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下看了看,并没觉得有啥不对劲的,我就踏进了麦地,开始锄草了,其实也根本用不着锄头,直接上手拽就行,比锄头好使多了,想罢,我就把锄头扔在地头,光凭手来除草了。

  干了有差不多半个小时,我就四下看看,同时琢磨,我爸说随后就到,现在都多久了,八成又是在家里午睡去了。

  突然,我的心一紧,大白天的头皮也一下发麻了,在那边的一块荒草后头,有个脑袋,上面黑亮亮的眼珠子,正瞅着我呢!

  它就跟那一个雕像,死物一样,一动不动的盯着我。

  这给我吓得,差点没摔一跤,不过马上我就呼出一口气,小声嘀咕道:“狗日的,谁家的野狗,跑来吓唬我!”

  因为它在那一动不动,我还真怀疑是个死的呢,就从地上捡起一土块,朝它砸了过去,嘴里也喝道:“去!”

  这下,那东西才一跳,从荒草地里跳了起来,躲到了旁边,他的大概样子,我也瞅见了,是一条半大不小的狗,灰色的!

  这狗我没见过,应该不是我们村子里的,或者是流浪狗也说不准,话说它被我这么一吓唬,也不跑,但也没有攻击我的意思,就是站在那一直盯着我看。

  我又骂了它几句,捡起土块砸它,都被它躲开了,折腾了几来回,我也懒得跟它计较了,就是自己在那除草,不过每当我抬头朝那边看的时候,它都是那副样子盯着我,有点奇怪。

  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我才感觉到不对头了!

  因为我无意间向相反的方向瞅了一眼,就见还有一条狗,也在盯着我呢,这条狗的个头就大多了,是条黑背,也是钻在草丛里盯着我,我又看了看之前的那条灰狗,还是盯着我,我就琢磨,狗一般见了狗,都比较感兴趣,明显现在这两条狗都对我感兴趣,怕是有猫腻!

  附近这时候也没有其他的人,我的心里就有点慌了,便朝着地头走去,这两只狗见我往回走,也跟了上来,这下更断定了我的想法,它两对我有想法。

  到了地头捡起锄头后,我心里就踏实了点,毕竟有个东西防卫,它们敢上来,我一锄头就能敲死一个。

  接下来,我也没心思继续除草了,寻思着还是赶紧回家吧,这件事得向刘瞎子汇报下,指不定有新的发现呢。

  想罢,我就开始往村子的方向走,是倒着走的,我得随时盯着这两东西,不然的话,它们疯了朝着我后背扑来,我还是没太大把握一下对付两个的。

  可真的就只有这两条吗?

  当然不是!

  就在我走到一棵老桐树下的时候,在回去的路上,有二十米远吧,还有两条狗在那站着呢,看样子也是等着我的,这让我彻底慌了神了,一下四条狗?

  它们盯着我是出于什么目的?

  我不晓得,我只知道现在我不能继续往回走了,得等着人来救援我!

  而这颗老桐树,就是我现在唯一能作为防卫的依靠了!

  同时我也在心里祈祷,赶紧来点人啊,或者我爸赶来啊,兴许人多了,这帮狗日的就跑了呢。

  再看看这棵树,太老了,树干很粗,也很直,最低的一个分叉,也有五六米,想爬上去是不可能了,只能背靠着当后盾了,不管怎么样,只要他们没办法从我后面向我进攻,我就不怕,毕竟小时候和村子里的狗也打过架,况且手里有锄头呢不是。

  然而,当土路上的那两条狗走近后,惊出我一身的汗来,其中一条狗我认得,是刘寡妇家的狗,两个前爪子上面,一半都是白毛,农村俗称的报丧狗!

  你要问我为啥惊出一身的冷汗,难道这狗很凶猛,会咬人吗?

  那倒不是,是因为这条狗,一年前就死了!是被老马家那条黑狗咬死的,我亲眼所见!

  可现在它就这么站在我眼前,绝对没有看错,绝对是那条报丧狗!

  难道说,这狗不是普通的狗,是那阴间的脏东西?狗死了也会变作鬼?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其他的这三只狗,应该也不是正常的狗了,想到这,我感觉我的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这几天净碰上这不着调的事!

  越想我心里就越慌,同时一个劲的往村子的方向看,时不时的还吆喝两声,一方面是给自己壮胆,一方面也是希望有人能听见。

  再看看这几只狗,倒也有点脑子,分成四个方向,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朝我抄了上来,在距离我有三四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其中一条狗,长得比较奇怪,个头不大,耳朵是圆的,身上是红褐色的,还有好多白的黑的圆点点,吻部比较短,脸也稍微平了一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老人们嘴里常说的豺狗,就是它!

