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常师父才笑着转过身,说:“这才对嘛,老实跟你说,你家这院子打我一进来,就有骨子邪气,你家撞邪了没假,你要是信得过我,就先将那道士的事跟我说道说道,我给你琢磨琢磨,待会我得亲自下去一趟,看看这地窖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作祟!”

  老头子一听,吓得脸色都变了,悄悄凑到常师父的耳朵边,小声说:“师父,那咱们说话他在下面会不会听见?要不进屋里说?”

  常师父笑了笑,说那就进屋里吧,正好坐下慢慢谈。

  老头说了声好,就小跑走到正房门口,推开门,请我们进去。

  老头家的正房,面积并不大,正中间靠墙的是一张四方桌,桌子上面放着一些供品和香火,正对着的墙上,挂着一张稀奇古怪的画像,画像的下面是河流,上面漂着一个披肩散发的女人,面目狰狞,胸前的两大块肉很是惹眼,明显是个女人身。

  不得不承认,打看这画像第一眼,我就觉得心里发毛得厉害,再闻闻这屋子里浓厚的香火味,我就感觉很不舒服,觉得呼吸起来都要困难了很多。

  常师父盯着画像看了会,就问道:“这可是河神画像?”

  老头点点头,说:“对对,那个道士也是这么说的!”

  “那你家地窖里供奉的,也是这画像里的东西了?”

  老头说是,是个铜像,那道士说的也是河神,但跟画中的不太一样,有些差别的,常师父也没继续问,就说:“我得下去看看,给我准备根白蜡烛来!”

  老头说了声得了,就跑到里屋,从抽屉里拿出一根白蜡烛,常师父拿过白蜡烛,出了屋子,停在了地窖旁边。

  Od看'正版#章~4节上Jd酷匠V网

  老头子说得找个篮子,绑在井绳上,把常师父吊下去。

  常师父摇摇头,说:“这井绳有问题,八成也是那道士给你的吧?”

  老头子一听,愣了下,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说:“对对,你真是神啊,这都知道啊,可是这绳子我们一家人也总是用啊,没出过问题的!”

  “那是你家里人用,若是我,怕是刚往下吊一截,这绳子准断,我这把老骨头,摔下去,怕是再也上不来咯!”常师父说着,就把蜡烛递给我,说:“任生,你陪我下去一趟!”

  我问他咋下去啊,要不要去别人家借根井绳。

  常师父摆摆手,说:“这地窖的两边,都有挖好的坑槽,蹬着坑槽就能下去!”

  说着,常师父就坐到地窖的旁边,将两条腿伸进去,用胳膊撑着身子,我突然想起个事来,赶紧就拦住他,说:“对了,不是这地窖里,都有二氧化碳的吗,不先测试测试吗?”

  常师父说不用,然后问老头道:“这个地窖的盖子,是一早就打开了的吧?”

  老头说反正他之前出门的时候就给打开了,之前那个道士提醒过,要是见天色变了,有要下雨的迹象,就给打开盖子,天热的时候就把盖子盖上,说这河神喜潮喜阴暗!

  常师父说那就对了,既然之前就打开了,二氧化碳估计是没了,可以下去。

  说着,他双手撑在地窖的两边,身子开始往下滑,大概是年纪大了,显得两个胳膊很吃力,我真担心他那枯槁一样的胳膊,就这么一断,给掉下去了。

  常师父脸上的表情,也很是紧张,身子颤抖得不行,我赶紧弯下腰,说:“常师父没事吧?”

  常师父头往下低了下,说:“明明看见坑在那呢,怎么踩不到呢?”刚说完,他的身子就稳定了下来,他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了下来,呼出一口气,说:“大概是真的老了,不比年轻时候了!”说着,身子又是往下送了一截,慢慢的下去了!

  看着常师父慢慢消失在漆黑的地窖里,我的心倒悬了起来。

  终于,常师父说了声下来了,就听见里面扑哧一声,火柴滑着了,紧接着就瞅见一点亮光,应该是常师父点着蜡烛了。

  “任生,下来吧!”常师父在下面吆喝着。

  我说了声好嘞,就也坐在了地窖的边上,伸进去腿,因为我的腿上有伤,下去显得有些吃力,好在小时候去奶奶家的时候,经常下地窖去存红薯,下去并没太大问题。

  不知道是地窖的下面本身就阴凉的原因,还是我的心理作用,越接近底部,我就越感觉一股子寒气,从我脚心钻进,直朝着头顶冒,等彻底下了地窖的时候,感觉冷的都要发抖。

  这地窖里的空间并不大,面积应该不到十个平米,高度也不高,人还得蹲着走,常师父这时候已经走到最里面了,在那的墙壁上,有个长方形的璧槽,高差不多三十厘米,宽二十厘米,璧槽里面像是一尊雕像。下面摆放着一张小方桌,上面是一些供品,点燃着的香火,发出殷红的光来,看着就渗人。

