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

  后来过了有二十分钟吧,常师父和刘瞎子就回来了,先去前屋跟我爸妈说了些什么,随后就来我屋了,还把门给我关上,只留了我和常师父一人。

  “常师父,你老实告诉我,我是不是已经被他们盯上了,要跟我叔叔一样,成为杨宁养尸的一个牺牲品?”这会就我两个人,我直截了当的问,心里头实在是有太多的问题了。

  常师父点点头,很干脆的告诉我:“恩,目前了解的情况,你确实是他们的目标,不过这下咱们已经发现了它们的秘密了,八成是不能再打你的主意了!”

  “那也就是说,以后我是见不到杨宁了吗?”我问。

  常师父听我这么一问,微微皱眉,笑道:“咋了,你不关心自己的安危,倒是挺关心那女子的啊,莫不是动情了吧?”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唉,年轻人啊,还是早点收了这心吧,你两是没可能有结果的,你再想想,她接近你是什么目的?”

  常师父这么一问,我的后背就又是一凉,确实,如果按照现在所发生的事情来看,她接近我确实是有目的的,怎么可能会是对我有感觉呢?

  “那坟场水渠外的那个孤坟,是什么来头,也与杨宁有关吗?”我继续问。

  “恩,有关,不过那是海生女儿的坟,里面埋着的正是哑巴女!”常师父说。

  “哑巴女?她就是海生的女儿,那咱们昨天去河西村的时候,老刘家的儿子跟她一个村的,难道没认出来?”

  常师父笑了笑,说她们都不是正常人,易装还是挺简单的事的,而且这个是他从矮道士和唐某那确定了的。

  听到这,我越来越糊涂了,赶紧问常师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杨宁和那个哑巴女本身就认识?

  常师父点点头,说正是这样。

  随后,常师父就把他所知道的事情给我讲了一遍。

  原来,杨宁在六岁的时候,在河边玩耍被淹死,而她的爸爸,正好认识那个矮道士,这个矮道士在年轻的时候被杨宁的爸爸救过命,一直欠着这个人情,所以见他失去女儿悲痛欲绝,就决定用这个邪术——耕尸,来还这个人情。

  而这个邪术,常师父之前也是听他师父说过的,是个能将人起死回生的道术,但是时间非常长,并且需要别人的灵魂来养这个尸体。

  这一养就是这么多年,而杨宁的真身,也已经长大成人,至于我见到的那个,只不过是个半人半鬼的异类而已。

  至于拿谁的灵魂来养尸,也有讲究,基本都是哪里死了人,矮道士就去搜集人家的灵魂,而且得尽快,不然是无法搜集的,如果实在是搜集不得,他们就得来生取人的灵魂了,就比如之前黑城镇死的那个,还有我叔叔,都是被杀掉生取了灵魂的。

  至于这个哑巴女,确实是海生的女儿,也是前半年死的,是被人祸害后杀了的,矮道士本想取了她的灵魂,但由于死法悲惨,咒怨太深,邪气也太重,野道士无法搜集,便跟她达成了一个协议,那就是帮杨宁去生取灵魂,而矮道士需要帮助她的,就是给她的灵魂找一个安身所,也就是那个蓬头垢面的女人的身子。

  所以说,杨宁和这个哑巴女,是认识的,至于哑巴女为什么专挑淫邪之人,也是因为她是被这类人害死的,痛恨这种人而已。

  至于为啥我会被他们盯上,常师父没细说,只是说我身上有个秘密,现在还不能告诉我。

  而河西村那老头家地窖里碰到的那些怪事,常师父说那个矮道士不知情,可能是别人做的怪。

  “那豺狗那些呢?跟杨宁有没有关系?”我继续问。

  “没有,豺狗的事我现在是一点眉目也没有,但能肯定的是它们也是盯上你的,所以啊,杨宁的事虽然跟咱们没关系了,可豺狗的事,不得不多操点心,那个野道士的道法比我倒是高些,不妨回头我去找他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想些对付这些豺狗的法子!”

  “可是杨宁的复活,以后还是会需要有人来牺牲的吧?”我问,常师父点点头,说如果搜集不到灵魂,他们还是会找目标的。

  我问常师父这个事他怎么处理,会置之不理吗?毕竟有悖于道德和法律。

  常师父摇摇头,说现在还是先关心我的安危吧,至于杨宁的事,他无暇顾及那么多了。

  正说着呢,南边的山头就传来了像是豺的叫声,我心头一紧,问常师父莫不是那群豺来打我的主意了?