  豺狗,也叫红狼,因为它长得也像狼,身上的毛发偏红,小时候大人们吓唬我们的时候,总是会说:“再不听话,山上的豺给你叼走!”

  而我自己打小,是没有见过豺的,听我爸说过,他年轻时候在路上碰到过,当时也是五六个坐在土路当中间,挡着了去路,我爸也没敢大意,爬上了一棵树,等有路人经过的时候,才和人家一起回了家。

  所以,当猜测这圆耳朵的玩意是豺时,我就更慌了,这玩意比狗要凶猛聪慧多了,别看个头小,但最奸诈,肯定是个难缠的主!

  想罢,我就握紧了手里的锄头,还挥动了两下,嘴里喝着:“去!去!”

  但他们压根就不怕我,尤其是那只豺,站在我正前方,一会看看我的脑袋,一会又看看我的脚,有时还会朝着其他的方向看,并发出短而急促的叫声,它的眼珠子也很灵动,好像是活的,不像其他的三个狗一样,只是会死死盯着我,而且压根不会叫。

  我隐约觉得,这只豺才是这只豺狗部队的头头,而且它很有可能是活的,从南山上下来的,至于这三只狗,肯定是鬼了。

  可是它们为啥会受这只豺的掌管?这只豺有其他特殊的本领?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那只豺的眼珠子突然瞪起老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异常狰狞,龇着牙嗖的就跳了起来,吓得我啊的叫了一声,赶紧把锄头挡在了身前。

  不过马上,我就明白,虚惊一场。

  这狗日的,只是原地跳起两米高来,并没有朝着我跳来,明显是逗我玩呢。

  再看看落地后的它,脑袋一扬,嘴巴张开,眼睛也快眯成一条缝了,随着嘴巴的颤抖,还发出一串像极了婴儿笑的声来,诡异极了,它这是在嘲笑我?

  w酷O匠h网b:首发6B

  没错,它是在嘲笑我,我心里也立马就升起一股子火来,想冲着它骂两声,可嘴刚张开,又给闭上了,我怕了,这玩意太鬼了,现在我能跟它们僵持住就已经很不错了。

  就这样高度警惕的又持续了十分钟,还不见我爸来,这可给我着急的啊,说的随后就来,就算现在睡完了午觉,也该来了吧,真是要害死我啊!

  再看看那豺,它可能也明白了,这样耗下去可能会有人来救援我,就对着东边的那只小灰狗,哼唧了两声,那小灰狗听见它的声,便抖擞身子,朝我走来。

  小灰狗丝毫不掩饰它内心的想法,两眼睛凶光闪闪,摆明了是要对我发动攻击了,等它走到我可以打到的地方时,我就用锄头的头部,朝着它的头顶去,不巧的是被它一个闪躲,躲开了。

  可它刚跳开,西边就传来了声响,我隐约觉得不妙,等转过脸的时候,那条报丧狗已经跳到我脚下了,还没来得及挥锄头,它那张大口,就咬住了我的小腿!

  顿时我就叫出声来,小腿就跟那火钳子死死的夹住了一样,骨头都要给我咬断了!

  发疯了一样吼了两句,我用锄头把朝着那狗的脑袋顶了两下,它才一下松口,跳到一旁了,我也没敢大意,赶紧朝着另一边看看,同时左右挥舞着锄头,嘴里骂着这帮狗日的!

  在看那只豺,一脸的得意,它好像对自己很有信心似的,也不着急上来攻击我,明摆了先要玩会我。

  这时候我的后背,都湿透了,脸颊上的汗也浸湿了我眼睛,蜇得都快睁不开眼了,就是这,我也不敢擦一把汗,就怕这一不留神,再来咬我一口。

  同时我也担心这报丧狗是脏东西,咬了我一口,日后不会留下什么毛病吧?

  就在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猛然看见老西边的土路上,有个人影,走路的样子,像是我爸。

  这下,我赶紧就大声喊着:“爸!爸!”

  我爸也听见了我叫声,老远就回了句:“啊?”

  可能是麦田和荒草,挡住了视线,他没看到这几只狗吧,我就继续喊着说这里有情况,快来救我,注意操心着自己!

  我爸一听,就弯下了腰,我还寻思他这是干啥呢,不过来救我,弯腰干啥呢,不过马上,我爸就站起了身,紧接着,从那片麦地里,嗖得就窜出一条黑影!

  是马老汉家的黑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