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

  我这时候就朝着那里面看,可黑咕隆咚的啥也看不见了,就是渗人得慌,吓得我也不敢看了,赶紧抬头望着上面,刘瞎子就是一直安慰我们别着急,等下就来人了。

  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地窖里就没出现什么大的问题了,等老头子赶来的时候,还一同两了两个年轻汉子,给吊下来一个篮子,把我和常师父一一拉了上去。

  这一出了地窖,我这心里就踏实多了,这时候也才注意到,我和唐师傅的裤腿都湿了,看起来像是潮气太重给闹的,刚才在下面的时候,一直就很阴冷,所以没注意,这一上来,才发现这个异常。

  至于常师父的脚,确实是崴了,都青了,手腕也是,疼得厉害,一旁的老头子也是连连叫苦,说是得罪了河神,八成他家里也要遭殃了。

  正说着呢,我感觉我的后背凉得不行,好像是刚才唐师傅给推的那个地方,我就让唐师傅给我看看,为啥后背这么凉。

  唐师傅掀开我的衣服,顿时就惊呼道:“你这是咋了,怎么有个手掌印?”

  我说不是刚才在下面,你说快跑的时候推的吗?

  常师父说他没有,刚才在下面灯都灭了,啥也看不见了,他也只顾着摸索那个雕像了,根本没推我啊!

  这句话给我惊得,魂都要没了,唐师傅手里的雕像突然掉了,他又摸索不到,而有个人也使劲推了我一掌,不是常师父,难道是那个雕像?

  常师父又仔细看了看,说这应该是个女人手掌,指头长而细,我试探性的问了问,是不是地窖里还藏着个女人呢,咱俩没看见啊。

  常师父说不可能,下去的时候已经打量过了,总共才十平米不到,哪能藏得住人啊,说八成是撞了那河神的邪了,看来这玩意真的有问题。

  正说着呢,外面就传来了一些人的惊呼声,是从东边的河岸传来的,像是有人喊着有人落水了。

  常师父道了声不妙,也顾不得脚上的伤,就往外跑,我也扶着刘瞎子紧跟在后面,至于老头子,在身后抱怨道:“完了完了,早知道我请你们来干啥啊,真是自作孽,这下得罪了河神,我一家老小,可咋办?”

  出了老头子家的院门,绕过羊圈,就见前面的河岸上,聚集着几个人,有人手里拿着长杆子,也有人正脱衣服,看来是准备入水,此外还有一个人往我们这边跑。

  等跟那人撞上面,常师父就拉住他问咋回事了那是,那人喘着大气,说:“不得了了,老刘家的儿子,被一个女人拖下水了,你们快去看看,能救上来么,我这就去找人去!”

  听到这,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害死叔叔的哑巴,不知道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等我们几个到了河边的时候,距离着河岸有十几米的地方,有个人还在那挣扎,一上一下的,求救声也变得弱了很多,有两个人已经跳进了水里朝着那边游去了,常师父赶紧拉住旁边的一个人,问是咋回事,那人就一脸恐慌的说:“刚才老刘家的儿子,拉着个女人到河边,说是带这女的去河里洗洗澡,两人一下水,那女人就拖着他往河中间游,老刘的儿子刚开始还笑骂着,说这娘们力气倒是不小,但是离开河岸七八米的时候,他就开始呼救了,说那女人要害他的命!”

  我看着这一幕,仿佛就已经看到了当初我叔叔是怎么下河被淹死的,在心里头也更确定了,这个拉人下水的肯定是和害死我叔叔的是同一个人,再联想到刚才在老头子家地窖里看到的那个雕像,还有那副挂在墙上的鬼怪的画,我隐约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什么关联,可又不知道从哪着手来解开这个谜团。

  再说说现在这老刘家的儿子,眼看就要沉入河底的时候,那两个乡亲也已经游到了跟前,一把抓他给托到水面上,同时也在叫骂着,我也隐约看到有什么东西从水里不停得冒出来,像是个女人的脑袋,不过只是出现了那么几次,便没影了。

  等二人将他拉上岸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可怕极了,常师父赶紧上前,给他做些紧急救治。

  而刚才下河救人的两个人,就给我们大伙说,刚才在河里看见了个面目狰狞的女人,跟个女鬼一样,黑又长的头发,紧贴着脸面,那眼珠子瞪得,都要吃了人一样。

  我赶紧问那女人是不是个哑巴?他两说不知道,反正是没听见她叫。

  好在老刘家的儿子,终究是被常师父给救了过来,吐出几口河水后,便没大碍了,他一脸惊恐的说:“妈呀,那东西要害死我,她不是人是鬼啊!”

