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

  “这样吧,调查其他的事,就交给我们了,我现在觉得昨天找你的那个女孩子,有必要调查下,你可以联系联系她,不行就去她家一趟,发现什么异常了,回来告诉我!”常师父说着,又转脸看向了河面。

  我知道他说的是杨宁,心里不知道怎么的,有点窃喜,因为之前我妈和他都说过,要我远离杨宁,现在常师父这不是给我机会呢吗?

  “那我爸妈那呢?让他们知道吗?”我问。

  “要是想让他们知道,我就不会单独把你叫到这来了!”

  “哦?那我什么时候去?”我问,心里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越快越好,最好是今晚!”常师父说完,我的后背一凉,问他为啥不是白天,黑灯瞎火的过去,多渗人啊。

  常师父笑了笑,说:“一方面练胆,一方面是只有晚上,你才能看到一些你平常看不到的东西,去吧,你爸妈那里我来说!”

  就这样,我跟我妈编了个谎,让我爸给我送到了三岔路口,随后坐公交朝着路东赶去,在车上,给杨宁打了个电话,从她说话的语气能听出来,她还是有点生气,不过在得知我要去找她的时候,她就开始变得支支吾吾了,说要不改天吧,今天晚上可能有点不方便,我说已经晚了,我马上就到路东了,你快去那个铁厂那等着我。

  到了铁厂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太阳的颜色,也变成了橘红色,我在那等了快一个小时了,都没见杨宁来,电话也通过不下五个了,她总是说快到了快到了,可是朝着那边的方向看去,哪里有人影啊。

  也实在是闲的无聊,我干脆就朝着旁边的铁厂走去,这个铁厂已经废弃了,幸好门卫那里,还留有一个看大门的老头子,我便和他闲谈起来。

  老头子告诉我,这个铁厂99年的时候就倒闭了,我让他给我讲讲这铁厂里有啥有趣的事没,他摇摇头,说有趣的还真没几个,可怕的事,倒是一堆!

  一听这个,我的心就提了起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变暗了,再一想起今天晚上要见的人是杨宁,心里就泛起了嘀咕,便笑了笑,说:“算了,可怕的事就不说了,一会天黑了,听多了走夜路要撞鬼的!”

  老头子一听,就一副小看我的样子,说:“看你年纪也不小了,大小伙子的,阳气旺着呢,就是晚上十二点出去,也没有那东西敢招惹你,你怕啥?”

  我听他这么说,就在心里嘲笑他,暗想:你懂个啥呀,还阳气太旺,不敢招惹我,我这几天碰到的诡异事,说出来都怕把你这老头子吓到下面去哩!

  心里这么想,嘴上我可不敢这么说,只是笑笑,说:“那既然这样,你就给我说说吧!”

  老头子一听,朝窗户外面看了一眼,然后站起身,把门给关上了,随后又把窗帘也给拉上,我有点不明白,就问:“干啥关门拉窗帘啊,讲个鬼故事还见不得人啊!”

  老头子看了我一眼,笑的很诡异,打开旁边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盒火柴来,对我说道:“这几个鬼故事,还是配合一个游戏来玩比较有意思,怎么样?敢玩吗?”

  酷/匠网`正●《版K首|发

  听到这,再看着老头子那诡异的笑,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问道:“啥游戏啊,讲故事就讲故事呗,还玩游戏啊?”

  老头摇摇头,说:“不行啊,你还是怕!”

  他这么一激我,我也狠下心来,说:“来吧,玩就玩,不过你得先说下这游戏规则啊,还有输了的话有什么惩罚啊?”

  说完这句话,我就在心里寻思,这老家伙不是个赌徒吧,想趁机讹我钱吧,还是先问清楚的好。

  “放心吧,游戏输了,也不罚钱不干啥的,规则很简单,这里面装的全是火柴,你可看见了?”他说着,将火柴盒打开,露出里面的火柴棒!

  “恩,看见了,然后呢?”我继续问。

  “我把它们全部倒出来,随手抓几根放进去,当然,放进去几根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要是你不信我,你可以自己抓,但是一定要诚心玩这个游戏,否则是不灵验的!”老头子说着,就把火柴盒里的火柴全部都倒在桌子上了,然后拿着空盒子递给我,说:“要不你来?”

  我也就琢磨着,不过是个游戏而已,没必要太较真,就说:“你装吧,都听你的!”

