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

  她点点头,说是,出租车刚走!

  等我走到跟前的时候,朝地下看了一眼,并没见有什么痕迹,因为我们这里是土路,下过雨后汽车一过,地上都会留下很明显的,所以我就问了句:“是吗,在这下车呢吗?”

  其实我也不是怀疑她,就是随口这么一问,她听了后明显愣了下,不过马上就笑道:“不是,在那边停的,我还走了一段路呢!”

  我说那行吧,就领着她往我家里走,她倒也会心疼人,还主动帮我拿伞,搀扶着我。

  再往我家走的路上,我就把我家里的情况给她说,也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我是这样说的:“我家在村子里头,新房子还没盖呢,现在住的瓦房,院墙也破旧,门楼也不气派,你一会别笑话啊!”

  她听了就笑笑,说:“我是来找你人来的,又不是找你家房子的,你跟我说这些干啥?”

  听她这样说,我心里就更纳闷了,我能感觉得出来,她对我并不反感,按理说她这样条件的女孩,肯定不能看上我啊?

  可她的所作所为,不是看上我,又是啥?

  这下我明白了,原来我爸是领着那黑狗一块来的,听见我说有情况,弯腰把黑狗的链子给解了,这不,它就飞快的跑过来了!

  这黑狗可是辟邪之物啊,这几只狗,估计都是被它咬死的,看见它,那还不得丢了魂?

  果然,那只豺最先有反应的,朝着黑狗看了一眼,嗖得就朝着南边的山上跑去了,其他的三只狗也跟了上去。

  老马家的黑狗个头大,这猛地跑起来跟飞得一样,看这速度,追上它们是没问题的,这帮狗日的,看我一会不用锄头给你脑袋敲破!。。。。。。。。。。。。。。。。。。

  马克!

  领着杨宁到了我家门口后,一推开院门,杨宁看见了正对着的北房里坐着的刘瞎子和常师父,身子就瞬间停了下来,我转脸看着她,问:“咋了?”

  只见她脸上的表情,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眉头也稍微紧锁了下,不过立马就看着我,笑道:“没什么,就是身体有点不舒服!”

  我妈可能也听见动静了,停下了手里的活,赶紧就出了院子,见杨宁给我打着伞呢,自己也顾不上淋雨不淋雨,过来从杨宁的手里接过伞,热情的说:“呀,下这么大的雨,还过来,多麻烦啊,快进屋里!”

  杨宁也说了几句客套话,搀扶着我进了屋子,这一进去,我就见常师父和刘瞎子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了。

  我寻思这是咋回事,怎么他两件了杨宁这副样子,难不成他们认识?

  我爸是没见过杨宁的,见人家进门,赶紧就给腾出一个板凳,说:“闺女,这雨下这么大,咋不选个好天气来,快,来,坐这吧!”

  杨宁摇摇头,说不了,就在我跟前,我去哪她去哪。

  而刘瞎子和常师父,刚才还和父亲聊得热火朝天的,现在都不吭气了,还是我父亲见气氛有点尴尬了,就问道:“常师父,咱继续说!”

  常师父看了一眼杨宁,用一种很奇怪的口吻说:“姑娘,哪的人啊?”

  杨宁微微一笑,说:“黑城镇的,乡下人!”

  刘瞎子一听,鼻孔里喷出一股子气,发出一声轻哼声,像是有点不信的问:“是吗?海生你认得不?”

  海生?我听完觉得耳熟,好像之前听过啊,我爸这时候也紧张的皱着眉,问:“海生?那坟场里,水渠外面的那座孤坟,不就是藏的海生他女儿的坟吗?”

  杨宁倒也不紧不慢的往旁边一坐,说:“什么海生,不认得!”

  这时候,我就觉得气氛有点尴尬了,好像刘瞎子和常师父刻意针对她,看样子三人并不相识啊,这是怎么个情况?难不成这杨宁有问题?

  再一想,当初见杨宁的时候,本来约定好是7点,可7点她没有来,一直到了天黑,她才来,送她回去的时候,也是到了铁厂那她就死活不让我送她了,那摩托车也突然熄火了,是有点怪,难不成她真有问题?

  可光凭这几点,就断定她有问题,那也太草率了,只是这刘瞎子和常师父,跟人家也是第一次见吧,他两这么反常,也是有依据的。

  刘瞎子还准备说什么,被旁边的常师父拍了拍胳膊,示意他不要说话,我妈也感觉不对劲,就问咋回事啊这是。

  常师父笑了笑,说:“没事,就是觉得这姑娘眼熟,好了,不说她了,咱们聊点其他的吧!”

