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师父说暂时还不确定,还故装神秘的跟我说:“知道这棺材里面是谁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心里倒是一惊,因为常师父说这话的口气,像是我认识这棺材里的人一样?

  “不是那之前桃园主人的女儿吗?我只知道姓唐!”我紧张的说。

  常师父笑了笑,说:“先做好心理准备吧,怕你等下看到了受不了!”说着他就把蜡烛递给我,要去推棺材盖。

  最0t新C章@节M2上酷=A匠网g

  我说这棺材盖不是钉上去的吗,不用叫人进来开吗?他说不用,说这个盖子并没钉死,说着,只听一阵摩擦声响起,那棺材盖果然被推开了,我的心也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心里寻思着到底是谁,莫非我真的认识?

  因为脑海里总是浮现出电影里或者小说里说的那场景,棺材盖一开,人只要探着脑袋往里头一瞅,要么有一股子尸气从里面冒出来,要么就看见尸体猛然睁开眼伸出手,所以我并不敢着急的去看,心里还是怕的。

  常师父也是先拿着蜡烛往棺材的上方晃了两下,觉得没什么问题,才探去了脑袋,随即,他脸上就露出一丝满意的笑,似乎这一切都如他所猜想的一样。

  紧接着,他就看着我,示意我看一眼。

  我咽了口口水,壮着胆,慢慢的伸出了脑袋,当看见躺在棺材里的那人脸面时,我的心里就如同惊雷炸响般,脑袋也嗡得一响,这不是别人,居然是杨宁!

  看见这一幕,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此时的心情了,虽说心里早就明白,杨宁不是普通人,可毕竟没有直接的证据,我宁愿骗自己,也不想承认她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可现在躺在棺材里的,分明就是她,一切美好的幻想,全都破灭了。

  她不是人!

  或者说,她不是活人!

  那既然这样,那个哑巴女会是谁呢?虽然只和她有过一面之缘,但我确定,她绝对不是杨宁,杨宁和之前桃园主人又是什么关系?

  更奇怪的是,这个坟头,打我小时候就存在了,这都多少年了?可这棺材里的杨宁,除了脸色发白外,并没什么太大的异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咋回事?”我赶紧问。

  常师父叹了口气,说:“有一种很邪门的道法,叫耕尸,也称为养尸,很久以前听我师父说起过,如果我猜的没错,这杨宁,就是当年在河里被淹死的那个女孩,当时死的时候是孩子摸样,现在已经长大了,也就是你见到的杨宁那副摸样,只不过还不能完全定性她为人,想必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会变成真正的人的!”

  听到这,我感到很不可思议,这世上居然还有这种事?

  “那你这么说,她还是会变成人的?那这应该是好事啊?”我说。

  常师父摇摇头,说:“我既然已经说了,是很邪门的道法,自然是要有人牺牲的,你叔叔就是其中一个!”

  正说着,外面就传来了狗叫声,像是有什么人进了桃园了,常师父说了句就知道他会来,说完,将棺材盖盖好,领着我出去了。

  出了墓室,我这心里真是什么滋味也有,我爸凑过来问我没事吧,里面是啥情况,我只是摇摇头,没有说什么。

  常师父也嘱咐旁边的人,说都不要靠近那墓室,小心有危险。

  而一旁的桃园主人,拍了下大腿,说:“坏了,有人来了”说着,就要去前院看。

  常师父告诉他别着急,应该是原先的唐主人来了。

  桃园主人一听这个,更是慌张的不行,赶紧就拿着手电筒,朝前面小跑而去了,过了一会,他就领着两个人急急忙忙的过来了。

  这两人一高一矮,其中那个矮的,身上的装扮就像是个道中人,我想这个邪门的道法,就是他来操控的吧,至于那个高个子,应该就是原先的桃园主人唐某了。

  那唐某和瘦子当时见这一副场景,都吓傻了,尤其是那个唐某,那副神色惊恐中又带着种愤怒,眼珠子都要冒出火来了一样。

  “谁?是谁让你们这么干的,给老子滚出来!”唐某吼着大嗓门骂道,就好像是我们这样,已经害死了他女儿一样。

  而一旁的瘦子,并没急着发火,赶紧就拿着个手电筒,朝着墓室那边去了,估计是想看看情况怎么样了。

  常师父也不怕他们,喝了声:“别看了,里面好好的呢,没动!”

  见我们这边有人应声,那个唐某直接就冲着常师父过来了,边过来还边骂,我赶紧走到常师父前头,怕那男的来真的,我爸也赶紧叫那一群相亲凑了上来。

  等他走到我们跟前的时候,可能也是见我们这么多人,没敢怎么动,就是厉声问:“谁让你这么干的,你是什么人?”

