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

  杨妈妈也紧张的说了句,快去看看!

  杨宁赶紧就快步出去了,我也起身跟了上去,一出了北房,头顶上的灯泡就忽闪了几下,但是院子里并没有发现啥异常,就在我准备问杨宁咋了的时候,见墙角那有两个亮点,像是狗眼睛发出的光一样,这给我吓得,赶紧就指着那喊道:“那是个啥东西!”

  杨宁自然也是看见了的,她的胆子倒是出乎我意料的大,没有回我话,直接就冲着那两点跑过去了。

  这下那两两点才忽闪一下不见了,紧接着一个黑影嗖得上了墙头,跳出去不见了。

  杨妈妈这时候也出来了,问杨宁:“看清楚是啥了吗?”

  杨宁说看清楚了!应该是个豺狗!

  豺狗?莫不是那只害死马老汉家黑狗和庆军儿子的豺?

  想到这,我就更慌张了,这下算是明白了,这玩意就是来找我的茬的,怪不得常师父给我打电话说有危险,八成说的危险,就是这只豺吧?

  “豺狗?来咱家院子干啥?”杨妈妈严肃的问道。

  杨宁说不知道,然后就朝着大门走去了,在门口看了看才又关上门进来了,同时说道:“妈,我今天跟他呆一个屋,你自己在那屋睡啊!”

  这话我一听,心里就有点小激动,毕竟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跟女孩单独睡一个屋呢。

  杨妈妈的回答倒也出乎我意料,很干脆,她说:“那行,多留意些!”

  之后杨宁就领着我进了东房,屋子里东西不多,简单整洁,在靠近东边墙的地方,有一张木床,是个单人床,好在我两都瘦,挤一晚上应该不是问题。

  本来我是要打算睡床边的,可她执意要我睡里面,我也争执不过,脱了鞋子就睡墙根了,衣服是没有脱的,一方面是不好意思,一方面是这屋子太凉了,冷的不是一丁点。

  躺下后,更是有一股子凉气,从杨宁那边辐射过来,看来今晚这个觉,是要睡不安稳了。

  杨宁也是一点睡意没有的,显得很有精神,一个劲的跟我聊天,我还转过过脸,趁着聊天的功夫,借着灯光看她的侧脸,真好看,怕是我这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已经动了情了。

  IA酷匠网x首@发#g

  不知道聊到啥时候,我就有点迷糊了,就快要睡着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阵狼嚎声,呜呜的,杨宁也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彻底把我的睡意,给激没了。

  她问我听没听见啥声音,我说听见了,像是狼嚎声,不会是之前那个豺吧?

  她说听声音感觉挺远的,而且不止一只啊,我这才竖着耳朵仔细听了听,确实,声音比较杂乱,各个方位都有,像是外面起了什么冲突。

  “不行,咱们得去看看!”杨宁说着,就穿了鞋,下了床,院子里的灯泡也又亮了,杨妈妈的话也从外面传了进来:“外头估计出啥事了,咱去瞅瞅去!”

  不知道咋的,我这心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也觉得出啥事了,便也下了床,出了屋子,三个人简单整理了下,就出了院门,几乎是小跑着朝着发声的地方寻了去。

  在路上,杨宁说刚才的那声音,有警告的意思,也有集结的声音,估计是什么人闯进来了吧。

  我说是不是那条豺故意引诱咱们出来的啊?

  杨宁笑了笑,说咋了,你怕啊?

  我说不怕,就是觉得在屋子里呆着挺好,为啥非得来看看,杨宁没回我的话,只是说放心吧,有她在呢,我不会出啥问题的。

  可没跑一段路,我就把持不住了,这腿上有伤,哪经得住这样走啊,杨妈妈说这样吧,她先赶去看看,让杨宁和我在后面走。

  杨宁说了声多操点心,就过来扶住我说:“要不然我背着你吧,兴许更快点呢!”

  我说不用了,你要是着急,和你妈妈一起快过去,我在后面自己走也成,她说不行,这深更半夜的,我一个人要是遇到个啥可咋办。

  我就说你不关心你妈妈,倒关心我了,我一个大男人的怕啥,其实心里真有点怕,不能跟她说而已。

  她说快拉倒吧,别多说了,赶紧走吧。

  就这样,我两在后头走,没一会工夫,那叫声就显得急促而刺耳了,我好像还听见了人的喝骂声,难道是这群豺狗又盯上什么人了?

  走了差不多五分钟,远处就看见了一点亮光,是手电筒。

  这光照着的地方,是几条豺狗,果然不出我意料,还真是那日我在麦地除草的时候碰到的那群,其中一条让我大吃一惊,正是马老汉家的黑狗,真是没想到,它也成了那只豺的傀儡了。

  再仔细一看,除了一些明显特征是狗外,还有几只样貌也是豺的模样,这些都会叫,应该是那只头豺的同伙。

  拿着手电筒的人,是背对着我们的,他旁边还有一个身影,应该是两人,怪不得那群豺没有过早的进攻,估计也是见有两人,才召集同伴的吧。

  可能是听见身后有动静了,那两人转过身,手电筒的光也刷得照到了我们这边,紧接着就是一个熟悉的声音:“任生?”

  我心里头一惊,这声音,分明就是常师父啊!

