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当时吃人的事,大家伙都心知肚明,就是没法子,你要不吃就饿死你,有的人家自己家里饿死了人,尸体干脆都不埋了,直接就给吃了!想想都可怕啊!那时候村里有个哑巴,打小就不会说话,但是身体可壮着哩,你要说饿死那些老的小的,我还能信,可饿死这个哑巴,我就不信了!可偏偏那天,我爸和我叔叔,就摸黑从外面扛进来一具尸体,就是那个哑巴的,当时我见那哑巴的脑门上流血了,像是被什么东西砸过一样,心里就明白个大概了,肯定是我爸和叔叔合伙把他给打死了,但我爸说是在路边捡到他的尸体的,家里人也没多问,毕竟有吃的就不错了!”老头子说到这,我就试探性的问了句:“意思是你家里人杀了人家,吃了人家的肉了?那你也吃了吗?”

  老头子应了声,说他也吃了!

  听到这,我就有点坐不住了,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快七点半了,琢磨着这杨宁咋还不来啊,我实在是不愿意听老头子说这个了,太渗人。

  寻思着要不给杨宁打个电话问问,可这样不就显得不尊敬人家老头了,算了,还是把这个游戏玩完吧。

  “然后呢?”我问。

  “然后就把他给吃了呗,但是没吃完,第二天大队书记就来了,说是县里下来人调查了,就是调查人吃人的事的,让犯了事的人主动交代,可以从轻发落!我家里人又不傻,连夜就把剩下的尸体给扔乱石岗上去了,你是没见,当时好多乡里乡亲,都偷偷的往那扔尸体碎块呢,到处都是头啊手脚的,给我吓死了都快!”

  “但是谁也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坟头上面的那些个尸体啊啥的,全都没有了!”老头子说到这,不吭气了,也不动了,大概是屋子里光线比较暗,他的两个眼窝黑洞洞的,看着渗得慌。

  “那尸体都跑哪去了?不会是自己跑了吧?”我问。

  “那倒没有,让深山里的豺狼给吃了,说起来也邪门,人都闹饥荒饿的要死的时候,这帮畜生,一个影儿也不现,不然的话,大伙都去打狼打豺去了,谁还吃人肉啊!”

  “那你们怎么知道是豺狼吃了的?亲眼见的?”

  “那倒没有,只是那天之后,总是有豺狼围着村子打转转,有时候也进村子里,见了人也不怕,还学着人双腿站立走路呢,你说要不是吃了死人肉,沾了人的生气,能这样吗?更厉害的,我父亲还见着一只豺,那豺跟他说话,说‘想不到啊是人的时候不会说话,变作豺了,倒是会说话了,你说我是不是该谢谢你呢?’我父亲一听这话就知道了,肯定是那个哑巴!

  不知道怎么回事,听老头说完这些,我心里开始有点难受了,这人啊,到了生死关头,还不是和畜生一样啊,也会自相残杀。

  大概是觉得老头给我讲的是真事,我要是再继续瞎编的话,良心上就有点过不去了,所以我也打算说个真实的,就将我清明那晚,在上坡的时候碰到的那个女鬼跟他说了,老头子听了,显得很淡定,他说:“这个好像之前黑城镇有个男的和你遭遇差不多,后来被淹死了,我也是听过的!”

  我笑了笑,说:“但愿我不是和他一样的结果!”说完,我又掏出一根火柴,点着后吹灭了。

  “这第二个故事,是在文革时候的,那几年闹腾得厉害,太乱,村里有个李姓人家,祖上是地主,成分不太好,其实一直以来老实本分,在队里表现也挺好,但是无意间得罪了个人,那人就揪住他成分是地主这个把柄,纠集了好些个人,天天去斗他,烧人家的柴火垛,差点没把房子也烧了,人家有个六岁的孩子,也给打残废了,后来直接病死了,这李姓人家最后也受不了屈辱,在村外面的一颗杨树上上吊了!”说到这,老头子顿了顿。

  “一年后,打人的这人老婆,生了个小儿子,这小儿子打生下来就不会哭,还总是在半夜里哼唧,就像是人在笑一样,又过了几年,这小孩长大了,尽给家里惹事,老是烧别人家的房子,打别人家的孩子,给他爹妈两人折腾得半死,最后没办法,他爸就使劲打他,谁曾想给打死了,之后他爸就疯了,见了人就笑着说‘我是地主,我是地主,来斗我呀都我呀!’过了没几年,他也上吊在那棵树上了。”

  “那个小孩,是那个李姓的人家投胎的吧?”我问。

  老头子说兴许是吧,说完,掏出一根火柴,划着了,吹灭后他又晃了晃火柴盒,问:“能听出来里面还有几根吗?”