  常师父让他别着急,慢慢说,问他那女人是不是个哑巴,他接连点了好几个头,说是,就是个哑巴。

  这下,常师父就转过来,对我和刘瞎子说:“我现在差不多心里有底了,这个在河里作祟的东西,跟桃园里的那个坟头有关,而且当年被淹死的女孩,远不是落水淹死这么简单,桃园的这个坟头,咱们是非挖开不可了,想必那桃园原先的主人,也会出现的!”

  见常师父这胸有成竹的样子,我赶紧问道:“你是说,关于哑巴女和桃园坟头的谜,你已经有答案了?”

  常师父笑着点点头,然后站起身让旁边的人把老刘家的儿子给扶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这世上好多的馅饼底下,都藏着陷阱呢啊,色字头上一把刀,这件事算是给你提个醒,回去吧,用拌有公鸡血的水泡个澡就好了!”

  老刘家的儿子一听,自然也觉得有些羞愧,道了声谢,朝着村里去了,我问常师父那老头子家地窖里的事,怎么解决?

  常师父说先不急,可以施个法子给地窖封起来,让那东西不再出来祸害人,至于最终怎么处理,那得先去躺桃园,事情会水落石出的。

  我看了看河面,问他那这河里的那玩意呢,咋办?不会还出来害人吧?

  常师父笑了笑,反问我道:“你没看得出来,这玩意都是对什么人下手吗?”

  听完这话,我愣了下,马上就反应过来了,我叔叔说是在桃园见到那个哑巴女的时候,祸害了人家,而这个老刘家的儿子,常师父刚才告诉他色字头上一把刀,看来常师父已经料到了,这个玩意,或许专门挑淫乱的人下手。

  “你意思是,只要大家伙检点些,不乱来,就不会被她盯上吗?”

  常师父点点头,说是的,再说了,她的踪影,也没人能寻得找,还是先提醒大家多操点心,趁早去那个坟头,挖开坟仔细看看,毕竟治本才是关键。

  至于老头子家里地窖的那个东西,后来确实经过常师父简单处理了,只不过这次处理的时候,旁边的老头子态度有点变化,我琢磨着应该是他见常师父都受伤了,外面还有差点死人,以为是这个河神怪罪下来了,怕他家里遭了报应吧。

  本来他说晚上家里也有点怪事的,希望我们看看,这时候却又说,没什么怪事了,不用等晚上了,意思也很明显,就是要赶我们走。

  临走前,常师父给那个地窖做了一些处理,还问了问关于海生女儿毕业照的线索,出他家院子的时候,又特意提醒老头子,地窖上面那个木盖子,千万别给揭开,旁边用白石灰画的那个符号,也别给弄乱了,尤其是盖子上面那个白瓷碗,千万不能动。

  至于老头子听不听我们的,那就不清楚了,我心里总觉得不太踏实,总感觉这个老头子要坏事。

  出来后,我们也又试着敲了敲海生家的门,希望海生能透漏些什么,但敲了半天也没动静,我们便朝着老头子所说的海生女儿的高中同学家去了。

  那同学叫林二蛋,老头子说是家里排行老二,村里人都这么叫。

  到了林二蛋的家时,他家里的人正在整理农具,说是前面的大坝要放水浇地了,他家的那几亩麦子得浇水了。

  酷0匠!网-;正$版首…●发

  林二蛋是个长相斯文的人,还戴着个眼镜,得知我们的来意后,就有点遗憾的说:“实在抱歉,那张毕业照还在,但是海生她女儿,已经从照片中给剪除了!”

  “剪除了?为啥?”常师父诧异的问,我也觉得事情是不是也太不顺了,哪有这么凑巧的事。

  “确实是剪除了,她死了之后,我奶奶来我家了,看到那个照片了,不知道从哪听说的,说不吉他,就让我们稍等,自己个进了屋子,过了一会,他就拿着一张带窟窿的照利的很,就拿着刀子,把她的那部分给划掉了!”说完,林二蛋可能是觉得我们还是不信片出来了。

  那个被空掉的地方,是最后一排靠中间的位置,这也说明,海生女儿的个头是比较高的,我又问了问林二蛋,海生女儿的长相外貌特征等等,听他说完,我就越来越觉得跟杨宁挺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