  老头子说了声好,闭上眼睛,随手朝着那一堆火柴棒就抓了去,抓到几根后迅速塞进了火柴盒里,至于里面有几根,我压根没看清,想必老头子,只是用手抓,也感觉不到的。

  盒子合上了后,老头子就睁开眼睛了,还冲我晃了晃火柴盒,说:“这里面有几根,你和我都不知道,下面开始吧!”

  说着,老头子就把火柴盒放到了我两的中间,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这个游戏,也叫鬼熄火,咱俩猜拳,输了的先来讲一个鬼故事,讲完之后就从火柴盒里拿出一根火柴,划着后再给它吹灭,完事后另一个人开始讲,也是讲完划着一根火柴,看看谁是最后划着这个火柴的!”

  “那最后划着的,能怎么样?”我问。

  老头子冲我一笑,说:“不好说,这游戏你要是诚心玩,那玩意或许能招出来,若是不诚心,可能就出不来!”

  老头子说的话很隐晦,可我还是听得出来,他说那玩意,应该是指鬼,这游戏是招鬼的?

  “怎么样,敢不敢玩?”老头子又问了一遍,这口气就好像是在钓鱼一样,明知道是个钩,可我这次就像被吸引住了一样,决定要上这个钩。

  “随便讲鬼故事就行吗?”我问,心里也开始寻思我这从小到大,听到个鬼故事还是挺多的。

  谁知老头子摇摇头,说:“当然不是随便讲,必须得是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否则是不灵验的!”

  这下,我就傻眼了,亲身经历过的,那以前可是没有,也只是清明节回来,才碰到这么多怪事的,可这个事,不管是刘瞎子还是常师父,都提醒过我,不要随便给人说,我这要是说了,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必须是真实经历过的啊?可我长这么大,没碰到过诡异的事啊!”我撒谎道,其实来这里找老头子,纯粹是打发时间等杨宁的,没必要跟他玩这个什么破游戏,如果让我随便讲鬼故事,我还乐意玩,让我讲这几天的事,我得考虑考虑,毕竟我也不认识他,跟他说这些不好。

  “那就看你诚心不诚心了,当然了,你要是怕了,就当我没说过这些!”老头子说着,就伸手去拿那个火柴盒。

  “算了,玩就玩吧,来吧,猜拳!”我说着,伸出了右手,心里头寻思,我就随便给你讲鬼故事,反正真假你也听不出来,至于这游戏最后灵验不灵验,无所谓,反正我就是来消磨时间的,再看看这天色,早都黑透了,杨宁应该也要到了。

  老头子应了声好,也伸出手,两人一对眼,几乎同时出拳,他是拳头,我是剪刀,所以我输了,这个鬼故事,就得我先来讲。

  我给他讲的第一个鬼故事,说是我上小学时候碰到的,当然是我瞎编的,老头子就是坐在那,静静的听我说,一句话也不吭,讲完了之后,他也不问我是真是假,我心里一琢磨,这老东西,还挺好骗的。

  “完了吧,拿出一根火柴划着吧!”老头子说着,将那火柴盒,用手指头一弹,就弹到我跟前来了。

  我也没多想,抽出一根来,哧的一声就划着了,屋子里也瞬间亮堂了一下,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灯没有开。

  “然后呢,把这火给吹灭吗?”看着那团快熄灭的小火焰,我问道。

  老头子说是,我就吹了一口气,给吹灭了,完事问他灯在哪呢,把灯开开吧?

  老头子说不急,开灯多没意境,接着来吧,讲完了再开灯也不迟啊!

  不知道咋的,这时候我就感觉有点阴森了,黑咕隆咚的屋子里,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的,我和一个老头子在这讲鬼故事,能不害怕吗?

  “那行吧,该你讲了!”我说。

  老头子咳嗽两声,说:“我讲的这个事,是我年轻时候的事了,差不多上世纪60年代吧,赶上了天灾,闹了大饥荒,饿死了不少人,我们村子的东边,有个乱石岗,人基本上都是埋到那的,就是因为死的人太多了,好多人家都不准备棺材,就简简单的的挖个坑,用草席子一卷,给埋进去了,但是活着的人饿啊,饿的实在是没法了,就去偷尸体吃!”

  听到这,我的后背都发凉了,小时候隐约听老人们讲过饥荒的事,但没听说过有吃人的啊,而且这老头说的好像是很普遍的事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