  我笑着说听不出来,其实那声音已经很清脆了,估计也就一两根了。

  我讲的第二个故事,就是我叔叔被哑巴女害死的这件事,老头听完,还笑着说:“我父亲害死的那个人也是哑巴,挺巧的呢,就是一个是男一个是女!”

  我笑了笑,心想毕竟是两个不同时代的事,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呢,便掏出一根火柴来划着了,同时隐约感觉到,里面好像就剩下一根了,看来这最后一个鬼故事,要由老头子说了,真的很想知道,这最后一根火柴划着后会有出现什么事。

  “我要讲的第三个故事,就跟这个铁厂有关系了,据说,这个铁厂建立之前,是一片坟场......”老头子刚说到这,我的手机就响了,给我吓了一跳,呼出一口气,见是杨宁打来的,我就给老头子说:“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电话通了后,杨宁就说她到了铁厂门口了,我在哪呢,我说在门卫里面坐着呢,她问我坐里面干啥,我说跟人聊天呢,她便说快点出来,给我一分钟的时间。

  或许是被老头子的故事,给吓得够呛,也或许是我真的太想见杨宁了,就给老头子说:“火柴盒里,估计还有一根火柴,这个故事最后也是你来讲的,我就不听了,得走了,不好意思啊!”

  n3酷*匠A网Bt首s发

  老头子笑了笑,拿起火柴盒,说:“孩子,不一定吧?”

  我有点不明白,说啥?

  就见老头子掏出一根火柴,哧啦给划着了,借着火光,他让我看了看火柴盒,里面居然还有一根火柴棒,也就是说,这最后一根,是我的,里面一共有七根火柴棒。

  “那也实在抱歉了,我得走了,这个游戏没法继续玩了!”我说着,就走到门口,拉开了门,老头子在后面就是笑,听的我头皮都发毛,他说了个没事,但愿以后有机会继续玩完吧。

  我也没有再理会他,几乎是小跑出了铁厂的,见杨宁在前面不远处站着后,心里就稍微踏实了些,再回头看了一眼铁厂,真是有些诡异啊。

  走到杨宁跟前的时候,我就抱怨道:“咋回事啊,老早就来了,你怎么这么久才赶到!”

  “说了有点事啊,好了,走吧,不早了,我妈还在家等着你呢!”

  听完这话,我就暗想,若是这杨宁不是普通人,那她老妈会是正常人吗?假如两人都有问题,我今晚就要在她家呆一晚?不会出什么事吧?

  “对了,你怎么来的啊,不会是走着来的吧?”我四下看了看,并没见什么交通工具,好像自打认识她,就没见过她出门带交通工具的,连个自行车也没见她骑过,是她不会呢,还是她压根就不需要?

  “你这么着急见我呢,我哪敢走着来了,坐别人的顺风车来的!”她说道。

  “快拉倒吧,我等了有多久了?你还怕我着急?坐谁的车啊,也不让我见见人家啊?”对于杨宁的话,我当然是不信的。

  “哎呀,问那么多干啥,真是,对了,你怎么好端端的想起来找我了,你家里人,还有那两个老家伙,不是不让我靠近你吗?”杨宁反问道,这下倒是问的我有点不自在了,暗想我总不能告诉她,我是常师父派来打探她的吧。

  “没啥事,就是闲的出来走走!”我说。

  “腿还没好呢,出来瞎跑啥啊,糊弄鬼呢你!”

  “对啊,就是糊弄鬼呢!”我接着她的话茬说道,而且这句话说的恰到好处,可谓一语双关啊,要是白天,我肯定会在这时候看看她的脸色,会不会有什么异样,可现在太黑了,根本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其实就算杨宁不是人是鬼,我也不会害怕的,起码现在,跟她在一起,我就没有那么害怕,可能杨宁对我也是真的没有恶意吧,不然常师父怎么会放心让我单独来找她呢?

  “别骗我了,你那点小心思能瞒过我啊,你家里出了怪事,那两个老东西肯定是去做法事除妖孽的,我和他们无冤无仇的,第一次见面就那眼神看我,肯定是觉得我有问题呗,而你现在又突然大晚上的来找我,真是想见我了?我看是那两老东西的主意吧!”

  杨宁的这些话说出来,我瞬间就傻眼了,被她当面揭穿啊,而且她丝毫不避讳我们对她的猜忌啊,居然主动说了出来,是她打算老实交代了吗?还是我们真的猜错了,她是个正常人,压根就不怕我们怀疑她?

  “说话呀,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吧?”杨宁见我没吭气,补充了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