  常师父笑了笑,说:“怕是它们今晚的目标,是桃园里的杨宁吧,之前那坟头被矮道士做了法,更何况那还是桃园,桃木可是至阳的东西,那帮邪祟不敢靠近,而咱们今晚上去破了阵法烧了符,槐树也给拔了,杨宁可是吸食太多人的灵魂了,对那些东西来说,可是个香饽饽!”

  听常师父说到这,我可是坐不住了,赶紧站起身,问道:“你意思是它们要打杨宁的主意?万一墓室里的阵法被破坏了,有什么后果?”

  “这么多年耕尸的计划,就全部白瞎了!”常师父说道。

  “那咱们现在赶紧去帮帮她啊,不能让那帮豺狗得逞啊?”我说着,就开始拾掇衣服,常师父脸上露出一点难为之色,说:“按理说,它们都不是正常人,这事不该咱们管的,我这次受刘瞎子的嘱咐,也就是来帮你的,只要你没事就......”

  常师父说到这,不吭气了,他的意思我明白,就是能少一事就少一事,这事他并不想多掺和。

  最*新章…节9上e酷Nm匠!;网w

  “还是去看看吧,你们这些做法事的师父,不都是降妖除怪的吗,那豺狗也不是什么善类,既然出现了,咱们就去看看吧,反正迟早得与它们有一遭!”我并没有直接说是想帮杨宁,常师父也不笨,听得出我的意思,说了声那好吧。

  这次出门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两点了,就我,常师父还有刘瞎子三人,大概是太晚了,感觉特别凉,还没出村子呢,鼻子就开始吸溜吸溜了。

  在村口的时候,突然从草丛里跳出一只狗来,吓了我一跳,不过马上我就警觉的看着那条狗,心里开始泛起嘀咕,不会是和那群豺狗有关系吧?

  常师父喝了声:“去!”那狗就灰溜溜的跑了,常师父就笑着说只是一条普通的狗,不碍事。

  这时候,南山那头的叫声也越来越清晰了,时不时的夹杂着一些短促的叫声,像是警告的声音。

  我问常师父,杨宁会不会出现呢,常师父说之前挖坟的时候她就已经出现了,只不过我们都没发现,后来矮道士和唐某赶到的时候,也是先和她接的头的。

  “那她就不怕咱们破坏了阵法?为啥不出来阻止咱们?”

  “估计是因为你在的原因吧,不过也说不定,下了坟推开棺材盖的时候,我就有种不好的感觉,或许咱俩再有进一步的举动,她们就会动手要了咱两的命也说不准呢!”

  至于这个,我心里是有点不太愿意相信的,因为我打心眼里觉得,杨宁是对我没有恶意的,她不能对我下狠手。

  不过,这仅仅是我个人的猜测,准不准还是另一说。

  顺着桃园北边的墙,还没走到桃园的门口呢,就听见一个角落的草丛子里传来了异响,常师父让我们小心点,慢慢的摸了过去。

  走近了,约莫就看见几个狗一样的黑影,凑在墙根,像是在刨洞,常师父猛地用手电筒一照,喝了声:“去!”那帮畜生立马就警觉的面朝我们,眼珠子在光的照射下,发出阴森的光来。

  能看出来,这帮狗不是普通的狗,想起那晚上在黑城镇朝我冲来的那黑狗,我心里头就还有点犯嘀咕,常师父说别怕,有他在呢,说着,就从包袱里开始掏家伙,装着鸡血的瓶子自然是给了我拿着了。

  我问他除了鸡血,没有别的东西来克制它们吗?常师父说这里么的门道可多了,鸡血因为是比较平常容易得到的,所以用的比较多些,也是效果比较快的,像桃木剑,也很好用,还有符,阵法等等。

  再说说这几只狗,明显它们的目的不是我们,也不愿跟我们多较劲,更远处一个地方发出几声豺狗的叫声后,它们就跑了过去,常师父说不用追它们了,赶紧去桃园子里看看吧,现在估计这帮东西还没进园子呢,不然不能找地方挖洞啊。

  到了门口的时候,大门是紧闭着的,门口的那只狗,汪汪的叫个不停。可能是听见我们的动静了,门口的房子里传来了桃园主人的喝声,问道:“谁?”

  常师父说了声我们,随后屋子的门就吱呀的开了,桃园主人过来开了门后,说道:“正好啊,刚才那圆光师父过来提醒我,把门看好了,别放什么狗啊豺啊的东西进来,我还纳闷呢说这多少年没碰见豺了,他是不是瞎说呢,不过你们估计也听见了,这周围的叫声,听听,多渗人啊,快进来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