  那旁边的那个,肯定就是刘瞎子了,他们两不是去了桃园了吗,怎么也大老远的跑来了?

  难道是知道我有了危险,过来搭救我的,却不料被这些豺狗围困了?

  果然,我叫了声常师父,他便提醒我们这附近的畜生太多了,小心点,等我两走近后,他就说感觉我要出事就过来了,谁知道让这些畜生给缠上了。

  更不幸的是,刘瞎子的脚脖子,也让那东西给咬了一口,好在他们豺群里突然起了内讧,自己斗起来了,他两这才有了喘息的机会。

  说着,常师父还拿手电筒照了照刘瞎子的腿,因为是晚上,那血的颜色显得异常的深,看着就渗人。

  这下我也挺着急的,说那快点去杨宁家,给包扎下吧。

  说到这,我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头,就问杨宁:“你妈妈呢,她不是在我们之前就来了吗?现在人呢?”

  杨宁支支吾吾,说她也正奇怪呢,她妈妈去哪了,说着,她看向了面前的这群豺,我也看了看,一眼就认出了当初在麦地里嘲笑我的那一只,此时的它应该还是头豺的身份,站在豺群的最中央,只是奇怪的是,有一只体型硕大的,又不像豺又不像狗的东西,面朝着他们,发出嘶嘶的警告声,我琢磨着就是这只,引起了它们的内讧吧。

  常师父说这个地方不能呆太久,看看那些个畜生,一个个瞪着眼睛伸着脖子的,还一个劲的叫唤,估摸没一会会招来更多的这玩意,得赶紧找个落脚的地方。

  我说去杨宁家,不远,现在咱们几个在一起人也多,它们估计不敢乱来吧。

  常师父说好,就扶着刘瞎子,往回走,但是杨宁这时候却有点迟疑了,她看了一眼那些豺群,说:“这些东西怎么办啊,要不赶走吧?”

  “赶走?”常师父带着种嘲讽的口吻说道,随后又补充道:“咱们现在能脱身,就很不错了,你还想着赶走它们?你来看看,周围有多少只!”说着,他用手电筒朝四下照了照,手电光照过的地方,都会闪烁起阴森的眼珠子,时不时的发出一真真短促的叫声来,让我觉得心里发毛。

  “但是你觉得就是跑,能跑的了吗?不一定吧?”杨宁用一种很奇怪的口气问道。

  “你啥意思?意思是跑不了了?”常师父反问道,两人的话里都带着一根无形的刺,我看这自己人也要起内讧了,就说:“好了,刘师父被狗咬了,得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啊,杨宁啊,就先去你家吧!”

  杨宁听我说完,没有吭气,只是看着前面的豺群,说:“那你们赶紧往回走,我给你们断后,马上就追上你们!”

  我赶紧说不行,哪能让你一女人断后,她说别担心她,放心吧。

  正说着呢,前面的豺狗群,就传来一阵急促的撕咬声,估计是跟那只硕大的东西起冲突了。

  常师父赶紧用手电一照,就见三四只狗已经围在了那个硕大的动物旁边了,而那玩意的嘴,也已经咬住了一只狗的脖子,疼得那狗直哼唧。

  而在那玩意的身后,两只狗也朝着它后腿咬了去,但是被这东西灵巧的一个跳跃,躲开了,同时松开了那只狗,迅速的咬住了另一只狗的脖子,又快又准,再看看之前被咬的那只狗,脖子就跟断了一样,脑袋在地上拖着,没折腾几下,身子便一个趔趄倒下了。

  常师父说这个东西,样子像是个狐狸啊,但是为啥体型这么大,比狼的还要大?

  刘瞎子说那还用问,八成是成了精的呗。

  “也难为它了,刚才要不是它突然冒出来,吸引了那群畜生的注意力,咱俩就该都撂这了!当还它的人情了,咱们帮一帮吧。”常师父说着,把手电给了我,然后取下他背后的包袱,从里面拿出一个玻璃瓶。

  “任生,这里面是公鸡血,你刘师傅看不见东西,腿脚现在也不方便了,等下要是顾不到你两,碰上那玩意了,把这往它们身上撒,比你用拳头打用脚踢要管事多了!”说着,常师父把那玻璃瓶递给了我,我应了声,说知道了。

  毕竟是晚上,今晚上的光线还特别暗,常师父干脆脱了自己的外套,从旁边的地上捡来一根树枝,往上头一缠,又从包袱里拿出一个瓶子,往上头倒了点什么,闻着气味像是汽油。

  接着他就划着一根火柴,扑哧就烧起一团火来。

  这团火,可比手电筒有用多了,毕竟手电筒的光是成一条直线的,照射范围有限,这火把却可以辐射老远。

  常师父说不知道那个狐狸听不听得懂人话,说着就吆喝了两声,说:“你自己个也别和它们斗了,过来吧,咱们一边退一边想办法!”

  那条狐狸果然还是听懂了,嗖得一声就跑了过来,停到我们跟前后,又立马警惕的盯着那群豺。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附近不是有个村子呢吗,干脆往那边跑得了,兴许人多了,就有救了呢。

  我问了问杨宁,那个村子在哪个方向呢,离着这里远不远,杨宁用手朝着一个方位一指,说:“那个磨盘,就在那,去了那朝着另一边走就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