  看他的样子,也挺让人可怜的,估摸着他是觉得我们这样,会毁了那道士的道法,也就是不能让他女儿,也就是杨宁复活,所以才会这么狂躁的。

  常师父倒是压根不怕他,既然他敢领着我们这么做,肯定是早就想好了应对的办法,更何况,这个坟墓下面的情况,就如同他猜想的一样,看他那胸有成竹的样子,我也明白,唐某是拿他没辙的。

  “这里说话不方便,去一边说吧!”常师父说着,指了指一边没人的地方,正好那个矮道士也从墓室那边过来了,脸上挺轻松,看样子他也看出来了,墓室里面的道法,还没有被打乱。

  跟唐某会意了下,唐某就警告我们,不要再去那墓室里观望了,说完,就和常师父去了一边了。

  他们走后,我爸又过来问我,里面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倒是给他说说啊。

  我摇摇头,没有说话,心里反正是挺沉重的,毕竟我叔叔的死,跟这个坟头有关,可现在坟头里躺着的,居然是杨宁的尸体,那么我叔叔的死,岂不是跟杨宁有关系了?

  还有一点,常师父说这是个邪门的道法,得牺牲人的,我叔叔就是其中一个,那就是还有其他的人,而且按他所说,现在的杨宁还没有真正成人,这就还需要有人来养她这个尸,还得有人牺牲,这可是害人的招法啊,我们不管是从道义上,还是从法律上,是不是都应该阻止?

  可从私人的角度来考虑,我或许已经对杨宁产生了感情了,如果让我选择,我会怎么选择?

  我难道要告诉我爸妈,我喜欢上了这个不人不鬼,害死叔叔的杨宁吗?

  我爸见我不说话,就在我胳膊上使劲掐了下,有点生气的说:“不是跟你说话呢,想啥呢你?中邪了你?”

  我摇摇头,跟他说别问那么多了,然后朝着常师父他们那边看去,三人说话的声音很小,估摸也是怕我们听见,不过没有再吵起来,这就让我松了口气了。

  过了一会,三人可能是说完了,就朝着这边走来,那个唐某和矮道士还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当我看他两的时候,他两的眼睛赶紧又躲闪开来,像是有点不敢跟我对眼的感觉,这让我明白,他两心里有鬼。

  而常师父也没继续让那些乡亲挖坟,只是说今天就到这了,收拾东西回去吧,希望大家保密,说完就让大家散了,一旁的桃园主人,可能觉得很是对不住唐某,不停的在一旁说实在是不好意思,他压根拦不住。

  唐某也知道,常师父不是一般人,自然是不埋怨他,让他先去了前院了,这下,这里就剩下他,矮道士,常师父,刘瞎子还有我们父子两,看样子是打算捅破这里头的那层窗户纸了。

  可就在常师父准备说什么的时候,我给拦住了他,说:“我和我爸就先回去了,这里头的一些门道,我们也不想多听!”

  常师父看了我一眼,可能是明白我的心思,就说:“也是,这种事,你们普通人还是不要掺和了,你两先回吧!”

  我爸听了,还在后头用胳膊杵了我下,意思是嫌我话多,我也没理会他,拉着他就往前院去了,走了没一会,他就埋怨我,说:“咋了你是,这些个怪事跟你能没关系啊,你咋不听听他们说啥呢?不知道对自己操点心啊?”

  我说那是人家的事,咱们是正常人,听那个干啥!反正有常师父在呢,能帮咱们平了这些个怪事就行了。

  回到家的时候,我妈还没睡,见我两回来了就赶紧问我们情况咋样了,坟头开了没,没碰上什么怪事吧?

  我爸说树是倒了,坟也挖开了,但是他没进去看,就我和常师父进去了。

  我妈这才扭头问我,咋回事,里面是啥东西啊?

  我说没啥,就是一口棺材,挺正常的!

  我妈那多精明的人,当然不信我,说咋可能,我叔叔还是着了那坟头的魔道了,给丧命了,怎么可能挖开坟头没一点猫腻?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说完,也不愿跟她多说,就朝着我屋子里去了,躺在床上,压根就睡不着,后来还拿出手机,鼓足了好大的勇气,才给杨宁拨了过去。

  其实拨号之前,我就明白,既然我和常师父他们去挖坟,那个矮道士和唐某能知道赶了过去,那么杨宁,肯定也是知道的,这个电话,估计是打不通。

  果然,电话那头提示我的是关机,难不成杨宁知道我知道了这一切,打算从我的世界消失了?

  这样想,就让我有点害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