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

  我琢磨着反正她也看出来了,我要是继续撒谎骗她,也没啥意义,反而会给人家留下小家子气的印象,干脆就捅破这层窗户纸吧。

  “恩,是啊,既然你都说了,那我就干脆的问你啊,你是不是有问题啊?”我承认我问这句话的时候是鼓起很大勇气的。

  “我有啥问题?”她现在反倒是跟我装糊涂了。

  “你不是人吧?”我继续厚着脸皮问,心里也明白,问这些话,肯定会伤害到她,但我不得不这么问。

  “去你的,你才不是人呢,好了,别说这些了,大晚上的,你不怕啊,我可怕了啊,你看看周围,连个人家也没有,那边还有坟场呢!”说着,她用手朝着一个方向指去。

  我朝着她指着的地方瞅去,除了一片漆黑外,什么也看不见,哪里来的坟头,不过现在脚底下走的,就是坑洼不平的土路,两边也是杂草荒地,周围没什么建筑这倒是真的,黑城镇脑海里还有点印象,至于还有多久到,就不清楚了。

  @酷匠j%网唯一正8版,其?~他b都¤_是\'盗)版

  “这儿离你家,还有多远啊?”我问。

  “远的很呢,慢慢走吧,就当是散步了!”她很轻松的说。

  “对了,我想再问你个问题!”

  她停了下来,问我啥问题,我说以你的条件,咱俩相亲第一天,见到我的话你应该对我是没感觉的,为啥还会主动要我电话,还要去找我啊!

  她听了噗嗤一声就笑了,说:“这么简单的问题,你还要问我啊,你们不是怀疑我是鬼吗?我想要害你,还管你什么条件,长得好坏啊,再说你长得也能看得过去!”

  就是她这种时而玩笑时而认真的态度,让我琢磨不透,她到底什么时候是真什么时候是假。

  既然她打心底不想告诉我,我也懒得多问,反正去了她家,如果发现啥不对劲的地方,我可以回去跟常师父说,相信事情的真相,常师父会告诉我的。

  再说我两沿着这条土路,一直向西边走,周围黑咕隆咚的,时不时的还吹来一阵风,感觉后背都是凉的,我还想起常师父说今晚还要去桃园的那个坟头试试邪气,也不知道结果咋样了,但愿会有些收获。

  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吧,眼前头老远处就有点亮光了,那应该是个村子里的灯光,我问她那是啥地方,她说是黑城镇的一个村子,往前面再走一段,会有个路口,朝着另一边走,就快到她家了。

  我问她她家不是那个村子的啊,她说不是。

  果然,走了不久,路边就出现了一个磨盘,磨盘的旁边是一条更窄小的土路,杨宁指了指这条路说:“从这边走吧,一会就到了!对了,我家里的情况比你家里还要糟糕啊,你今晚就凑合睡一晚吧!”

  我没有吭气,看了看四周,总觉得这条小路阴森得很,但俗话说的好,既来之则安之,跟着她走吧,她要是想害我,早下手了。

  这条小路通向哪里我不知道,反正往前头看就是一片漆黑,我连东西南北都要分不清了,好在她还一直跟我聊着天,让我心里不是那么害怕,终于,走到一棵树旁时,她说到了,我朝四周一看,心里一惊:到了?

  我之所以吃惊,是因为这四周漆黑一片,跟刚才路边的荒地没什么两样,她居然说到了?

  “到了?哪呢?”我问。

  “这不是啊,那么多房子,你没看见啊!”杨宁指着我的右边说,我赶紧朝那边看去,依然是漆黑一片,不过再一仔细看,居然看到了一片瓦房,轮廓与漆黑的天空基本是一个色调,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边缘那微弱的分界线。

  现在虽然是晚上,可也不至于都不开灯吧?

  “你们这的人,晚上都不开灯吗?”我有点慌张的问。

  “谁说的,估计都睡了吧,走吧,去我家!”杨宁说着,就朝着那边走去,我朝四周看了看,赶紧跟了上去。

  确实如她所说的,她家里的房子,比我家的还要破,至少我家还有个门楼,她这就是一个木门,旁边的墙也不是砖墙,是夯起来的土墙。

  真想不到,这样一个好条件的女孩,居然住这里,有蹊跷。

  门吱呀的一声被推开了,我两刚踏进去,院子里突然就亮起了光,这给我吓得,直接就叫唤出来了,在朝前面一看,就见前面的房子上面,挂着个灯泡,忽闪忽闪的,在灯泡的下面,站着个人,看身影像个老太婆,因为她是站在底下的,灯光并没有照到她脸上,看起来整个脸就是乌黑一片,还有点吓人呢。

  杨宁也听见我叫出声来了,就笑道:“有那么吓人么,那是我妈!”

  她刚说完,那灯泡底下的人就说话了:“这就是那任生吧,快来屋里坐!”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常师父打来的,我一看时间,都这么晚了,他给我打电话肯定是有急事。

  因为杨宁在这,我不方便接听,就给她说我先去接个电话,然后就出了院子,走了十来米才停下,一接听,就听常师父那头急忙的说了声:“有危险!”

