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叔叔说就昨天下午吧,办完事后觉得干脆带回家当个老婆吧,还捡了件破衣裳给人家穿上了,就是身上还没洗澡呢,脏的很,味道也大,不过看容貌,挺美的。

  叔叔这最后一句话说完,我心里也有了那么点好奇,刚才确实蓬头垢面的没看大清楚,真的美吗?

  “这样吧,叔,你看她那样子,一会怎么让家里人看,带她去洗个澡吧,打扮打扮,一会我爸回来,也好见面不是,不过还是先让人刘瞎子看看,人家说了院里的那狗,是辟邪的,见了你那女人,就叫的欢实,保不准有问题!”

  我叔叔点点头,说知道了,然后就出门了。

  在家里等了会,我爸和刘瞎子就来了,说坟已经打听清楚了,是河西村海生家的,埋的是她家闺女,至于死因,人家人死活不肯说。

  我说那先放放吧,我叔叔家有喜事了,说“喜事”两字的时候,我还无奈的笑了笑,毕竟刘瞎子是个外人,这事人家一会知道了,指定得笑话呢,太丢人了。

  我爸问我啥喜事,我就把我叔叔的原话告诉他了,他一听,脸色也有点难看,说:“这狗东西,咋尽干着不着调的事呢!”

  倒是刘瞎子,有点严肃的问:“你说是从桃园背回来的女人?还是那坟头边?”

  我点点头,说是!

  刘瞎子说估计不妙啊,赶紧就让我们领着去我叔叔家!

  到了叔叔家的时候,门是锁着的,旁边石头上坐着晒太阳的李老汉,指着南边说:“说是下河洗澡去了,去河边找找吧!”

  一听这,刘瞎子更是只拍大腿,说不好了,要出事!

  我脑海里也突然想起了那个淹死的女孩,还有刘瞎子告诉我之前有个男的被淹死的事,心里一紧,吓得我魂都快没了!

  在村子南边有个大坡,下去后直直的正对着一条河,这条河叫娘娘河,为啥这样叫我不知道,我们还在从坡上往下走的时候,就见坡底下有个人朝坡上跑,边跑嘴里还叫唤着什么,等人近了些,才听见他说的话:淹死人了!

  当时就有种不祥的预感,觉得肯定是我叔叔出事了!

  等人走到跟前,我父亲就揪住人家,紧张的问咋回事,谁淹死了!

  那人喘着大气,说:“淹死没淹死不知道呢,反正人是掉河里没影了,是你家老二,我刚说去河里看看撒下的渔网收成怎样了,忽然听见有动静,抬头一看,离着河边十来米远,你家老二在那折腾呢,拍打的水花子老高了,我一看赶紧就往河里跳,还没游到跟前呢,人就没影了,吓得我啊!你们快去看看吧,我再上村子里寻些人!”

  那人说完,就朝坡上走去了,我爸的脸色变得也特别难看,虽说平日里我也不太爱见我叔叔,可毕竟是我亲叔叔,要是出了事,这心里也难免不自在。

  酷d匠/(网√-首发●

  三人慌忙跑到河边,就见地上一条脏泥巴印子,那是刚才下河救人那人上岸留下的,此时看看这河面,平静的很呐,哪里有人影啊。

  我和我爸又叫唤了几声,也没动静,刘瞎子倒是没说话,面朝着河面,来回观望着,眉头紧锁,好像他发觉了什么事。

  我爸就拉着刘瞎子的胳膊,说:“刘师傅啊,我这弟弟,虽说德行不咋地,但水性好啊,从小我两就是打这河边玩大的,他咋能好端端的就淹死了呢?肯定有猫腻啊,你快给想想法,看能不能现在给救上来啊!”

  刘瞎子的眉头银锁,叹了口气,说:“我也是人啊,不是神啊,现在还搞不清楚是什么东西作怪呢,唉,道行有限,现在让我救人,我也是没招呢,还是等村里人来了,捞捞看看,能把尸体捞上来也好啊!”

  因为实在太着急,我和我爸就撑着旁边别人家的木船,去了河面上,继续找寻了一番,可这河水深,水质也不好,能见度并不高,怎么可能找的到么。

  等村里人都赶来的时候,大家就一起找寻了老半天,还是没任何结果,最后还是人家说渔网拉上来,看看收成吧,这一拉,就把我叔叔的尸体给拉上来了。

  叔叔已经死了,死的时候嘴是大张着的,眼珠子也瞪得很圆,看样子死前很痛苦,刘瞎子说这肯定有鬼怪作祟,让检查检查身子,看看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么。

  我爸含着泪,翻动着我叔叔的身子,上线检查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异常,后来就报了警,人家给定性为意外事故,我爸就把这几天的怪事也给人家说了,但人家警告我们,尤其是刘瞎子,说现在是科学社会,不要搞什么封建迷信,整那些邪门歪道的。

