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

  不行,我得找个时间去杨宁的家里看看,她不是说她家里还有个妈妈呢吗?我得去会会。

  常师父他们走了,庆军老婆也跟着去了,聚集在这里的村民们,该散的也散了,我和杨宁也没回家,就是在庆军家的门楼下面避雨聊天。

  “改天我去你家里看看吧,你妈妈在家呢吧?”我问。

  杨宁愣了下,点点头,说:“嗯,在呢,她身体不好,不太爱出门,不然上次相亲的时候,她就该去的!”

  我听了笑了笑,说那这样就更应该去看看你妈妈了,你给说个时间吧,我过去一趟。

  杨宁一听,家装开玩笑的笑道:“你见我妈妈干啥,我可没打算跟你处呢啊,见我妈太早了呢!”

  听完这句话,顿时就感觉我的脸有点发烫,暗想可不是么,人家虽然主动要我电话,来我家找我,可也没说对我有意思啊,我这不是丢人了?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想,如果她真的有问题,是会避讳我见她妈妈的,兴许是她的借口呢。

  杨宁见我在想事情,就用胳膊杵了我下,说:“寻思啥呢你,看那边,那是个啥东西,盯着咱俩看呢!”

  我啊了一声,吵着杨宁所指的方向看去,就见远处的一个大石头后面,探出来个脑袋,是条狗,黄色的,莫不是庆军家的大黄狗?

  见我两看到它了,那大黄狗的脑袋嗖得就缩了回去不见了,杨宁脸色一变,说快过去看看。

  大概是这几天跟狗打的交道多了,一见到狗,我就觉得可疑,便问杨宁:“那狗有问题吧,看咱俩的那眼神,鬼鬼祟祟的!”

  杨宁说了句我哪知道,就扶着我过去了,也怪我这腿脚不灵便,过去的时候,石头后面光溜溜的,哪有狗的影子啊,更奇怪的是,这后面的土面上,一点痕迹也没用,很显然,刚才的那个狗,不是一般的狗,兴许也是那豺的傀儡呢。

  “看见了吧,我自打清明节那天起,就怪事连连,那狗你可也是看见了,可现在呢,连个脚印子都没留下,不是鬼是啥,大白天的见鬼,多渗得慌啊!”

  杨宁没说话,深深呼出一口气,随后转过脸疑惑的看着我,说:“你到底得罪啥人了,咋给招来这么厉害的玩意呢?”

  我一听也慌了,就说:“我哪知道啊,在北京上班上的好好的,买火车票回家,不就买错了嘛,谁知道回来遇到这么多事,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唉!”

  “算了,回头我给你琢磨琢磨的吧,走吧,回家吧,别老在这呆着了!”

  我笑着问杨宁,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啥也不懂,给我琢磨啥,你也琢磨不出个啥来。

  杨宁一听,不乐意了,说:“女孩子咋了,我一样比你强!哦对了,以后我的事,别人问起来,你也不许说,听见没!”

  我问她她能有啥事,再说了,我对她一点不了解呢,能告诉别人什么。

  杨宁就掐了我胳膊一下,说:“我说的是以后,你听不懂还是咋的!”

  我这才老实的说知道了,心里越发得觉得杨宁有点古怪了,再回去的路上,我就想起来小时候看过的鬼故事,什么狐狸精啊,狼妖啊等等的,当然也不乏一些好的,救了主人公的,如果杨宁真的不是正常人,那应该也属于好的那一类?

  回了屋子,也差不多要中午了,杨宁就说干脆一起做点饭吧,等会大家回来了也好直接开饭。

  我笑着说你还会做饭呢?她说会,做的可好吃了,说着,硬拉着我去了厨房,张罗吃的去了。

  大约一小时候后,饭也做好了,常师父他们也回来了,一进门,我就问情况咋样了,孩子找到了吗?

  常师父说找到了,肚子都被掏空了,脑袋上也好几个血窟窿,已经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也难免一阵难受,那么小的孩子,说没就没了,而且真的是那条豺干的话,事情或许就和我有点关系了,毕竟当初那些豺可是来找我麻烦的,也说不准,兴许我那天去地里锄草,也是意外碰见它们的呢。

  杨宁说先别想那些事了,先吃饭吧,做好了一桌子呢。

  我爸看了一眼桌上的饭,就问:“谁做的,这姑娘啊?”

  我点点头,说是,本以为我爸妈会夸赞一番,不料二老的脸色有点难堪,说:“刚才看见那场面了,没胃口了,还是不吃了!”