  就是这么三个字后,电话里嘟嘟嘟的,他那边给挂了。

  一听见这三个字,我的心也立马提到了嗓子眼,我明白这三个字是相对于我来说的,可他为啥又急匆匆的挂了电话?

  还有这危险是来自杨宁和她的妈妈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没敢多想,我赶紧就给那个号打过去了,没想到居然给关机了。

  常师父他们今天晚上是要去那个桃园检查邪气的,难不成碰到了什么?如果是这样,我爸妈应该也跟着去了。

  这样一想,我赶紧就给我爸妈拨去了电话,与此同时,我发现我的手机就剩下一丝电了,心里头琢磨着可千万别给没电了呀。

  幸好电话通了,我妈接听后就问:“咋了,这么晚了还没睡呢啊?”

  听我妈的口气,好像并没出什么事,这让我稍微安下心来。

  “妈,常师父呢,不在家里吗?”我问。

  “不在吧,他和刘瞎子出去了,估计是去桃园了,咋了?”

  “哦,刚才......”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手机一下给黑了,还是给没电关机了!

  这下,我的心就彻底悬了起来,再也放不下了,常师父到底是说他有危险,还是我?应该是我,不然他自己有危险为啥要着急告诉我?我也帮不上他啥忙啊。

  可我有危险,他是怎么知道的?又有什么危险?是来自杨宁的吗?

  “你杵那干啥呢,电话打完了吧,还不进来?”杨宁这时候突然就出现在门口了,吓了我一跳,我赶紧说没事,就走到了门口,跟随她进了院,她妈这时候已经进屋了,屋子里是亮着光的,只不过光亮透出来后显得很微弱,因为窗户里面是有一层黑色的窗帘的。

  借着灯泡的光,我开始留意她家的院子,她妈所在的这个房间,是正房,应该是北房,坐北朝南的,而我的右边,也就是东边,还有一个东房,西边一样有个西房,在西方和北方中间的空挡处,有一颗树,树干很粗,树冠也很高,但光线实在是弱,我没法子分辨出是棵什么树。

  杨宁见我四下打量,就问道:“你瞅啥呢,还不赶紧进屋见见我妈啊?”

  我应了声,就跟她走到北房的门口,让我奇怪的是,按理我们农村,家家户户的北房门上都要贴有门神的,可她家的这木门上,光溜溜的,连个把手铁环什么的也没有。

  推开门,就见她妈妈那佝偻的身子,背着我在一个柜子里不知道翻腾啥呢,在旁边的桌子上,已经摆放了几个盘子了,上面是一些吃的,大眼一看,好像都是肉食,猪蹄子鸡爪子都有,这给我看的胃里一阵翻腾啊,打小我就不喜欢吃动物的爪子脑袋眼珠子啥的,我妈还尽给我碗里扔鱼眼珠,鸡心啥的,说吃了会聪明,这下再看看这一桌子的吃的,本来还是有点饿的,现在却没什么胃口了。

  “孩子,饿了吧,快来吃点东西!”杨妈妈说着,转过了身,手里也抓着几个野果子。

  我摇摇头,说还行,不是很饿,同时也打量着杨妈妈,脸盘子很圆,像个大饼一样,脸蛋子上的肉也很多,尤其是嘴两边的,都有点下垂的感觉,看样子年纪也没老到那程度啊?

  而且按理女儿一般都长得像母亲,再看看这对母女,哪里有什么相同点啊。

  “没事,来吃点吧,吃个果子也行啊!”杨妈妈说着,伸出她那肉嘟嘟的手,手心里是一个果子,看起来像是没有熟透的苹果。

  我摇摇头说不饿呢,不吃了,其实我是挺喜欢吃青苹果的,越酸的我就越喜欢,现在着实是有点不敢吃。

  “哎呀,你个大小伙子怕啥啊,我们还能害你啊,没毒,那是附近山地里摘来的,吃吧!”杨宁抱怨了我一句,走到她妈妈跟前拿过苹果,回来后塞到了我手里。

  杨妈妈笑了笑,指着旁边的一个小板凳,说:“坐吧,坐下来吃!”

  我也尴尬的笑笑,觉得现在的气氛让我好不自在,坐到小板凳上后,我心里还是一直在想常师父说的有危险,到底是指什么。

  至于手里的苹果,我还是咬了一口,一点不酸,就是涩巴得厉害。

  随后杨妈妈就问了问我一些问题,家里亲人的情况了,之前工作的情况等等,在得知我现在已经是个无业游民的时候,她不但没有嫌弃我,反而鼓励我说:“小伙子还年轻呢,着急啥,我看好你,将来一定能行的!”

  跟她聊了这么几句,我就觉得杨妈妈挺善良慈祥的,之前心里的那股子害怕劲,也消散得差不多了。

  一直聊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杨妈妈就问我是不是困了,困了的话去东房睡觉吧,之前她听说我要来,已经给我收拾好了。

  正说着呢,院子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响声,杨宁很紧张的对外面喝了句:“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