  常师父转过身,对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这才蹲下,朝着那边爬去,到了他跟前后,就借着微弱的蜡烛光,打量着那个雕像。

  很明显是个女人雕像,跟上面正房里墙上挂着的画像不一样的是,这个女人显得很漂亮,确切的说应该是妖艳,下身并不是人身,而是蛇的身子,上半身倒也是光溜溜的,头发跟古时候的女人一样是扎起来的,还有个发簪,两个耳朵有点大,在耳垂上面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到那里穿着两条小青蛇的。

  “这是什么东西?”我一边问一边转脸看向常师父。

  常师父的表情很严肃,盯着看了片刻,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小时候我师父带我见过一次这东西,实在是年代久远了,记不清了,怎么这里会有这样一尊雕像?”

  说着,常师父让我拿着蜡烛,他从背后卸下包袱,在里面找着什么东西,片刻功夫,就拿出一双线手套来,我问他要干啥,想拿起那个雕像看看吗?

  他点点头,说是,看看有什么猫腻没有,说着,就伸出手去拿那个雕像,不知道咋的,我心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想提醒常师父这玩意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可又一想,常师父干这一行多年了,经验比我丰富得多,他既然敢去动那玩意,肯定是在心里斟酌好了的,便也没说什么。

  再说常师父,拿起那个雕像后,就示意我往后退,看意思是想去洞口处,借着亮光,也看得清楚不是,但就在我转身,准备往外面爬的时候,后背一股子凉气袭来,手中的蜡烛,居然灭了。

  这封闭的洞口,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吹出一股子风来?

  顿时我就觉得身子一个哆嗦,除了眼前洞口处的亮光,啥也看不见了后面的常师父可能是推了我一把,说了声:“快跑!”

  可能是他也着急,这一掌推得用力了很多,差点没给我推趴下,没敢多想,连滚带爬的跑到洞口,就着急往上爬,可这腿是在是不方便,下来的时候容易,要上去就难了啊,常师父这时候也赶了过来,手里的那个雕像,估计也是没带上,直接弯下腰,凑起我的腿,说:“快上去!”

  而上面的刘瞎子和老头子,也是听到我两在下面的动静了,赶紧就放下了绳子,我见绳子下来了,干脆就拽住绳子,着急的喊了声:“快拉!”

  这话一落,上面的老头子和刘瞎子就合力往上拉,我还跟常师父说了句,快抱上我,借着力先上来点也行啊。

  常师父说不碍事,只是蜡烛灭了,暂时间不会有啥大危险,让我先上去。

  同时,他估计也在下面划拉火柴呢,就听见哧拉哧拉的响,但我低头看的时候,根本没有光,也就是说,这火柴都划不着了,真邪乎。

  然而,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之前下地窖之前,常师父就在上面说了,怕这个绳子会断,给摔了下去,反倒是到了这危急时候,我们都忘了这一茬,刚把我拉了有两米不到,身子突然就失了重,朝下摔了去,果然是绳子给断了!

  这一失重,我不自主的叫了出来,幸好常师父还没走开,给摔到他身上去了,不过他也没能站稳,和我一起在地上打了个滚,就听见他哎哟叫了一声,我暗想坏事了,他这一把老骨头了,哪经得起这么一摔,八成要出点事。

  “咋了,常师父,你没事吧?”我也顾不上疼,赶紧把常师父扶起来,常师父说脚崴了估计,手腕也疼得厉害,像是折了。

  我一听,这心里是又急又怕啊,上面的刘瞎子也着急的问下面到底咋回事啊,出了啥问题了。

  常师父朝上面喊着:“没啥事,一时半会死不了人,快去外面借根绳子,把我两弄上去!”

  刘瞎子听了,就让老头子赶紧出去找绳子了,常师父这时候也让我先上去,可我哪能走啊,搀扶着他,说:“不行,等会咱俩一起上去,把你一个人放着,我也不放心啊!”

  常师父也没说什么,就是从地上捡起那火柴,继续划拉了几根,依旧是划不着了,我问他是不是二氧化碳多了啊,他说不是,不可能一下子就多了啊,再说了,刚才那一股子阴风也怪啊,肯定和二氧化碳没关系。

  我问他那个雕像呢,给扔里面了啊?

  他说刚才一着急,给掉了,因为啥也看不见,他随便摸索了两下没摸到,就赶紧过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