  我妈这个人比较精明,看这情况,也猜出个十之八九了,就跟我说:“生啊,你去带人家去你那屋聊天吧,我们大人们说点事!”

  我应了声,就带着杨宁出去了,走到我屋里后就不好意思的跟她说:“不好意思啊,家里最近出了点怪事,请了两师父给看看,可能是比较多疑,见了谁都要多问几句的!”

  杨宁摇摇头,说不碍事,然后坐在我床边,问我:“你家里出了啥怪事了,能给我说说不?还有你这腿,真的是狗咬的吗?”

  我妈之前就交代过我,家里的怪事不能给杨宁说,怕人家知道了,嫌弃我,可看现在的情况,不说是不行了。

  所以我就将清明节那天到现在的事,全给抖搂了出来,杨宁听了,也没问其他的,只是说:“那狗不是一般的狗,咬了你之后你没做些特殊处理?”

  我说做了的,之前刘瞎子给简单擦了点特殊的药,说可以驱邪。

  杨宁听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说话了,沉默了片刻,她脸色有点凝重的说:“那个害死你叔叔的哑巴,和这个豺不简单啊,它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iC更新A最g快/(上6p酷Zl匠FO网i

  我问为啥啊,我们家没做什么得罪它们的事啊。

  杨宁摇摇头,说她也不知道,瞎猜的,正聊着天呢,突然外面就传来了呼喊声,像是村里出了什么事。

  杨宁问我咋了,我说不知道,再仔细一听,好像是有人呼喊,庆军家的小孩让狗叼走了!

  庆军是村南头的一户人家,他家里有个小男孩,刚会走路。

  大概是这几天碰到的怪事多,加上遭遇过那只豺和三只狗,我总觉得这件事不是这么简单,赶紧就跟杨宁说快出去看看。

  出了屋子,刘瞎子和常师父他们也出来了,正在那穿雨衣呢,见我两出来,常师父还用一种警惕的目光,看了杨宁一眼,然后跟我爸妈说:“外面估计出事了,咱们一起去看看!”

  我妈见我也要出去,就说我腿上有伤,外面又下这么大的雨,在家里陪人家姑娘聊会天,我说不用了,我两都想出去看看热闹呢。

  出了院门,模模糊糊的见村子南边聚集了好些人,还传来了女人的哭喊声,应该是庆军老婆哭孩子呢吧。

  走过去后,并没见庆军和他孩子的身影,只有他老婆,坐在地上的泥潭里,哭的跟个啥似得,任凭旁边的人怎么拉劝,都没用,一个劲的指着南边的山头,说:“快救救我的孩啊,它们朝那边跑了!”

  常师父赶紧上前两步,说:“你别慌,快把事情的来由给我讲一遍,我们大家好替你想办法呀!”

  那女人一听,这才抽泣着说:“家里的门没关好,留了个缝,那是给我家大黄狗留的,刚才我在厨房摘韭菜呢,我那小儿子,就在门槛上坐着玩玻璃弹子呢,忽然一个黑影闪过,我孩子就不见了,我这出来一看,就见个红狗叼着我的娃儿,从门缝里钻了出去,我赶紧就呼喊,我家庆军和两个邻居就朝着南边追去了!”

  我一听这红狗,脑海里立马就闪现出那天的那条豺了,肯定是它。

  常师父不是普通人,自然也明白,就说:“那你家的那条大黄狗呢?见着了没?”

  庆军媳妇听了一愣,马上就抱怨道:“都啥时候了,你不问我孩儿,你问我家那狗干啥!”说完,她又哇呀哇呀的哭了。

  常师父想说些什么,也没说,只是又看了杨宁一眼,对我说道:“孩子,你腿脚不方便,在这呆着,我们去南边寻寻!”说完,他还又对杨宁说了句:“你也别去!”

  杨宁听了不大乐意的哼了声,小声嘀咕道:“我也没打算去!”

  我其实是特别想跟着去的,只是这腿实在是不方便,也怕跟上帮不了忙,反而给大家带来麻烦了,便把杨宁拉到了一边,同时心里也琢磨,这常师父明显是对杨宁有意见啊,而且好像他觉得丢失孩子这件事,跟杨宁有关系呢。

  难不成杨宁真的不是什么正常人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