙!”

  我这次回过神,一下就扑了上去,一时着急竟然用手电筒去磕豺的脑袋,才磕了两下,手电筒就出故障给灭了,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就是一个劲的狠砸,常师父赶紧吆喝,它的头比石头还硬,砸脑袋没用,去打它的小腹!

  我这才赶紧往下摸索,摸到了它肚子时,就用膝盖一阵狂顶,它的后腿还乱蹬,指甲可能是划到了我的胳膊,火辣辣的疼。

  “给给,这是鸡血,往它嘴里灌!”这时候,一旁的刘瞎子凑了过来,伸出手,我赶紧从它的手里接过鸡血,又摸索到豺的头,一股脑的全撒了上去!

  这下,那豺就慌了,身子使劲的想要挣脱开来,但常师父按得死,我也紧紧的按住它的身子,就听见它发出急促的哼叫声,能感觉出来它很怕。

  不大一会,那豺就没动静了,旁边的刘瞎子也掏出了蜡烛和火柴,递给我说:“快点着看看!”

  当蜡烛点着后,那豺的眼珠子都失去光泽了,已经死了,常师父让我掰开它的嘴,把自己的胳膊取了出来,看着他满胳膊上的血,我心里就发毛。

  外面的狗也叫唤了好半天了,不大工夫,圆光师父就跑了过来,看到这个情况,又看了看常师父的胳膊,也没问什么,就说:“快给胳膊包扎下吧!”

  常师父说不碍事,年轻的时候这种事碰到多了,这点伤不算啥!说着,就坐到了旁边的床上,拿过包袱,开始给自己包扎。

  圆光师父问桃园主人呢,哪去了,我说不知道,我们刚才过来的时候就不见了!

  圆光师父沉默了片刻,跟我说:“小伙子,走,咱俩出去找找!让他两先呆在屋子里包扎伤口吧!”

  我看了常师父一眼,常师父说没事,去吧,我这才说那就出去看看吧。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两刚出了大门,那圆光师父就问我:“你觉得你这常师父,咋样?”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就说:“啥咋样?道行啊?我也不了解你们这,不太懂!”

  圆光师父赶紧一摆手,说:“不是!我是说他人咋样,你了解吗?”

  “挺好的,救过我的命呢,还帮了我这么多忙!”我说道。

  “听我一句劝,多警惕点他吧!”圆光师父的这话一出来,我身子都凉透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正准备问他呢,大门口就闪出了一个黑影,正是常师父,手电光也瞬间就照到了我两的身上。

  “任生啊,这是刚才那豺用的手电筒,你们找人用得上!”

  大概是刚才圆光师父先说了那番话,这时候常师父突然冒出来,着实给我吓得不轻,一时竟愣住了。

  “愣着干啥,给你手电筒,拿着啊!”常师父又补充了一句,我这次朝着他走过去,边走心里边琢磨,这个圆光师父的道行,是比常师父高,他和常师父才接触多点时间啊,就看出他有问题了?

  可不能啊,常师父这段时间帮了我这么多忙,两次救我都受伤了,我干什么要警惕他?

  不对,肯定是这圆光师父还想打我的主意,才这么说,想离间我和常师父吗?

  走到常师父跟前的时候,他就把手电筒塞到我的手里,还拍了拍我肩膀,说:“这外面啥畜生都有,自己个多操点心,别啥都听啥都信,别忘了,豺都会变人骗你呢!”

  我当然听得出来,常师父的这番话,是说圆光师父的,这就更让我慌张了,这肯定是常师父听到了圆光师父的话,才这么说的,让我夹在两人中间,着实尴尬。

  “恩,知道了!”我应道,毕竟和常师父在一起的时间长,我还是挺信任他的。

  常师父回去后,圆光师父就领着我朝一旁走去,走了有十来米,他就停下来告诉我,本意叫我出来就不是去找桃园主人的,按他的猜想,即便是找到,也应该遇害了。

  我问他为啥怀疑常师父,不能好端端的就让我警惕他啊。

  圆光师父说没什么,就是有点蹊跷,毕竟这世上,没有什么是值得万分信赖的,还是小心点的好。

  毕竟圆光师父也是提醒我,是好意,我嘴上也应付着说知道了。

  之后我两随便走了两圈,就回去了,毕竟这周围隐藏着多少豺狗,谁也不知道。

  后半夜,圆光师父和唐某两人将那个坟头彻底修好了,阵法也给重新整理好了,一大早,常师父就领着我和刘瞎子回去了,在回去的路上,常师父也没问我和圆光师父的话,总之,我这心里毛毛的,总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回到家的时候,我爸妈就问我们不是回来了吗,咋半夜又出去了?

  常师父说临时发生了点情况,就出去看了看。

  吃过早饭,我心里一直惦记杨宁,就跟我妈说我要去同学家一趟,随后又把常师父叫到一边,问他去杨宁家一趟,没什么问题吧。

  他说大白天的,应该没什么,不过还是多小心点吧,他今天身子不舒服,要和刘瞎子出去散散步,让我自己多操点心。

  我说我知道。

  正好村里有人要去市里,我就让人家给我捎去了,快到市区的时候,我就给我那同学阿飞打了电话,就是我借摩托车的那个同学。

  毕竟心里还是有点虚,我寻思多叫一个人,也给自己壮壮胆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