  叔叔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的清明假期,也过了,但我并没有回北京上班,一方面是家里发生了这么个事,我得留下来帮忙,还有一件事,就是刘瞎子吩咐我了,叔叔是死了,可我的事情还没完,还是哪也不要去了,等他请他朋友来看看吧。

  至于那个桃园,我们也去看过了一次,也真是奇怪,我叔叔说是桃园西北角落的墙塌了一截,他才进去的,可我们过去的时候,墙是好好的,一点塌过的痕迹也没有,找了桃园的主人问了问,他也说这墙一直好好的,啥时候塌过啊。

  刘瞎子说那就是我叔叔中了那女鬼的招了,至于这个坟,桃园的主人说他也不知道是谁家的,之前桃园是一户唐姓人家的,后来人搬走了,这桃园就承包给他了。

  刘瞎子还带着我们去了那坟头看了看,后来还让我爸从家里整了只公鸡,割了脖子取了血,在坟头上撒了好几碗,最后还给画了一张符,用砖头压在了坟头上面,说能不能镇住那东西,就看天意了。

  接下来的几天,家里人就开始张罗我叔叔的丧事了,一切从简,叔叔被女鬼拉下水淹死的事,也传的沸沸扬扬,不过大多人都是当个热闹听罢了,毕竟他们没亲身经历那事,都觉得是迷信。

  至于坟场水渠外面的那个孤坟,刘瞎子也去看了,不过对于那个坟,他并没有做什么处理,他说是他感觉那个没问题。

  叔叔的坟,也安在了坟场,是在水渠里面的,丧事结束后,刘瞎子也去做了些处理,可以说,这段时间虽然是在忙罗丧事,但一切都还正常,叔叔走了后,我母亲有一天也跟我说,别的镇子有个媒婆,给我找了个闺女,说要见见面。

  毕竟我也不小了,到了成家的年纪了,就跟我妈说那就见见吧。

  见面的地点在市里,找了家火锅店,约定的时间是晚上7点,为啥是晚上,因为是人家定的时间,说白天有事情要忙。

  六点半的时候我和我妈就赶到了,临上饭店的时候,我妈特意嘱咐我,关于家里出现的那邪门事,千万不能给人家说,别一说了,人家就不愿意了。

  我说我知道。

  见面之前,我只知道那女孩叫杨宁,听媒婆说长得很好看,坐在包间里的时候,我心里还犯嘀咕,琢磨着自己长得并不是很帅,家境也就是这,农民出身,又没什么正儿八经的工作,长得好看的女的,能看上我?

  怕是不能,所以还是不要抱有希望吧,今天晚上的这顿饭钱,指定白扔,就当是给前些日子碰到的怪事压压惊了。

  七点的时候,我妈的手机响了,是人对面打来的,说是出了点事,得晚点来,我听了还带点无奈的口气跟我妈说:“看看,人家肯定是后悔了,故意延迟吧!”

  我妈不让我瞎说,说都还没见面呢,后悔个啥劲,老老实实坐着等吧。

  反正坐着也是无聊,我就掀开窗帘,看着外面的景色,因为是夏天,白天都比较长,这个时候了,太阳还挂在西边呢,不过也已经到山边了,就要落下了。

  七点半的时候,太阳落山了,我妈也将屋子里的灯给开开了,这时候,包间的门就响了,我妈说了声人来了,赶紧就起身过去开门了。

  我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充满了期待,门开的那一刻,就见个高个子女孩,站在门口,齐刘海,披肩长发,足足比我妈高了多半头,估计都快赶上我了,这里说下,我身高180,体重130,还算可以。

  因为我妈挡着了她半个脸,我并没一开始就注意到她的容貌,只是看见了两眼睛,很水灵,好看!

  我也明白,我父亲心里也没底,怕了,毕竟家里出了这么个邪门的事,在我们这边还有个说法,前三后四,说是清明节的前三天和后四天,尽量别晚上出门。

  第二天一大早,父亲就出去了,并没带我,吃过早上饭,我就去了院子的西北角,看那条黑狗去了。

  这黑狗看上去挺凶猛的,但是并不乱咬人,唯独对动物特别残忍,之前就听说,老马家的黑狗,见狗就咬,不管公母,咬住了还不松口,死在这黑狗嘴下的狗,就有好多条,真是没......我妈问了句,是杨宁吗,她点点头,说是,声音很柔。

  这下给我听的心都荡漾起来了,我妈拉着她的手,说快点进来吧,说完,就给人让开了路,这下,我也是看清了她的面貌。

  哪是一个美形容啊,真是太漂亮了,而且在我们这种小地方,像这样气质的女孩不多见,倒是北京城里,经常看到些打扮时尚的女孩,就跟她这种型一样的,我对这种女孩,也只是停留在,只可远观的境界上。

  不过她好像生病了一样,脸色有点发白,我妈把她领到座位旁后就松开了她的手,还关心的问了句:“身体不舒服啊,你手有点凉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