  常师父和刘瞎子也摇摇头,说不饿呢,不吃。

  这下,我心里就明白了,肯定是在路上,常师父给我爸妈说了杨宁什么话了,所以这时候大家才都嫌弃她的。

  更|√新最快o*上酷vu匠网0

  杨宁也不笨,自然看得明白,脸色一变,跟我说:“我有事,得回去了!”说着,就从旁边拿过伞,撑开出去了,我还想上去送送她,被我妈一下拉住,给我使了使脸色,示意我别跟着去!

  就这样,我眼睁睁的看着杨宁生气的走了,可也没招,毕竟我跟她也不熟,两人的关系没确定,不好多说什么。

  杨宁走了后,我妈才一掐我的胳膊,说:“我的儿啊,你怕是被那狐狸精给迷了魂了吧!”

  我一听我妈这么说,就有点不高兴了,说:“你咋说话呢,干嘛说人家狐狸精啊!”毕竟在农村,说女人狐狸精,是很难听的说法。

  我妈还当我蒙在鼓里呢,就拍了我脑门一下,说:“人家常师父刚才说了,这杨宁,透着股邪气,八成是不干净的东西,你以后可别再去招惹人家了,我也得去找找这媒婆,给我找的这什么姑娘啊,怪不得人家那么好看,条件又好,还来缠着你,怕是要勾你娃的魂哟!”

  听完我妈的话,我看了一眼常师父,常师父冲我点点头,意思是承认是他说的。

  我心里其实也有点慌,我何尝不是怀疑杨宁有问题呢,可我不愿意承认,因为跟杨宁在一起的时候,我并没觉得她要害我,反而心里会开心,难不成我真看上人家了?

  或者说是人家已经给我使了什么招法了,我才会这样看待她?

  “孩子,你别怕,我两也只是觉得她不是什么正常人,也没用发现她有啥坏心眼,估计是想帮你,但毕竟人鬼殊途,还是早些断了好,免得日后惹来霍乱,听师父的一句劝,以后别招惹她了!”常师父说完,喝了一口茶。

  虽然心里不乐意,但我最后还是允诺了,说知道了。

  至于杨宁做的那一桌子饭,我妈全给倒掉了,连碗筷什么的也一同扔了,说怕占了晦气。

  见我妈这样,我也明白,我和杨宁估计就要这样结束了,心里头挺不是滋味的。

  后来雨还是下个不停,我自己个回了屋子躺着了,没几分钟,手机就响了,见是杨宁打来的,我就赶紧接听了。

  “下这么大雨,你也不说问问我怎么回去?”杨宁上来就不高兴的问。

  我愣了下,暗自琢磨可不是么,人家一女孩子打车来的,撑着个伞走了,我也没问她怎么回去。

  “那你现在在哪了,不行我找个人去送送你!”我赶紧说。

  她说不用了,有办法回去,我问她啥办法,她说不用我管,能听出来,她还是生气。

  其实我仔细一想,若她真的不是正常人,怎么回去我还用操心吗?

  虽然心里很好奇,也想问她,但总是开不了口,她见我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跟她说点什么好话哄哄她,就说不想跟我说话了,紧接着电话里头就嘟嘟嘟的响了,她给挂了。

  我也没继续给她打,反正觉得还是静一静的好,毕竟才认识她,即便是产生了点感情,也不会很深,还来得及了断呢。

  抛开她是人是鬼这个坎,就算是人,我两这条件,也是天壤之别啊,不合适,还是老实找个朴实的姑娘嫁了吧。

  再说这个雨,下得也邪门,一直到天快黑了,都不见有要停的意思,院子里的积水也厚厚一层了,我爸不得不穿着雨靴,给院子里挖开了一条小水沟,把水给排到外面去了。

  常师父则自己个回到他的东房,休息去了。

  吃过晚上饭,一家人就睡了,我躺在床上,脑海里还是想杨宁,本来想给人家打个电话,可始终没那勇气。

  这天晚上,也是怪,温度特别低,盖了个被子,半夜里都给我冻醒了,这不对劲啊,大夏天的下个雨,至于这么冷?

  因为想尿尿,我就起身出了屋子,院里的灯开关,在我妈他们屋外头呢,我也懒得过去,所以出来的时候带了个手电筒。

  这灯光一开,那些明晃晃的雨点子,就跟一根根银针一样,扎进了地下的积水里,泛起一片片银色光斑来。

  我小声嘀咕了一句,说这天真是破了个洞,这雨下的没完了,因为要去厕所,我就用手电筒照着地面,这一照,就瞅见那水流像一条银蛇一样从我这屋子的门口,流向了南边墙底下的水道口。

  猛然间想起来,这个小水沟是我爸傍晚的时候挖的,我也没在意,跑去厕所撒了尿,就回屋睡觉了,可还是冷得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