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
  最新章p‘节上MS酷匠w网

  但是毕竟眼见为实,既然看不到照片,我们也就打算回去了,在回去的路上,我给常师父说,回家我妈问我,可千万别把昨晚上的事给说出来啊,常师父说他这自然是明白的。

  骡子车到了那个大坡的时候,常师父还又停了下来,朝着河面看了看,问他有啥发现了吗,他摇摇头,不吭气,就是看了看,之后才继续赶路,回到家的时候,后背那个手印那,就凉的不行,因为事先告诉常师父了,不要跟家里人说,他也没有吭气,就是让我爸准备了点鸡血,领着我独自去了我屋子,用那东西给我擦了擦。

  完事后,常师父就让我父亲去外面寻几个壮汉子,要胆子大的,说要去挖坟了,我问他那人家坟头的主人不在,能挖吗?

  常师父胸有成竹的笑了笑,悄悄跟我说:“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挖开你就明白为啥我敢挖了!”

  我爸一听说要挖坟,脸上就露出点苦色,说:“这事没经过人家同意,要出个啥事,人家不会告我吧?”

  常师父说尽管去找你的人,出了事我负责!

  见他那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我爸也没多说什么,就出门了,等下午回来的时候,就说人都找好了,有七八个呢,都是本村的,年纪都挺大的,问常师父啥时候行动,他说白天动静太大,等晚上的吧,还让我爸多准备些蜡烛啊手电筒啊,打火机火柴等等,就连公鸡,都杀了好些个,取了不少的鸡血,有两只还是从别人家买来的。

  此外,常师父还准备了好多红线,红手套,还有几个红萝卜,纸钱也准备了一些,灵头幡是他自己做了一个,跟之前见别人家办白事时看到的有点不同,因为他的这个也是红色的。

  下午天随黑,村里的人就到我家里来了,这件事我爸已经嘱咐他们了,要严格保密,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常师父就领着大伙朝着桃园去了。

  至于现在的桃园主人,常师父说到时候动静大,想瞒着他来是不能了,干脆就叫上他一起,他要是阻止的话,不用理会,反正出了事他负责。

  果然,事情是瞒不住桃园主人的,因为桃园里面是有狗的,这狗的耳朵多灵啊,大老远的就叫唤了,常师父说不碍事,直接去前院大门,让桃园主人给开门就好。

  狗叫的越来越凶,桃园主人也终于出来,站在大门口问了句:“谁?”同时手电筒也照射了过来,当看见是我们后,他就惊讶的问:“咋了这事,你们要干啥啊,带着这么多铁锹干啥?”

  常师父让他开了门,直截了当的说要挖坟。

  桃园主人一听哪了得,赶紧拦到大伙跟前,说:“这可使不得啊,那是别人家的坟,人家把桃园包给我,你们要是动了他家的坟,人家回头找我,我咋交代?”

  常师父说不碍事,到时候他找你,你让他找我就行!

  可桃园主人哪肯依我们,就是死活不让,说这不是对人家不尊重吗,要不给打个电话,人家要是同意了,就挖,不同意,他反正是不同意的。

  常师父说打不打电话,他今晚都要挖这个坟了,至于为啥要这么干,这里么有什么古怪,挖开了就明白了,就算是报了警,他也得挖,总之,坟一挖开,事情总之就真相大白了,我看那常师父的意思,明显是料到了这坟头里面有什么猫腻了,就算是警察来了,估计也拿常师父没招。

  桃园主人让我们等等,他自己个进屋子拿电话本去了,常师父直接就带着我们朝西北角走去,一旁的狗叫得可欢了,我都寻思,可别桃园主人一着急了,放狗咬我们。

  其实我也是这样想想,毕竟乡里乡亲的,他也不能放狗啊,倒是那群豺狗,是我担心的目标,我也悄悄的问常师父,那群畜生,不会出现吧。

  常师父说他今天都准备充分了,带的东西挺全的,其中一部分,就专门针对它们的,所以并不怕它们出没,况且这么多人,它们不一定敢出来。

  还没到坟头跟前呢,桃园主人就从屋子里出来了,在后面吆喝着停住停住,说人家估计是睡熟了,电话没打通,所以我们不能动这个坟。

  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了,他能拦住?

  当然不能,常师父也没理会他,领着人就到了坟头,那桃园主人也是个实在人,这么多人,他要强拦,也是拦不住的,干脆就说:“那这事可和我没关系啊,我可是不同意你们干的,到时候出了啥事,人家找上门,你自己去抗吧!”

  说罢,他就站到一边,拦是拦不住,监督着我们还不行吗?

  虽说这个坟,在常师父看来是有猫腻,有脏东西作祟的,但动坟之前,常师父还是在坟头烧了几柱香,还用折好的杨树枝,在坟头周围插了一个六边形,用包袱里的红线,给串了起来,至于这个坟头上面那长的古怪的槐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样,树叶子像风吹过一样发出簌簌的声响,而桃园里的那些个桃树叶子,却纹丝不动,这让大伙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在后头悄悄议论,不会出什么怪事吧。

  常师父也一直和刘瞎子在一旁小声说着什么,透着那微弱的蜡烛光,我能看出来,他的眉头有点微皱,好像是发现哪里出问题了。

  随后他就让我给他打着手电筒,自己拿出纸笔,在那鸡血盆子里一抹,画起了符。

  画的是什么,我压根看不懂,一旁的刘瞎子,就举着个灵头幡,在那晃了起来,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听不大懂,我悄悄问常师父,这坟头里真的不会有鬼吧?

  常师父说有问题是肯定的了,至于一会挖开有什么东西作乱,现在还不敢肯定,说完,他就从他的包袱里,掏出几个带红绳的铃铛,让我把铃铛绑在那六边形上面的红线上,看着铃铛,我就想起昨晚上那条黑狗要扑我的时候,常师父身上的铃铛就响了,现在在这里也要绑铃铛,估计是有什么作用的。

  铃铛绑完了,常师父讲那几张符,用蜡烛点着了,同时嘴里念叨着咒语,烧的差不多的时候,手一扬,嘴一吹,就给吹到坟头上了。

  “可以了,大家都戴好红手套,开始吧,切记啊,看见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定要告诉我,别慌!”

  说完,大家伙就过来,从包袱里拿过红手套,虽说这棵槐树的下面并不是主墓室,但常师父说了,这棵树得先连根拔除,说完,他还找了一段红绳,在树腰子上缠了三圈,绑了个死结。

  随后又用白石灰,围着坟头撒了个圈,给大家伙说先顺着这个圈挖,挖的差不多了,用麻绳绑着这槐树,就能直接拉倒。

  我问常师父,为啥不带个锯,直接划拉几下子,不就倒了么,非得挖坑拉倒啊,多费劲。

  常师父说这里么有讲究的,树干得连着树根一起拔出来才行。

  见他这么说,我也没多说,也拿起个铁锹,走到哪白圈跟前,挖了起来。

  其实这坟头上的土,倒是一点不结识,很松软,用铁锹铲起来很容易,不大一会功夫,我们就在槐树的一圈挖出个圆环来,至于碰到了槐树的根须,就用锯子给锯断,约莫差不多了,常师父就让人用麻绳绑在了稍靠上的树干上,大伙齐心协力这么一拉,那树就像一个病倒的老人般应声倒地,树冠呼啸而过引起的那阵风,吹在身上特别的凉,我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随后,常师父让人把树给拖到了一边,之前用杨树枝和红线圈成的六边形也被打乱了,不过常师父说不碍事,树已经没了,不用再管那个。

  树没了,剩下的事就容易多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挖出了主墓室的入口,常师父让大家小心点,离那个入口远点,随后又烧了几张符,扔进了洞口,就这么晾了有半个小时,他才点着一根蜡烛,说进去看看。

  因为他的腿和手都有伤,其他的人又不愿意接近这玩意,我就自告奋勇的拿了个手电筒和铁锹,说要跟着一起进去,常师父没说什么,算是默许了。

  其实我的心里也不停的在打鼓,打小我是很避讳这些东西的,总觉得脏,谁家办丧事的死人饭和逢年过节摆放的贡品,我也从来不吃,这次敢进这个墓穴,算是我的一大突破吧。

  虽然有蜡烛和手电筒,可里面光线并不好,墓室里的情况并没有一目了然的呈现在我眼前,鼻子里也是有一股难闻的气味直往里面钻。

  借着手电筒的光,我一眼就瞅见了墓室中间的那口黑漆大棺材,常师父自然也是注意到了,不过他并没着急朝着棺材走去,拿着手中的蜡烛,来回四下观看,尤其是脚下,还一个劲的提醒我,当心脚下!

  而这墓室四周的墙壁,也很奇怪,在四个方向上,分别挖有四个凹槽,每个上面都有一尊雕像,更奇怪的是,每个雕像的胸口,都延伸出来一根黑色的绳子,连接到了黑漆棺材上。

  常师父说了句原来如此,就低头穿过了一根黑线,朝着棺材走去了。我也赶紧跟在了他的后头。

  我悄悄问常师父,是不是看出了啥,这里面不会有啥危险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